萊因洛斯聞言苦笑著嘆了一口氣,「小沁怎麼說就是了。」

「謝謝......那麼,我想跟他單獨談談可以嗎?」沁看著坐在床上的男子,她對這名男子相當好奇。

「當然不可以。」萊因洛斯還未說話,藤封瀾就直接反對了。

「咦......為什麼?可是他並沒有直接對我做出任何不軌的事啊。」沁苦笑著看著藤封瀾,想著藤封瀾好像有點保護過度了。

「因為他是男人,還是......一個下流的男人。」藤封瀾一邊微笑著,一邊擋在沁的面前,好像下一刻子陵就會把沁吃掉似的。

子陵無言以對,這個時候理智告訴他,最好不要回嘴比較不會惹人厭。

見狀,萊因洛斯嘆了一口氣,「藤封瀾,可以了。」說罷萊因洛斯看了嵐凌一眼,嵐凌微笑著,「啊,我可是女人喔。」說罷,就從後面拉住藤封瀾的衣領,將他往外拖出去。

黎櫻見藤封瀾已經被拖出去,苦笑著,而後跟著萊因洛斯和尤莉瑪蓮一起退了出去,終於剩下的只剩沁和子陵。

還有一直沒有被發現,窩在角落的雨緋。

見到人都退出去了,子陵微笑著看著眼前的公主,「公主殿下想要與我兩人單獨談談,是想談我們往後的人生規劃嗎?像要生幾個小孩......或者是做什麼職業,或者是......新娘禮服要穿什麼款式的......」

沁有點無言的看著子陵,「並不是,我想知道你是從哪裡來的,還有就是......你擅於什麼武術,畢竟接下來或許會面臨極大的挑戰,很多地方都不是不會武術的人可以去的。」

「我是從那個地方來的。」子陵指著天上,他確實是從上面落下來的,「至於武術,我會跆拳道和柔道,還會體操和踢足球,也會三分射藍。」

「那、那是什麼?聽起來好像很厲害......可是好像又不太厲害。」最後一句沁說的極小聲。

「啊,說來慚愧,我不知道怎麼解釋,反正前兩者就是可以防身的武術,體操的話就是像空中翻一樣,足球的話就是拿一顆圓圓的東西往門踢,進了就是得分了......還有三分射籃就是可以從三分線,就是較遠的地方把球丟進籃框裡。」

「喔喔......」沁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似乎有些相信人『好像』是從天上來的,咦,那不就是神嗎?沁不由得出現了敬畏的神情,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坐還是該站還是該跪了。

看她突然變的有些侷促不安,子陵疑惑的看著她,「怎麼了嗎?」

「神......神仙?」

「仙......鮮肉叉燒包?」

「鮮肉叉燒包,是什麼?」沁好奇的問著,感覺跟這個神仙講話似乎一點壓迫感也沒有。

「就是白白的麵粉團裡面放了一些肉和蛋黃......蒸好了就是可以吃的肉包了嘛。」子陵看著她無奈的說著,想著自己大概到了一個極度饑荒的世界了,連王國的公主都不知道鮮肉叉燒包是什麼。真是可憐啊......

想著想著,他決定晚上要大顯手藝,把這裡的荒民餵飽。

沁點了點頭,而後爬了起來,看著在角落的雨緋,「小緋,你被藤封瀾拋棄了啊?」

雖然藤封瀾忘了把她帶出去,可是此時的她一點都不難過,反而窩在角落笑的前仰馬翻,「哈哈哈......笑死我了......」

「喔?紅色的鳥?好像煮熟的雞蛋?」子陵走下了床,在雨緋的背上輕輕的摸著,「好像是鳳凰啊......」

雨緋暫時停了笑認真的看著子陵,「沒禮貌,我可是神獸呢。」於是在子陵反應過來前,他的的手就被啄了一道傷,還參了些血。

「啊,好痛,好恐佈的鳥。」子陵撕下了衣服上的一塊布簡單的包紮著,而後苦笑著,「沒想到來這裡第一天就遇到了這麼多奇怪的事,真的是不幸啊......」

此時的他有點想念他的家、他的工作了。

不過,幸好奶奶說只要撐過七日就可以回去了。反正七日很快的。

雨緋笑著,而後便拍拍翅膀往外飛去了。

子陵看著雨緋飛走,而後才嘆了一口氣,走到窗前看著這個不屬於他的世界,心裡說沒有徬徨和不安是騙人的,可是至少在這裡的人至少看起來都可以信任。

他應該不至於被拋棄吧。不過若是當真正遇到危險的時候,或許拋棄他才是明智之舉呢。

「想像著自己變成野狗的一天,噢,那是多麼的悲慘和荒涼啊,一個人走在落日黃昏下的野狗,身上的髒污,垂頭喪氣的走著,噢,光想都可以寫一本小說了。」

一旁的沁完全聽不懂子陵在說什麼,只是聽那種悽涼的語氣,心中似乎也跟著難過了起來。

「放心,我會保護好你的。」

「這句話應該是我來說吧,殿下。」子陵微笑著看著沁,「再怎麼說也不該讓一名女子來保護一名女子。」這不是有沒有力量的問題,而是尊嚴於榮燿的問題了。

「請叫我沁就可以了,不知道尊名為何?」

「敝姓關,子陵。」

「那麼,今後請多指教囉,子陵。」

「嗯,希望有機會可以跟沁小姐在落日的夕陽之下喝杯茶。」

至少在離開之前,能像那樣喝杯茶也不錯。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