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誰才是小孩呢?』無言的伊萊斯不禁有這樣的疑問。

「而且這裡好臭喔,待久了對你的鼻子和身體不好。」

聽他這麼說,伊萊斯瞇起雙眼,表情嚴肅地望著烈特爾。只見,烈特爾微微地點了點頭,表示他知道。

「此地不宜久留。」晝林比下了一個結論。

「就是說嘛!去嵐凌那兒吃晚餐吧!」

「可是放著不管的話......」晝林比嚴肅的嘆了一口氣。

「應該會有更多無辜的人受害吧。」風苦笑著嘆了一口氣,他方才晝林比在講話時正好從後門走進來,一進來就聞到了很不祥的味道。

「不過夜晚可是它們活動量最大的時候呢,力量會遠比白天強喔。」烈特爾聳了聳肩,陳述著事實。

「那麼我們先去吃飯吧?」風微笑著看著烈特爾,雖然他已經吃過了,不過陪人吃也不錯,所以才如此提議著,「現在嵐凌他們應該也正在享用晚餐呢。」

「那我把剩下的八棵樹澆完!」說罷,伊萊斯就提著空桶子奔向水井。事實上因為晝林比一直很注意別處,所以伊萊斯大概澆了三分之二的樹木,幫晝林比做了些工作。

聞言,晝林比似乎回過了神,「抱歉。」說罷,他拉住忙碌的小萊,而後將剩下的水澆完,也剛好差不多了。

也因此,眾人便告別了莊園內的總管,而後前往嵐凌家吃免費的晚餐。

到達卓延路的府上時,潔堤娜正剛好在擺碗筷,此時的她穿上了女僕的衣服,衣服也換成了東方式的一個人忙進忙出。

不過她的動作看起來迅速俐落,倒是讓人不擔心,認為她很快就能適應這樣的工作了。

嵐凌此刻正坐在椅子上被管家盯著緊緊的,因為她身為夫人居然想幫忙,所以被管家制止了。

畢竟主從有分,對管家而言,只要她們人在這間房子裡、潔緹娜還受雇於卓府,那麼該有的禮儀就不可少。

「嗚......小家,我好無聊喔,你讓我去幫忙嘛。」嵐凌嘟著嘴說著。

「您是夫人不是婢女。」管家淡淡地說著,一點退讓的意思都沒有。

「小路?」嵐凌轉而向卓延路求救。

就在這時,門外的守衛跑進來報告說外面有人求見。

隨後,管家前去確認來人的身份,知道是嵐凌的友人之後,這才領著眾人進入外廳,並讓人去通知嵐凌她們。

嵐凌微笑著迎了出去,「怎麼有空來,不是在工作麼?這個時間來該不會是想來要免錢飯吃吧。」

「嗨,好幾天不見了,相信嵐你一定不會介意我們來這裡吃一頓飯吧?」烈特爾笑問著,完全沒有含蓄的情況。

「不介意是不介意,不過幸好小路不在呢......」嵐凌微笑著,想著她已經一天沒有看到卓延路了,也不知道人上哪去了。

「那我們就不客氣了,謝謝你的招待!」烈特爾笑著,自然不知道嵐凌心裡在想些什麼。

「那就坐著等吧,小家,麻煩要廚房多做一點菜來。」嵐凌看著管家吩咐著,而後看著烈特爾等人,「你們不會因為想吃一頓飯就專程跑來吧?發生什麼事了,該不會缺錢用......所以想來要點錢去花?」

坐下之後,烈特爾立即回道:「不是啦,只是想看一下潔緹娜的工作情況、看看你有沒有虐待她......另外,還有一些別的發現。」說著,他的神情也嚴肅起來。

「去去,把我說的好像壞婆婆。」嵐凌嘟著嘴無奈的說著,而後又問道,「發現什麼了嗎?」

接著,烈特爾便將先前伊萊斯與晝林比發現的事說給嵐凌聽,並且詢問著她的想法。

「用神族的探查魔法或許可以探查到一些線索,這樣也可以省去不少麻煩。」嵐凌微笑著看著烈特爾說著。

聽她這麼說,烈特爾瞇起雙眸,問道:「神族啊?不會打草驚蛇嗎?畢竟那裡感覺屬於『暗』,用屬於『光』的神系魔法的話......」

「一定會的呀,不過如果能讓對方早點露出馬腳的話......」嵐凌是個性急的傢伙,所以做什麼事都很喜歡快快解決。

「這個嘛,還是再斟酌一下好了。」烈特爾淡淡地說著,還是覺得嵐凌的方法不宜。

「對了,雷宇克羅在客棧那邊,不如用心靈感應問問他的想法好了。」嵐凌看自己提不出什麼好方法。她是覺得把東西引出來全部殺光光最快啦,不過烈特爾和伊萊斯一定會大大的反對。

若她提出,伊萊斯不僅會堅決反對,還會數落她一番,認為對方可能也是生命,不可以任意糟蹋。

烈特爾並沒有反對,只是用心靈感應問問雷宇克羅的想法。

雷宇克羅微笑著對著烈特爾說著,『只要叫晝林比變成龍型再叫他縮小到附近去探查不就知道是什麼鬼東西在作怪了嗎。』

「......他有這麼纖細嗎?」看著晝林比,烈特爾略顯無言地問著,他總覺得那樣還不如叫小小烈去。

晝林比看著他,瞬間就變成一隻肉眼看不見的小黑龍,還附帶隱形效果,對烈特爾吼著。

烈特爾單手撐著頭,嘴角微揚,不過並沒有說話。

晝林比飛了出去,往自己工作的地方的後山而去,在那裡他看到一個石窟,石窟裡面陰氣很重,似乎有相當多的靈魂在裡面,而且地上還有刀鐮等工具,不知道是做什麼用的,晝林比將自己看到的影像用魔法傳回去卓府,給烈特爾等人看。

「相當多的怨靈。」伊萊斯瞇起雙眼,表情嚴肅地說著。僅管只是魔法畫面,他還是看得見眾多的魂魄在裡面,無法到冥界去。

「這個府裡的怨靈真多,難怪叫人家不要到後面去,也難怪啦,做了那麼多虧心事,誰會希望被人家知道啊。」嵐凌皺了皺眉,她知道或許不是這家人做的,但是......事實擺在眼前,她覺得還是這屋子的人最可疑。

接著,晝林比往裡面探查,發現裡面相當的暗,就算只有一盞燈,也可以看出裡面遍地的是血。

晝林比忍著地上的血腥味和屍臭味,繼續往前飛,卻看到裡面一堆人在裡面做苦工,他們似乎在開墾一個石洞,石洞內有許多的水晶石,相當刺眼,而那些人就是在負責將那些水晶石挖下來,好拿去賣。

當然那些人身上都是血。晝林比在他們的心中問著,「為什麼你們會在這裡?」

那些人一聽到腦子裡突然發出一道聲音,左右看著,「沒有人啊,難道是神在跟我們講話?」

「為什麼你們會在這裡?」晝林比不厭其煩的又問了一次。

「我們幾個人都是城裡最勇猛的勇士,這些人都是林老爺派人抓來的,他為了要挖水晶和礦石已經殺了許多勇猛的人了。」

「為什麼他要殺你們?」

「因為我們想家想要回去看親人時,他不但不讓我們走,還把我們打的全身是傷,有些人想逃卻逃不了,因為他的入口有結界。」

「對對,聽說是一個叫克里亞的人設下的。」

「不過總會有挖完的一天吧?聽你們的話,似乎已經挖了許久的時光,那麼那些水晶和礦石應該也差不多空了?」晝林比這般問道,他們說的話並不讓他訝異,但是林老爺莫名其妙的行為卻讓他不解。

「挖完了一座他們又要我們挖一座呀。」工人哀聲嘆氣的,「十年了,我家女兒大概都十歲了吧......好想妻兒老小,如果能讓我看他們一眼我也甘願啊。」

「不是只有挖他這個後院嗎?難不成還有其他地方?」晝林比又問,他不明白要那麼多礦石和水晶要做什麼?賣錢嗎?可是他覺得不只有這個理由。

「這個星界有數不完的礦山和寶石啊,像這裡往西走,經過一座森林那邊有個冰山,也有很多人在那邊工作。」

「那樣相對起來,礦石和寶石價值不就不高了?那為什麼還要一直不斷的開採呢?」一種東西如果量多,其價值也會相對降低,晝林比明白這個道理。

「我偷偷告訴你喔......因為這些寶石和礦石,附加一種叫『魔法』的效果,如果買了,上山砍柴石就不怕猛獸啦,而且如果穿在衣服上,也有防禦外族攻擊的效果,聽說可以有『神族』的『神聖結界』會保護他,所以這種東西很值錢。」

「......物競天擇,猛獸不會相對增強力量嗎?」像牠們龍族,也有不少天敵和獵物,而牠們和這些天敵以及獵物都可能習取經驗而成長,難道這個世界不會?那樣野獸不就會被人類殺光了?

「一般人可沒您這種知識啊,而且我們這些小老百姓怎麼懂,您不說我們也不會知道,他們就是利用人性的弱點,達到他們想要的結果。」

「好奇怪。」晝林比說著,他認為這種事應該會是所有生物都能理解的,可這些人卻不了解,難道差一個世界真的會差這麼多嗎?

「您是神明嗎?」一個老翁恭敬的問著。

「不是.......」只是一頭異世界的魔龍罷了。

「求求你,如果你有能力幫我們,請把外面那些屍首抬走好嗎?」一個白髮蒼蒼的老頭跪在地上請求著。

「嗯......」晝林比淡淡地回答道,想到過去自己也曾不把命當一回事,不禁有點感慨。

「謝謝您,請您務必好好安葬他們。」眾人皆跪在地上叩首著。

晝林比沒再回應,只是往後飛去,一邊用溝通魔法跟眾人連絡,並將方才的一切全告訴眾人。

嵐凌想了想,「我們得到了以下的結論:第一、這個世界的人沒什麼常識;第二、這個世界是個很有錢的世界;第三、雖然動機不明,但那個林老闆很愛錢,而且手段相當的......;第四、這個世界的人非常相信神明。」

「差不多就是這樣......很危險的一個世界啊!」烈特爾指的危險不是他們,而是此地的人類。

「嗯,那現在怎麼辦?」嵐凌問著烈特爾。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