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四處都是千奇百怪的物品正在販賣,但對於赫連茉憂來說,這些胭脂水粉和字畫以及一些吃喝的攤販,甚至就連街角的那一條柳巷,對她來說一點都不稀奇甚至是有些乏味的,因為對於從小在這一座城鎮中長大的她,根本沒有幾樣東西激的起她的興趣。

甚至那條柳巷裡的那些玩意兒,也在她曾經的好奇之下,硬拉著哥哥去玩過。

他的哥哥──赫連樂菱,帶有著前世記憶的他,忘不了曾經的那一段仇恨,原本於三歲便應該消失的記憶卻不知道怎麼的,一直被他勞記在心裡,這也間接的關係到他的感情。

不過現在這些都不是重點,赫連茉憂看著那巷子角落處的算命攤,她走了過去,對她來說有一段沉寂了十五年的記憶,需要找個人尋問清楚。

或許連她都不知道為什麼她要這麼堅持,但是她不得不堅持,因為狀況尚未明朗,不管怎樣,她一定要當面問個清楚,所以數年的等待沒有結果之後,她就一直在尋找著可以見到他,當面問他的方法。

她對他的感情,或許是出自於對一個人的崇拜和欣賞,可是當她等到心都痛,每天在惡夢和擔憂中度過時,她就知道,或許不只是如此。

即使對方已經是個有家室,有兒子的人,可是她還是不願放棄,就這樣放棄這段感情......

至少,在可許範圍之內,她要告訴他,他的心意。

所以如果能讓她去冥界跑一趟,她就算死,也不會皺一個眉頭。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響起,「小姑娘,要不要算個命。」

聞言,赫連茉憂好奇的抬頭看去......算命,她這個不相信命運的人,居然會有人問她要不要算命,歪著頭略為思考一下之後,她走了過去,坐在算命師的前面,「那你就幫我算一下好了。」

算命師摸著鬍子,看了看赫連茉憂的面相,「姑娘面呈龍氣,可因有件俗事未了,故印堂發黑,呈現死氣,唉......怎麼會這樣。」
赫連茉憂略為思索一下,「為何會這樣,死氣,是代表著我會死?」

算命仙又看了看,思考不出個所以然來,只是一逕著搖著頭。

赫連茉憂看他這個樣子,也不好再為難他,付了錢之後起身就要走。不過卻被算命師抓住,「姑娘,這些錢我不能收,實因姑娘命格奇特,一般江湖術士無法斷定姑娘的命格,如你願意想要知道更詳細的情形,可以日落西山之後,到竹仙亭去,那裡自然會有人為你詳解。」

「哦?竹仙亭,那是怎樣的地方?」赫連茉憂拜讀的書也不少,可是卻沒有聽過這個地方,這讓她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

看她一臉好奇的樣子,算命仙也覺得好笑,他揚起了嘴,喃喃唸著,「竹仙亭中有仙人,翠霧迷離是仙境,凡是有緣得此過,上山下地不成題。」

赫連茉憂聞言開心的笑著,「謝謝大仙為我指點。」

半仙拂了拂半白的鬍鬚,微微笑著,看著她離開。

赫連茉憂回到家之後,拉著哥哥樂菱開心的說著,「哥哥,你知道麼?聽說竹仙亭上有仙人耶。」

「哦?」樂菱一邊看著書一邊應了一聲,「然後?」

不過那是什麼地方?樂菱默默的想著。

「我想去。」茉憂篤定的說著,她一旦決定一件事,很少有事情可以令她更改計畫。

「去幹嘛?」樂菱又淡淡的問著。

「哥哥,去仙山當然是去找仙人啊。」茉憂嘟著嘴,也不知道是她太聰明還是哥哥太笨。

樂菱看著他,淡淡的望了她一眼,「我知道,你的目的?」

「我想知道我的死氣能不能化解,還有......如果我希望可以到地府去闖一趟。」赫連茉憂認真的說著,聽到前面那一句的時候樂菱明顯愣了一下皺了皺眉,聽到後面那一句話時更加的呆滯......

他一向不明白妹妹的想法,她不想死又想去地府闖一闖,這不是太匪夷所思了嗎?這怎麼可能,樂菱看著茉憂,「不可能。」

「我知道活人不可能進入地府,可是如果不試試看怎麼知道呢?」茉憂抱著樂觀的態度想著,更何況她去地府的話,浩曜爺爺也不會收她的。

「......不准去。」樂菱頭疼的說著,這件事如果讓父王知道,他一定會大力反對,甚至將妹妹給關起來。

茉憂沉默著既沒答應也沒反駁,只是靜靜的思考著下一步該怎麼做,畢竟她並不是傻子,她知道她的親人都會反對,不過有時候她有自己的堅持,而且她也不想莫名其玅的死去,雖然不死後她想做的事更匪夷所思。所以在那之前她畢需說明她的親人。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