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難得出來就不要這樣一板一眼了,而且你還是個小鬼頭吧?既然這樣就該過著小鬼頭的生活,不要這麼拘束。」雷宇克羅微笑著揉著封幻的頭說著。

「唔唔......」封幻無奈的被摸著頭,但卻發現似乎不討厭被當成小孩子看。

小小烈望著封幻,雙手環胸,用力地點了點頭,附和雷宇克羅的話道:「是啊!小孩就是要有小孩的樣子才可愛嘛!太大人就不可愛囉!所以就乖乖在大家面前當個可愛又會撒嬌的小孩,有事時才回復厲害的樣子嘛!」

「嗯?我不想被一個嬰兒說教呢。」封幻微笑著戳著小小烈的臉,似乎覺得小小烈很可愛。

聞言,小小烈偏著頭,對封幻問道:「有嬰兒就會說話、會飄的嗎?」

「嗯?嬰兒不會說話和飄嗎?」封幻頭上冒出了許多問號問著。

「......」

「......」

「......」

眾人對於封幻的話語全部徹底無言,完全不知該說什麼才好了。

「......好吧,這麼問好了,為什麼你會覺得嬰兒會說話和飄呢?」雷宇克羅用手支著下頷問著。

「嗯......應該說我是第一次見到『嬰兒』吧?而且聽說我不是從一般人類的肚子裡生出來的,所以對這方面有點......」封幻垂著肩膀說著,看起來好像被拋棄的小狗。

「原來你是從殭屍的肚子裡生出來的啊!」小小烈一邊點頭一邊亂說著,似乎對自己的答案很滿意。

「不要亂說啦!」伊萊斯敲了敲小小烈的頭。

「對不起嘛......」

「那個......很奇怪嗎?」封幻小聲的問著,這個時候他就像一個隨時會被拋棄的小孩一樣不安。

「咦?你真的是殭屍生下的孩子?」小小烈張大了嘴,訝異地問道。

「不,我從哪裡來的連我都不知道,甚至是皇......不,叔叔和叔母都不知道。」叔叔指的自然是傲天,叔母就是爾簫。

爾簫點了點頭,「我見到他的時候他已經是十歲左右了,當時北部戰亂,這孩子似乎是跟親人走散,或者是被拋棄在某處。當時的將軍帶回來的,聽說擁有很奇特的能力,就送來皇宮了。」

「是孤兒啊?難怪這麼個小大人的樣子......不過你的話,不管是哪裡來的孤兒都好啊,畢竟你並不是孤單一人的嘛!偶爾跟狐狸娘娘撒嬌一下多好啊!他也會很高興的!你說是吧狐狸娘娘?」小小烈笑問著,轉頭望向爾簫。

「是啊,不管有什麼煩惱都可以來跟我說喔。」爾簫微笑的說著,這個時候他們已經走進了那一家意品酒樓。

「嗯......謝謝。」封幻垂下了頭說著,而後看著小小烈,「我今晚可以抱著你睡嗎?」說著說著,手又戳了戳小小烈的臉。

「不要,人家要跟小萊一起睡。但是你可以抱著狐狸娘娘的尾巴睡,或是可以考慮搬過來。」小小烈這般回答著。

「喔......」封幻垂下了頭應了一聲,似乎很失望。

「這裡就是酒樓了,這裡的掌櫃的人很好,如果需要工作他都會幫忙介紹,算是這一代的老大吧?」爾簫微笑著跟雷宇克羅還有伊萊斯說著。

這個時候潔堤娜才知道他們出來究竟是為了什麼,也因此對這個世界充滿好奇的她,不禁東看西看著。

「對了!」小小烈突然想到什麼似的一敲手,接著飄到雷宇的耳朵旁,以曖昧的眼神細聲向他問道:「你工作的話不要緊嗎?屁屁會不會很難受啊?是說忘了告訴你,其實你走路的姿勢有點怪怪的,要不要先躲起來治好屁屁啊?」

「......」聞言,雷宇克羅的臉整個漲紅了,用掌往小小烈的頭上輕輕的拍下去,而後一瞬間不知道移動到哪裡去了。

見狀,小小烈開始哈哈大笑,還又捧肚子、又拍擊地面,獨自笑到一個不行,而且還給它笑了很久。

眾人看著他笑著,而後潔堤娜好奇的問著,「發生什麼事了嗎?」

「哈哈哈哈哈--沒、沒事......哇哈哈哈--」小小烈持續笑得很開心,並不為眾人解釋。

唯一知道發生什麼事的封幻聞言苦笑著,走到櫃臺,「請問,掌櫃的在嗎?敝姓封,可以為我引見嗎?」

「啊,是封少爺啊,請到二樓雅間稍等,小的馬上去找掌櫃的。」說罷,便示意眾人上樓。

封幻微笑著而後就領著眾人上樓,也不看是哪間房,就往最裡面最氣派的那間走去。

過了好一會兒,雷宇回到眾人身邊,接著掌櫃的也來到這間房。

掌櫃的是一個年約四十歲的俊朗男子,他一進來就先有禮的向眾人打了聲招呼,「聽小二說是貴客來,我還以為是誰,原來是娘娘。」

「好說,我今天主要是想引進這幾位年輕人給您認識,我想依您的勢力,在這一代應該可以很輕鬆的為他們找到工作。」爾簫微笑著說著,而後看著他們,「他們應該什麼事都可以做......當然,不合法的就不包含在內了。」

「嗯......關於工作,酒樓裡尚缺一名管帳的,另外似乎也有部份莊園欠缺幾位園丁,如果方便的話......」

眾人討論了一下分配了工作,雷宇克羅、伊萊斯與晝林比都有了工作,潔緹娜並未分配到工作。

見狀,伊萊斯看著潔緹娜,問道:「潔緹娜小姐是否跟爾簫娘娘一起回去?畢竟一個人有點危險,和爾簫娘娘與封幻少爺在一起會比較好。」

潔堤娜想了想,「我不畏懼危險,也不想有什麼跟大家不一樣的地方,請讓我也一起工作好嗎?」

潔堤娜堅定的問著大家看著眾人認真的說著。

「......這樣的話,卓府尚缺一名女婢,姑娘要試試看嗎?」掌櫃的看著她問著。

「嗯,請讓我試試看。」潔堤娜點了點頭說著。

於是,四人紛紛被帶往不同處,也開始了他們在此地的一份工作。而爾簫他們則是被掌櫃留了一會兒,談及了一些其他的事。

潔堤娜由小二帶領至卓府,介紹給卓延路。而雷宇克羅則是繼續留在酒樓裡當管帳的;伊萊斯和晝林比則是被領到附近的一家姓林的莊園,開始當起園丁來。

「唉......我好想去酒樓喔......」伊萊斯邁著沉重的步伐進入莊園,一邊喃喃地唸著。

「你去酒樓會亂喝酒吧!你還未成年耶,不可以一直喝啦!」隱身坐在伊萊斯頭上的小小烈拉扯著他的頭法,一邊對他這麼唸著。

「好痛!我也知道呀......而且我再過一歲就成年了說......」

「那就是現在還未成年嘛!」

「好啦、好啦。」

晝林比面無表情的跟著伊萊斯進入莊園裡面,馬上由裡面的管家介紹起工作。總而言之,這個工作就是打雜的,比如掃地、澆水、幫老爺倒茶、整理房間等......管家還特別聲明,「這裡有許多禁地,尤其是後山的地方絕對不能進入,請小心,否則你們的人身安全我可不敢保證,好好做事,老爺不會虧待你們......」

「我們知道了,謝謝您。」

雖說幫老爺倒茶、整理房間這似乎已經超過了一個園丁該做之事的範圍,不過伊萊斯並不以意,畢竟多做也能夠多學,他也還有許多地方需要學習的。至於後山、禁地之類,他認為是人家個人的隱私,除非真有什麼古怪,否則他絕對不會涉足。

管家微微笑著,「那麼......今天的工作範圍就是把園子裡的樹澆一澆水,至於園子,早上有人打掃過了,那麼就加油吧。」

說罷,管家帶他們去領工具,並且說用完要物歸原位後便離開了。

但晝林比卻覺得這裡相當可疑。

這裡給他的感覺,就像一個扭曲的空間,不穩定。

其實伊萊斯與小小烈也都發現了,不過都沒有提出。畢竟此地是人家的地盤,很多事都還不方便講。就算真要調查,也得先熟悉一下部份環境,然後回到皇宮之後再做討論以防萬一。

晝林比看著手中的木桶,想著在這邊用水系魔法太過搶眼,所以就走到井邊想要撈水,卻發現這裡的水似乎是乾掉了。

「......」難怪管家會說好好加油。

「怎麼了嗎?」伊萊斯一邊問著,一邊也拿了個木桶走了過去。

「沒水。」晝林比面無表情地說著,手指指著下方的水井。

「咦?真的耶。」伊萊斯不禁露出苦笑,隨後東張西望了一下,發現偏遠處還有兩個水井,便道:「那邊還有兩口井,雖然距離遠了一點,不過我們過去看看吧。」

晝林比點了點頭,便跟著伊萊斯走了過去,開始提水澆水的工作。

另一方面,潔堤娜則是爾簫帶著他到了卓府,由看門的守衛帶領,進了卓延路的書房。

不過卓延路人並不在書房,倒是管家在那裡尋找書。

聽到守衛的通知,管家連忙出了書房,在門口對爾簫作揖道:「恭迎娘娘的到來,主人目前不便迎接娘娘,請娘娘原諒。」

「不用在意。」爾簫的大狐狸尾巴甩了甩,「我今天主要是帶潔堤娜小姐來府上工作,可以帶她熟悉一下環境麼?」

「當然可以。但請娘娘與這位姑娘一同到外廳稍坐一會兒,畢竟此地不是個方便說話的地方。」管家苦笑地說著。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