一小部份18X

 

就在雷逸齊急趕至皇宮時。


這時赫連傲天走進自己的床榻,看到游錫風毫無防備如此安穩的睡著,他不禁感嘆,現在的游錫風,就像一個極其美麗的神祇一般,想讓人好好保護,卻又像將之毀去的複雜感覺。

 

輕輕的用手彿過他的臉頰,低頭,輕輕的吻上了他的唇。

 

游錫風沒有什麼動作,此刻被點了睡穴的他,一點反抗都沒有。見他沒有反抗,也沒有醒來,赫連傲天猜想或許是迷藥還沒有退,於是手便往他的衣帶探去,將手探入了裡衣內,撫上他胸前的敏感地帶。

 

游錫風無意識的扭動了一下,而後自行衝開了穴道,感覺到胸前的麻癢,輕輕唔了一聲,又轉身繼續睡著。

 

見他似乎睡的很安穩,赫連傲天便解開了他的衣帶,打算更進一步時……房外,一個人用腳踹開了門,推開了後面的守衛就直闖進去……

 

「是誰這麼大膽?」

 

「哼,除了我還會有誰。」雷逸齊闖了進來,便將他拖到前廳,「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

 

「我還想說我的隨身護衛真是越來越大膽了……」赫連傲天走向前,看著他,突然嬉笑起來,「還是其實你也想要一起來……」

 

「……」雷逸齊看著他,眼神中透露著一種無奈的銳光,但是卻一閃而逝,「我很認真不是在說笑,還有……如果你再這樣下去,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喔,你要怎麼個對朕不客氣法?」赫連傲天轉過頭沒有看他。

 

「……就像這樣。」雷逸齊的身高只比他略矮幾分,要用手掌往他的頭上巴下去,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

 

感覺頭上有什麼東西巴下來,赫連傲天雖然閃的過去,但卻因為雷逸齊會以下犯上而愣了愣,所以只略為閃過去一點。

 

同樣的,又用愣愣的表情看著他。

 

「我真不知道你在想什麼?明明在暗地裡保護他,為什麼又要做出這種傷害他的事?你以為這樣還得的到他的心嗎?」雷逸齊語重心長看著他說著。

 

「得不到就將之毀去。」這一向是他的做法。

 

「是嗎?那我真是看錯你了,我本來以為你內心寂寞,想要有個人註意你、關心你。卻沒想到你是這種……只用下半身思考的動物。所以游錫風,我就帶回去了,明日我會遞辭呈表。」雷逸齊走到赫連傲天床邊,將游錫風給抱了起來,不過,在雷逸齊抱起他的時候,似乎發現了什麼,所以他接著又說了一句,「不過,如果你要懺悔的話現在還來的及……」

 

「反悔什麼?反悔沒有一起吃了你麼?」赫連傲天走到他身邊,看著他又把風放下,拉起他的手扯進懷裡,低頭就吻住了他。

 

感覺赫連傲天用唇挑開他的貝齒,舌在他的舌和唇瓣不停的挑逗,連手都隔著衣服,磨擦起他的下身,讓雷逸齊全身感到一陣又一陣的麻癢感,伸出另一隻沒有被抓住的手,想要推開他,卻被抵在床延邊,被更加狂野的吻著。

 

「唔……不要!」雷逸齊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一把把他推開,拉起風就往外跑去。

 

一旁躺在床上的游錫風從不久前就已經醒了過來,當然也聽到了部份雷逸齊和赫連傲天的談話。

 

雖然對赫連傲天的暗中保護有一定程度的感動,但卻被接下來的談話和行動感到錯愣和害羞……以及不知所措。

 

而也在他不知所措的時候,感到手腕上有一股力量,將他拉了起來,往外狂奔而去。

 

此時雷逸齊雖然被赫連傲天搞的有些無力,不過他還記得他身邊有著小貓需要保護,也因此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拉了人就瘋狂的往外跑去。

 

赫連傲天看著他們跑遠,命令部下將人逮回來。

 

游錫風看著那些衛士越來越接近,拿起懷中的一顆煙霧彈點燃往地上一丟,而後便拉起雷逸齊,用輕功快速的離開。

 

等兩人都逃到安全的地方時,游錫風才鬆開雷逸齊,隨即似乎意會到了什麼,低下頭有些不好意思;而雷逸齊似乎也發現一開始的舉動,而在尷尬之餘,也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但是他們都知道,他們沒必要為這種小事道歉。也因此游錫風只是淡淡的道了聲謝,而雷逸齊則是說著都老朋友了,何必那麼客氣。

 

之後,兩人相視而笑,更加堅定著他們的友誼。

 

但是赫連傲天卻沒有因此而感到挫敗,他同樣派人暗地裡注意著他們的行動。不過是從原本的只有游錫風變成連雷逸齊也一起。

 

雖然明為『保護』但監視的意味卻更為濃厚。不過兩人雖然有所察覺,都對那份『關心』視而不見。

 

但他們還是會在守衛看不到的角落,例如只有兩人知道的地點,偷偷討論著。

 

「唉……看來經過那件事之後,連我都被盯上了呢,這種感覺真不好。」雷逸齊垂著狗尾說著。

 

「……對不起,讓你也遇到不好的事。」游錫風有些愧疚的低頭道著歉。

 

「沒什麼啦,只是不喜歡一直被盯著,害我最近都沒辦法睡午覺和偷懶了……」

 

「……這才是你的重點麼?」游錫風有些無語的問著他。

 

「是啊……我的午覺時間都泡湯了。」雷逸齊非常哀怨的嘆了口氣,將下巴靠在石桌上,無奈的又嘆一口氣。

 

「……」這下次游錫風徹底無言了。

 

「誰知道睡一睡會不會發現自己醒來的時候,已經一絲不掛的在某人的床上,四肢皆被繩子綁了起來,嘴裡還塞了什麼東西……連喊救命都不能。」嗚嗚,他的清白可不能隨隨便便的丟了。

 

「你想太多了。」游錫風拿起書來,一邊看一邊應著。

 

「那傢伙,一定、絕對、會這麼做!!」

 

「是是是……搞不好人家沒有想過呢。」

 

「唉唉……」雷逸齊似乎發現怎麼跟白白風說這些都沒有用的,所以也就沒有繼續說下去。

 

看著兩人現在所處的某個廢墟要塞的底部,這裡是他偶而發現的地點,在那件事之後,為了尋得難得的清靜,所以才會把這裡打掃一番,有時拉著游錫風來聊天或討論事情。

 

旁邊還放了一張小床供他午睡用,旁邊的簡陋甚至是有些破爛的書架,則是給游錫風擺書用的。

 

順便一提,這裡是完全的密室。機關也只有雷逸齊知道。也因此……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