爾簫便帶著潔堤娜一同出去外面的大廳,坐了下來,從一名僕人手中接過茶水,而封幻則是站在一旁。

因為潔堤娜不知道該站還是該坐著,於是便索性站在爾簫的另一側了。

隨後,管家讓人招待了一些甜點,並且跟潔緹娜說了她該做的工作。她的工作很平常,就是一般婢女該做的那些事而已,並沒有什麼特別的事。只是,她還要照顧「嵐凌夫人」的一些寢居。

「嗯?嵐嗎?原來她在這裡,我知道了。」潔堤娜微微笑著,感覺很有氣質,笑容也很優雅,「那麼以後請多指教了,管家大人。」說罷便做了一揖。

「嗯,不過以後在此地你必須喚她嵐凌夫人,畢竟這邊她算是你的主子,是不能直呼夫人名諱的。」管家表情認真地說著,接著又道:「至於我,叫我總管就行了,無須『大人』這樣的敬稱。」

「嗯?這樣嗎?我瞭解了。」潔堤娜點了點頭,「那麼可以請問一下總管......嵐凌夫人的住處在哪呢?」

管家詳細地告知她位置,並表示等會兒要讓人帶她過去看看。

爾簫看著時間也差不多了於是便起身,「那麼潔堤娜小姐就麻煩照顧了,時間也晚了我該回去了,對了,如果有水藍玉的消息,請務必知會我一聲。」雖然不知道傲天急著想找那塊玉不知道要幹什麼,但身為他的王后,他覺得有必要幫忙。

「『水藍玉』?不知娘娘為何想要它?」他家主人手上正持有水藍玉,不過除非對方開價很高或是用高價值之物來換,否則都無法得到吧?然而,爾簫卻是有能力得到水藍玉的。

「不,我只是幫傲天問問看而已。」爾簫微笑著看著管家說著,「雖然我不知道他為何會想要,但應該與秘寶有關。」

「喔?那我們會跟主人提起。」管家這般說著,打算先問卓延路的決定,因此並未告訴爾簫水藍玉就在他們那裡的事。

「嗯,我瞭解了,那麼我就先走了,告辭。」爾簫微笑的點頭示意,而後帶著封幻離開了。

兩人步行回去,就在快到達皇宮大門的時候,一個人突然出現在他們眼前。

那是一個面無表情,臉色有些蒼白的黑衣男子。

封幻馬上進入了警備狀態。

「你是誰?」封幻抽出了劍,擋在爾簫前面問著。

「御綺亞,水藍玉在卓延路那,如果想要的話就去偷吧!不過......大人絕不會把玉讓給閣下的。」說罷,他人就像一道風一樣,瞬間消失無蹤。

然而,烈特爾卻突然出現在他的面前,雙手抱胸,舉止悠閒地對他道:「你說的大人是誰啊?」他本來想說外出買一些好吃的東西給風和其他人吃,不過才剛出皇宮就看到了爾簫等人,也聽到了他們的對話。

御綺亞淡淡的看著突然出現的人,「克里亞,歐斯卡納。」

聞言,烈特爾一副吃到難吃的東西的模樣,然後上下看著御綺亞,道:「真是辛苦你了......」要常常被吃。

「......?」御綺亞看著他疑惑著,「沒有事的話告辭。」

烈特爾跟他揮了揮手回到下面,不過臉上還是那種吃到難吃物的樣子。

「怎麼了麼?」爾簫好奇的問著,隨即一副早就猜到的樣子,「不過果然在卓府嗎?」

「你是問水藍玉?我沒去那裡所以我不知道喔。晚點我直接去找嵐凌問問比較快。」烈特爾聳了聳肩,臉上表情總算回復正常了。

爾簫微微笑著,跟烈特爾提起了方才的事,當然也說了跟管家打探水藍玉後,管家的表情變化等等。另外還向他說明伊萊斯和雷宇、晝林比和潔堤娜都找到了工作。

至於會不會回宮就要看他們的決定了。

烈特爾點了點頭,便跟爾簫說自己要上街買東西,大概會順道去看看眾人的工作情況並且確認一下水藍玉的下落。

「嗯,小心喔,我會幫忙照顧風的,應該醒來了吧?」

「對呀,我有先跟他說過才出來的。可能等一下會想吃個飯什麼的吧!」

「我明白了,我會張羅他的晚餐。」爾簫點了點頭,而後便領著封幻進皇宮去了,並且一回來就走向傲天的書房,打算跟他報告今天發生的事。

此刻,傲天正在跟連天談論其他的國家大事,兩人坐在案桌旁,神情嚴肅地對話。

爾簫要人進去先行告知一番,而後才走了進去,「我查到了水藍玉在哪了。」

「喔?在卓延路手上吧?」傲天問著,經由其他管道,他大概知道了水藍玉的下落。

「嗯,不過這樣的話就會有點麻煩了,重金或許還得不到吧,而且烈特爾他們似乎也想要呢。」爾簫苦笑著嘆了一口氣。

「那就讓給他們啊?他們一定是有他們的用途在吧。事實上,你不在時烈特爾已經跟我說了這件事,所以我才讓人去打聽的。」說罷,傲天苦笑起來,接續道:「我不知道你從哪兒聽來我很想要水藍玉的?對我們來說,能夠穿越到其他世界的它,並不是非有不可的吧?」

「嗯,這麼說也是呢,對了......你們剛剛在討論什麼?」爾簫看著傲天和連天,覺得似乎有什麼事發生了。

「沒什麼,就是吏部要增員的事,先前有官員退休了,那位子沒人遞補,近來吏部又增加不少事務,所以我跟連天在討論要用誰。」

爾簫點了點頭,這種事他不方便過問,畢竟他雖然想幫忙想,但這樣的事他插手還是不太好。

他只能問著,「那麼有想到合適的人選麼?」

「嗯,想得差不多了,不用擔心。」傲天笑說著,對爾簫擺擺手表示不用在意。

「那麼我就先去看看風了。」爾簫看著似乎沒有他的事,於是便站了起來。

傲天點了點頭,和連天一同目送他離開。

爾簫想著要帶什麼去給風吃才好,想了想,他決定親自下廚做幾道菜,於是便往廚房走去。

而此時的風則是見宮裡都沒有熟人,有些寂寞的窩在書房裡看著書,「烈和其他人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回來。」

就在這個時候爾簫端了食物進來,於是風跟爾簫便一起用著晚餐,直到更晚的時候都沒有人回來,風才打算去找找看。

他仔細問了爾簫地點之後,就一個人往城外走去了。

他先往酒館的方向前進,打算先去找位於酒館工作的雷宇克羅,看看他的工作情形。

就在走到一半的時候,他發現前面有一群地痞流氓正圍著一名瑟瑟發抖的少女。

那名少女看起來楚楚可憐,手上提著一個菜籃,風看著一位地痞流氓正抓著少女的手,似乎打算將她拖到暗巷裡去。

「等等。」他一瞬間出現在眾人的中央。

「呦?又來了個美人兒?雖然是個男人,但是......嘿嘿......」眾流氓以下流的目光打量著風,腦袋已經不知道幻想了什麼畫面。

風覺得渾身都不舒服,汗顏著,看了少女一眼,用魔法將她送到遠處。

當櫻發現的時候她已經脫離了危險,提著菜籃,她有些擔憂的看著那個還身陷危險之中的男子,想著現在該怎麼辦。

男子並未像她所想一樣被抓,只是掃了眾人一眼之後,他們就像定住了一樣,被送到附近的廟前面,跪在地上向神懺悔著,而風已經不知道到哪裡去了。

過了一會兒,風總算來到雷宇克羅所在的酒館。今日客人似乎很多,只見雷宇忙到根本沒時間抬頭,不停地打著算盤並且寫著帳簿,完全沒有閒暇時間。

風看著他如此忙碌,便站在一旁沒有打擾他,直到他算到一個段落才說著,「看來已經很穩定了呢。」

「是風啊?對呀......我算得好累喔......」雷宇克羅無力地趴在案桌上,對風這般說著。

「看的出來你眼睛很累。」風苦笑的說著,「要好好加油喔。」

「嗯,你一個人也要小心喔。」畢竟風看起來就遠比他危險多了嘛!

「我剛剛才被一群地痞流氓調戲呢。」風苦笑的嘆了一口氣。

「這樣啊?那就更要小心囉!否則烈特爾會殺人吧?」

「對了,說到烈,他有來過嗎?」風疑惑的問著他,「嘻嘻,不用擔心,已經被我弄到廟前面去思過了。」

「嗯,剛剛有來一下,然後說要去看看小萊,最後才要到卓府去。」沒說出來的是,他是來詢問自己屁股的狀況......

「這樣啊。」風微笑著看著他,而後想了想,小聲的問著,「那裡還會痛麼?」

「多虧某個人已經不會痛了。」雷宇克羅皮笑肉不笑的說著,「對了,小萊他們工作的地方你知道吧。」

「嗯。」風點了點頭聽的出來雷雷的逐客之意,看來似乎是惹他不開心了。

於是,告別了雷宇,風便往伊萊斯與晝林比所工作的地方前進了。至於潔緹娜,因為嵐凌也在卓府,所以他不會太過擔憂。

這時的晝林比正看著越晚越顯陰暗的地方,似乎完全出神似的,連伊萊斯和烈特爾在說什麼都沒注意聽。

「小萊啊,該吃晚餐了我們去嵐凌那邊吃吧?」

「呃......我快好澆好水了,烈哥如果肚子餓了的話就先去吧?」

「不要啦!」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