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入學開始,黯犽就莫名其玅的討厭夜澄,討厭到自己都覺得沒有道理。因為他根本沒有惹過自己,而黯犽也不是那種會主動招惹別人的人……

 

或許一開始討厭的理由是夜澄似乎看起來什麼都比他優秀。他在無意識之間,將他當成了一個競爭對手,而漸漸的,當他注意夜澄的成績履履在自己之上,讓讓黯犽受到非常大的打擊。

 

黯犽知道這樣的自己度量很小,甚至是完全沒有道理的。可是每次看到夜澄微笑的面對一些女孩子,他總是一次又一次的想揍爛那個人的臉。

 

現在,他又像個變態一樣,偷偷的躲在暗處,看著夜澄與一名女學生,看到他極有耐心的教導她功課。

 

就在這時,夜澄似乎已經解說完畢。

 

「謝謝你,學長。」

 

「不用客氣。」夜澄微笑的回應,「如果還有什麼問題歡迎隨時來問我。」

 

「嗯,學長人真好……我最喜歡學長了。」女孩微笑的說著,而後做了一個九十度的躬,便往反方向的地方跑去了。

 

夜澄並沒有去追她,只是靜靜的看著她遠離。畢竟從入學到現在,已經過了兩年的時間,對這樣明顯的表白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可是似乎好像每個人表白完都快跑離去。他已經從一開始的慌張無措煩惱到睡不著到現在的泰然自若了,搞不好那些女孩子只是單純的欣賞而已。

 

夜澄走進了教室裡,收拾著桌上的課本。打算返回宿舍。

 

最近有一個很令他頭痛的問題,他總是覺得他身後有人在注視著他,可是卻又找不到對方的方位……

 

他可以確定對方的隱匿功夫練的很到家,應該是殺手級的程度吧。

 

這對於擅於近身系的他很不利,如果對方動作迅速,他最多也只能用閃躲的逃過了;不過如果對方動作遲緩,那還是不要當殺手來的好。

 

一邊走一邊嘆氣,此時的他除了煩惱這點外,還在煩惱著晚餐該吃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他發現前面有幾個人正圍著一名女同學,他快步的走了上去。而後……看到剛剛那名女同學,正被一個黑色及肩長髮的男同學,以及幾個地痞流氓圍在一起。

 

「你們在做什麼?」夜澄如天降神兵般的出現在顫抖個不停的少女面前,這讓少女仿佛看到一塊浮木般,緊緊的抓著夜澄的衣服。

 

『在修理情敵。』犽犽在心裡回應著,而後又疑惑起來,等一下,他剛剛想了什麼?情敵?他把誰當情敵了!!看看夜澄和那名少女,他在吃那名少女的醋嗎?怎麼可能,別開玩笑了,他明明討厭夜澄討厭的要命的啊!

 

不過在他這麼想的時候,那些地痞流氓卻上前看著夜澄,「喲,又來了一個標緻的美人啊,怎麼樣,陪哥哥們玩玩,保證舒服上天喔!」

 

聽完這句話,夜澄不禁低頭看著自己,他長的很像女人嗎?

 

暫且不論自己長的像不像女人好了,他發現這群人真奇怪,那個帶頭的似乎若有所思,而其他的人,卻又似乎不太聽從他的命令,而只是一味的調戲人……

 

這樣的感覺,好像不是帶頭的在欺侮人,而只是一般的地痞流氓在欺侮人了。

 

想著想著,他發現那個人已經上前要拉他的衣服了,要身後的女同學走遠一點,他一個過肩摔把那個人摔倒在地。接著又應付著其他人,等一切都解決完,噢,那個帶頭的一直沒動作,所以夜澄也沒有擱倒他,只是……看他思考了那麼久,而且似乎遭受很大的打擊似的,無奈的夜澄,只好上前,「你還要欺負那名女同學嗎?」

 

黯犽似乎沒有聽到他在說什麼,而是蹲了下來抱著頭,「噢~~~NO~~~~~~~~~~~~~~~~~~~~~~~~~~~~~~~~~~

 

夜澄汗顏著,想著要不要帶這個人去醫務室,或者去看精神科……嗯……搞不好是因為精神有問題才會傷害人,如果再這樣下去肯定有更多人受害,還是帶去看精神科好了。

 

正在這樣想的時候,他感覺唇上似乎貼了什麼東西,溫溫暖暖的好像棉花糖一樣,可是這種觸感……應該是所謂的接吻吧?

 

意識到這一點之後,夜澄整個人都愣了。

 

而後他推開了那個人,看著四周,只見方才那名女同學已經跑掉了。所以他看了一眼『疑似』精神有問題加『頭腦不清楚』的黯犽一眼便飛也似的跑離了。

 

「唉……果然被拒絕了嗎?」黯犽失落的坐了下來,還以為夜澄只是單純的拒絕他……

 

就在這個時候,他發現自己的身前,突然出現一名黑衣人,黑衣人笑的很邪魅,臉上似乎有幾道不明的黑紋,他想這個人真是變態,喜歡把刺青刺在臉上。

 

「要不要進入修羅道呢?如果你進入修羅道的話,他就不會拒絕你了喔,而且還可以任你為所欲為。」陰涼緩慢又和煦的聲音,跟他一點都不搭,黯犽聽起來也只覺得毛骨聳然。

 

站了起來,嚴肅凜然的看著他,「我不可能因為這種事就出賣自己的靈魂。」

 

「噢,是嗎?那麼如果你心中那抹名為嫉妒的種子再惡化下去的話進入修羅道也不過是遲早的問題而已。」說罷,那個黑衣人馬上就消失的無影無蹤,而黯犽則是在原地思考了一會,才說道,「嫉妒……」

 

黯犽一直思考著這個問題,沒發現自己居然不知不覺得走到了夜澄的寢室門口,該為剛剛的事去道歉嗎?

 

輕輕嘆了一口氣黯犽苦笑著,『去道歉吧。』

 

此時,夜澄正在思考著黯犽的行動和他最後的那個吻的問題,也因此黯犽敲門時他還在失神狀態,根本沒有反應。

 

「完了,該不會被我一吻就……上吊了吧?」一邊說,一邊按鈴的手更是按的飛快。

 

這時的夜澄終於回過神來,聽到門鈴的聲音走出來開門。

 

「是你,有什麼事嗎?」

 

「我……我是來道歉的。」

 

「你不用向我道什麼歉,不過那名女同學受了驚嚇,你才真的應該去向她道歉。」夜澄苦笑著嘆了一口氣,「要進來嗎?」

 

「這樣好嗎?你不怕我又做什麼失禮的事。」黯犽小狗狗就這樣看著寬宏大量的狗主人看著。

 

「你既然誠心道歉,我就不會拒人於千里之外,進來坐吧,對了,我好像還不知道你的名字?」

 

「嗚……我叫黯犽。」狗耳朵越垂越低,這代表這陣子以前,夜澄根本不認識自己。可是他卻從入學時就已經注意著夜澄了。

 

可能是那個無聊的競爭心態,讓他不知不覺中沉淪了,難怪最近只要看到夜澄接近女同學他就生氣。

 

就在這個時候,夜澄端來了一杯花茶,濃濃的玫瑰香味和剛烤好的小點心一起端到他面前,「這個給你吃,不用客氣,吃完了就去向那位女同學道歉吧。」

 

「嗯,好。」黯犽面對著心上人的款待,簡直快要高興的升天了,此時不管夜澄要他做什麼他肯定都會照辦,更不用說只是道歉了。

 

見他這麼開心夜澄也相當開心的喝著茶,看著手邊的書。這種寧靜安適的感覺,讓黯犽又不禁看的呆了起來,就在這時,他似乎股足了勁,低垂著頭說著,「那個……」

 

「嗯?」夜澄抬起了頭看著他。

 

「我喜歡你很久了。」黯犽低垂著頭說著。

 

「這樣嗎?」夜澄微笑著點了點頭,又繼續看著書。

 

「……」就這樣,他就說這樣嗎?黯犽整個人都呆了,本來想著被拒絕就算了,至少自己有把心情傳達給對方,可是他就只是微笑,說了一句,這樣嗎?就沒反應了!?

 

似乎覺得他大受打擊,夜澄抬起了頭看著他,「咦,你還在呀?」他還以為黯犽也會像那些女同學一樣,說完了話就奔走的,所以才只是那樣的回應著,不過看來黯犽似乎比那些女同學還要認真許多。

 

一次接著一次的打擊,讓黯犽完全呆了……原來他討厭自己到這種程度,嗚……黯犽垂著頭站了起來,「既然你這麼討厭我,那我走就是了……」

 

「咦?」夜澄看著黯犽,他怎麼覺得黯犽的思考邏輯總是比自己相差很多?想了想,他站了起來,拉住了黯犽的衣袖,「首先,我沒有討厭你,但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你,因為這一切對我來說都太過突然了,你明白嗎?如果你願意給我時間讓我想想的話,我想我可以給你更好的答覆,雖然不知道你在什麼時候喜歡我的,但我想……我今天第一次見到你是不爭的事實,所以你願意等我,給我時間嗎?」

 

看到他這麼認真的答覆,黯犽整個人又笑開了,撲上前,「我一定會等你。」

 

夜澄溫柔的微笑著,看著他這麼有趣的樣子,似乎覺得兩個人在一起也不錯。

 

不過,看他這樣笑,黯犽覺得自己似乎有些性衝動了……連忙放開他,而夜澄則是疑惑著,「對了,既然如此,晚上就留下來吃飯吧。」

 

這種甜蜜的折磨若是在平常黯犽一定會答應下來,可是現在夜澄對自己的感情還不穩定,他告訴自己不可以這麼做,因為如果讓他多看到夜澄的好,他一定會忍不住的……

 

所以他搖了搖頭,「不了,今天就這樣吧,謝謝小夜的招待。」

 

「嗯。」不知道為什麼,溫暖的懷抱消失時他突然覺得有些失落,看著黯犽,微笑著,「那麼下次再一起用餐吧。」

 

「好。」

 

送走了黯犽後,夜澄又一個人回到方才坐的地方,思考著……

 

「為什麼他只是突然闖入一下下,自己會突然覺得這麼空虛呢?難道真的是寂寞太久了嗎?」

 

從小父母雙雙離世,他已經習慣了一個人的生活。長久以來也不覺得怎樣,可是為什麼當黯犽像狗狗一樣的纏著自己時,自己卻覺得那麼溫暖……

 

這時,真的突然覺得好冷。靠著沙發,夜澄看著天花板的水晶吊墜,此時他的心裡,已經有了答案。

 

就在幾日後,夜澄向黯犽表明了心意,也希望他可以一直陪伴在他的身邊。

這種歡喜冤家般的感覺,讓兩人都覺得有對方在是一種幸福,就算偶而吵吵嘴也沒什麼不好。

 

重要的事,夜澄的心再也不感到寂寞。

 

看著在爐台前忙進忙出的情人,夜澄微笑著,繼續低頭看著書。

 

這樣的日子真的很幸福。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