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滅世起源
世界創造之初,天地混沌萬物虛無,創世神閒著無事,便跟時間之神創造了一塊大陸和三個空間,空間創造之初,虛渺一片,創世笑著跟時間道:「時間,咱們來比賽看誰先創造好這個大陸的一切好不好?」
時間聳聳肩,無所謂的應了一聲。
於是創世神用泥土做成人偶,製造成三個人偶,這三個人偶分為兩個男子的模樣和一個女子的模樣,兩個男子一個擁有銀色的長髮長的較為冷漠一個同樣是一頭黑色的長髮,另外那名女子較為特別,她擁有一頭水藍色長髮,一張臉略為清冷,一銀一紅的眼眸讓她看起來極為特殊。
祂不急的讓他們活動,又創造了許多種族,包括龍族、獸族、妖精族......等等。
神族高層管理著人間界的一切,除非祂本人親自插手管理,否則人族基本上是由神族來管理;而時間則是創造了魔族,祂將自己的管理觀念授予他們,並將創世手上的女子娃娃拿了過來,奉她為魔族的王;創世見狀,無所謂的一笑,賦予龍族最強的戰鬥力但卻不能掌控太多的元素,基本上以土系、風系、火系為主;時間則賦宇獸族高強的戰鬥力,強壯的身體、但卻略帶簡單的頭腦,直線思考及豪爽的性格;創世則賦予妖精族擁有高強的控元素能力,以及嬌小的身體,但若精過緞練後,則可以隨時變化成人型的能力;最後時間又創造了一種特殊的人種,集光、闇元素於一身,這種人種,世界各地不超過十個,他們是最早出現的人種,擁有無比強大的力量與智慧,擁有上古魔法,後來因為不知名的原因越變越手,之後漸漸的在人界完全看不到的情況,時間稱他為──破壞神或制裁者。
之後,時間之神又創造了時間觀讓世界能夠生生不息的持續下去,讓人民有休息與正常的工作時間,創世神則創造了日月,河川、高山、海洋......等等,待一切都創造的差不多時,已經過了千萬年後,這時,最早在人界出現的破壞神正與制裁者大戰......
「破壞神,你搶了吾妻......」一名黑色長髮男子,指著眼前的銀髮男子指控著,平常的微笑此時在他臉上完全不復見,只見他一臉怒容,他手中的黑色長劍已經出鞘,只差沒上前砍人。
只見面那個人沉著臉,什麼話也沒說,至他出生以來,他就一直是破壞神,大部份的人都認為他十惡不赦,但這次他搶了魔女,無非只是想要保護破壞神一族,若是他與魔女結為連理,便能以魔女之血,守護著破壞神一族,他這樣做也錯了嗎?

「你們別再打了好不好?」一名紅髮少女苦苦哀求著,她正是現任的魔族之王,當初時間為了不讓他們兄妹相殘於是自創世的手中奪了過來,用自己的神血將女像轉化成魔族之人,是繼破壞神外,少數擁有神魔之力的人,因為她的體內擁有了創世之血與時間之血。
約舒勃安卡原本溫和的臉上看不出一絲表情,心裡喃喃的道:『我該成全他們嗎?我有那種胸襟嗎?將自己的愛妻拱手讓人?很難吧,真的很難吧?』
「怎麼不說話了?打算投降了嗎?」黑髮男子問道,「你的她已經在哀求了哦,你忍心看她難過的樣子嗎?」
「住口,別再說了!」約舒勃安卡怒喝一聲,「妳還是選擇了他是吧?」看著自己深愛的人問道。
紅髮少女嘆了口氣,點了點頭,「是......」
「既然如此,我成全你們,用我的鮮血成全你們!」將細劍緩緩的舉起來,往心口刺去,此時只聽紅髮少女大聲叫著『不要───!』當她撲過去要抱住他時,他已經化為一堆白色的羽毛,消失在她眼前。
少女的淚緩緩的淌下來,雙手緊緊握著其中一片羽毛,似乎如果緊緊握住了,他就會回到她身邊一樣,那名黑髮男子走了過來,手輕輕的擦拭著她的淚,臉上盡是溫柔與無奈,他也沒想到,一向溫和的人,生起氣來竟然會變成這樣。
其實將她奪了過來,無非是不希望破壞神一族就此毀滅,她不懂這一點,因為她是如此的善良與單純,而約舒勃安卡早已經知道了這一點卻不想說出來,怕讓少女難過所以他僅是拼命的挽救他們的感情,卻無所獲,最後才以自己的鮮血,成全了他們,但對現在的約舒勃安卡而言,他的心中除了無奈,也有恨!
只要以神女及魔女之血,混合在一起集以凝固術,將血做成十字架的樣式,掛在神魔之殿中央,就能保護破壞神之血一直持續下去。
這是他們破壞神一族的上古文書所載,真實與否他全然不知,但總要試試看,所以他將魔女的心從約舒勃安卡那搶了過來,只不過看現在少女的樣子,似乎對約舒勃安卡的感情還未完全斷。
他笑了笑,反正不急,抱起少女,便往魔宮走去。
之後魔女為了化解悲傷,每天都在處理著她的公事,帶著手下將領南怔北討,即使男子再三要求她多休息也沒用,就這樣,因為過於勞累,再百年後死去,男子以無奈加心疼的心情,拿走了魔女之血,回到了破壞神一族。
其實說是族人,也不過十幾個,每一個破壞神都常常在各大陸行走著,他們化為浪客,並不特別招搖,也不太惹事,但他們的人數卻常常在無形中減少,以致於無。
在男子死前,他都未拿到神女之血,以致於破壞神一度消失在人界,完全看不到他們的蹤影,就這樣,過了千萬年......
這幾千萬年,各族慢慢的出現,紛爭也漸漸的多了起來,魔族不惹事,就是怪事,於是他們的高層開始受不了魔王所下的命令───一切低調行事,不要干擾各族的運做,此時他們得知龍王不在雲龍山谷的消息,便興起了與之對抗的念頭。
「要打仗?」桑德納斯──現任魔王眉一挑,溫和的臉上,有如神祇一般,是那麼的詳和,可,身上卻帶著不怒而威的氣勢。
看來已經習慣和平的魔王,並不喜愛打仗,和平太久,會讓人忘了原本應該做的事,但對於已經和平了三千多萬年的魔族甚至超過這些年代的魔族而言,有人突然提議打杖的念頭,是件......很荒謬的事。
「說吧,是誰又惹到你們了......」坐在高位上的他,溫和的臉上,眉頭輕輕的皺了一下,溫和的問道。
幾日前,在魔族的領土上與神族的人有些小糾紛,便與人家打了起來,打到朱羅城都缺了一塊牆才被他制止了下來,他身為魔王,每天都在處理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就算再溫和、耐性再好,也會有不耐煩的一天,希望他們不會看到他生起氣來的樣子。
每件事,出兵打仗,他每一件事都要過問一次原因,因為他不想打不知名的仗。
「不,沒有人惹到我們,只不過最近有個可靠消息傳出,說雲龍山谷的龍王,私自微服出巡去了,他們族裡現在正亂成一團,所以我們正好可以趁火打劫,嘿嘿......」魔族右相,威德奸笑道。
「搞什麼,你們就為了這個理由,要我犧牲自己的子民,自己的士兵,攻打一個從不犯我界的龍族嗎?」桑德納斯,臉上的不耐雖然看不出來,不過只要聽他的語氣,就可以知道,他不高興了!
「恕臣說一句難聽的,即使現在龍族打過來了,您老人家也不會肯出兵吧,長年的和平,已經讓您有些頹廢於軍事上了,您雖然把魔族管理的很好,但從來不會想要擴充領土,這對於是魔王的您,是不合格的......」
老人家......桑德納斯嘴角抽搐著,似乎對這句話非常不滿。
威德嘆了一口氣,知道他的魔王,又沒把話聽進去了,這傢伙,這傢伙總是注意一些不該注意的地方,氣死他了!
魔族左相眉一挑,興味盎然的看著他們,看來小桑桑又會彿袖而去了。
就在他這麼想時,桑德納斯無奈的哼道:「哼哼~不理你們這些魔子魔孫了,本大爺衝著你這句話,就可以決定不開戰了!」咱們的小桑桑氣呼呼的說完這句話後,便離開了議事廳,拂袖回他的寢宮去了。
其它大臣們面面相覷,狠狠的瞪了右相一眼,尤其向來都是對方眼中盯、肉中刺的左相,更是哈哈大笑了起來,看吧,他才剛想完,小桑桑就真的拂袖而去了,這就是他們的王,真是太可愛了!
「哼哼......這些傢伙,倒是挺開心的,哪像我,自從時間回到時光之塔後,就無聊的要死,玩也玩不起勁來,唉唉......我是不是生病了呢?」創世神看著世界鏡,一個人喃喃自語的,偌大的銀白色宮澱中,只有他一個人,顯得格外的冷清,「魔王可愛嗎?那我就搞死他好了,反正他也活了三千多萬年了......也是活夠的時候了,也許少了他,魔族反而能夠大亂呢,呵呵呵......」說完,他屈指凝聚魔力一點,他要魔王生一場大病,然後,乖乖的去冥界報到。
隔天,旭日東昇,強烈的陽光自上方從窗戶透進了魔王的寢宮,地處南方的魔族,天未全亮,卻異常的熱,終於把桑德納斯給熱醒了,他緩緩的自被窩中爬起來,「呃~我怎麼會覺得渾身無力呢?」小桑桑搔著頭,滿臉不解,「我昨晚睡覺沒蓋被子嗎?」為自己診療了一番後,「沒怎樣嘛,我太多心了......」雖這麼說,但他心裡,其實也有底了......
雖然魔王已經感覺到異樣,但自我身體檢查沒有結果後,他也懶得去看御醫(因為看了也沒用),就這樣,在魔宮花園裡閒逛著。
這時,他的左相,緩緩的走進他的身邊,「桑,你今天的氣色很糟呀......」嬉皮笑臉的走到他身邊,手搭著他的肩牓,笑著問道。
桑苦笑了一下,「是呀,你也看出來啦,大概是大限將至,雖然身體檢查不出異樣,但其實,也到極限了......」他的咖啡色長髮及褐色長袍同時隨風飄逸著,「待我死前,我會擬一份紹書把魔王之位傳給你......」
「你這是在跟我開玩笑嗎?我才不要接魔王之位咧,你要傳給我,不如傳給威德那傢伙......」收起笑容,他嚴肅的說著,誰都知道,他根本就不在乎這個位置。
桑德納斯搖了搖頭,「威德他不能,將王位傳給他的話,這世上將永無寧日......」
「難道你就不怕,我在宮裡,養一些男男女女嗎?」他相信,聰明的他,會瞭解這句話的意思的。
「啊~?」桑德納斯楞了楞,驚訝了一下,隨即喊道:「變態!」
「不、不、不,我的王啊,是你太純真了,看看,有哪個魔族貴族像你一般,會潔身自愛的......根本就沒有,就你一個而已呀......我只不過喜歡看他們,在我面前搞,其實這樣也還好呀,又不是抓來凌虐......」這樣的他,已經算是仁慈了,聽說,威德那傢伙的府邸,總是傳來陣陣的哭喊聲和尖叫聲呢!
「唉......隨便你了,也許這樣,才是魔族的本性吧,不管是我,或是前任魔女,大概都是魔族裡的異類吧?」也許他們,根本就是生錯種族了。
當時她雖然南怔北討,但卻從來不殺不該殺之人,她總是想盡辦法讓人民過著好日子,也就是因為太過煩心,以魔族年齡來算,還算年輕的她,卻早早去見冥王了。
魔族之人,特別是魔王,都擁有比其它人更強軔的生命力,所以一般人活個三至四千萬年都不成問題,而前任魔亡,魔女──艾卡絲,卻只活了千餘年,便被死神帶走了。
這消息在當時的魔族人耳中如同晴天霹靂,也曾經一度慌亂過,甚至有人以為是有人行刺魔女,以致於她死亡,但經過調查後,證明魔女是死在書房,因過勞而死。
當時眾臣和人民一臉婉惜,但人死不能復生,於是他們正愁著找不到新王時,一個八歲大的小男孩踏著自信的腳步,毫不畏懼出現在魔殿中,緩緩的自宮外走了過來,他的手上,有著魔族傳承的象徵,魔刀!
眾人二話不說,馬上舉行登基大典,就這樣,八歲的小男孩成了魔族的王,魔王桑德納斯只建立了簡單的魔族軍隊,守護著各城池,奉行著他人不犯我,我便不犯他人的原則,只從事在內政上,降低魔族的賦稅,加蓋學院,讓魔族的人民每個人都可以學習相關知識以及魔法,就這樣,魔族平靜了三千萬年,雖然這段期間免不了有小紛爭,但都被他一個人解決了,從來不出動魔族軍隊。
因為他知道,在經過他的栽培後,魔族軍隊的實力已經不同凡響,隨便一個軍營,都有挑戰神族或各族的實力,雖然不敢說一定會打勝杖,但要攻下一、兩個城池絕對不成問題。

此時逸薺看出他似乎有些沮喪,是因為,他們是如此的污穢嗎?還是因為,為自己的純潔而感嘆。
通常,越純潔的人,他越會想把他弄髒,不過,他的王,他卻希望他一直保持原樣,呵呵......還真是奇怪的想法呀......
不過他說要把魔王之位傳給他,他真的著實嚇了一跳,因為沒有魔刀的他,要怎麼接掌魔族呢?人民和魔族高層都不會聽命於他的,也許這才是以後魔族分裂的主因吧,因為自從魔女的魔劍隨他而去後,之後魔刀也會因為魔王──桑德納斯的離去而消失,在這之後,魔族再也沒看到其它魔族的傳承之物,也開始慢慢的起了紛爭、開始出現內亂,這是桑始料未及的。
自那天後,桑一直躲在書房,沒有再出來過,他在為魔族的將來做準備,就這樣,一年後,他到冥界去報到了,在那裡,他還看到他的好友,神王也在那。
這是奇怪的一天,許多族的王,都同時在這一天死亡,同時在這一天來報到,這也讓冥王忙的不可開交,嘴裡連連把創世罵了千萬次。
魔王一到冥界,便看到好友忙的焦頭爛額,不禁苦笑著問候道:「看來你很忙呢,冥~」桑德納斯苦笑著,看著前方王位上,不斷批判該轉入那族哪家的冥王。
「知道就好,今天也不知道怎麼搞的,死了一堆人不說,還全是各族的王,真是~」冥王暗嘆一口氣,雖然知道是誰搞的,不過卻不能明說,這也是當王的痛苦呀!即使自己的好友就在眼前,他也不能透露一字。
不過桑德納斯眼中精光一閃,「我的直覺告訴我,你知道是誰搞的,對吧,原本我以為是自己大限將至,不過來這裡報到後,卻發現各族的王也來了,你說,這奇不奇怪......」
冥王無言,他的好友,總是這麼犀利的就洞知了一切。
桑德納斯嘆了一口氣,「無妨,你不說我也不能為難你,反正待我轉生後,這件事遲早會被我查出來,相信各族的王也會有同等的默契~」
冥王聞言,全身一顫,連忙道:「你可千萬別查呀~」那傢伙厲害非常,他怕他的好友吃虧。
桑德納斯微笑,沒有回答他。
「聽我的,你可不要去查這件事,反正你死前也沒有太痛苦,所以就算了吧?」他激動的搖了搖他的身體,勸道。
可是咱們的小桑桑,既然決定了一件事,就不會輕易去更改,所以呢?他只是微笑再微笑。
此時,一個銀色長髮及地,臉上掛著溫和的笑容,卻滿臉不解的青年,緩緩的走了過來,「你就是冥王吧?奇怪了,我明明正在旅行,怎麼會被死神召喚了呢?」
「又一個不明所以就死了的人......」他汗道,創世到底要給他製造多少麻煩呀!
「可以解釋一下我是怎麼死的嗎?」明明正在躲自己族人的尋找,卻無緣無故被死神召喚,雖然他對有些事可以不甚在意,不過畢竟攸關生死,而且他才活了一千多歲,正值壯年期,怎麼可以隨便就死了。
「這、這個......呃......」他回答不出來呀,誰知道創世少了哪根神經,非要把一堆人在同一天全部弄死,真是夠了哦!
其實仔細看,這些人都是各族族裡,有頭有臉的人,不是王等級的人物,就是貴族,而且死了的,都是被稱為明智的一代賢者,他們不喜歡殺戮,甘於現在所擁有的平靜生活,不過現在的創世,因為少了時間的陪伴,所以變得有些不正常,非要把一群人弄死,然後看著各族大亂的景象。
龍王見冥王回答不出個所以然來,臉上怖了一層寒霜,大有要將冥界大亂的趨勢。
「你別亂搞呀,我這裡已經夠亂了說......」他小聲嘟嚷著,而後道:「我雖然不能回答你的問題,不過可以率先讓你轉世,這樣可以了吧?」沒想到一向以溫和聞名的龍王,會出現這麼大的反彈,看來越溫和的人,生起氣來越恐怖的這件傳聞,是真的!
不知道他的好友是不是也是同一種人,他的眼角偷偷的瞄了一眼正坐在大殿偏坐位置上喝茶的桑德納斯一眼,暗暗想著,而後衷心祈盼著他不是這種人。
桑微笑的看著他們爭吵,也不說什麼。
就在此時,魔界中因為魔王的逝世,正亂成一團,原本魔王交代的遺書和一些文件,不知道什麼時候被人給偷走了?也因此,魔界少了王,身為右相的威德是吸血族的首領,他帶了一干吸血族,正在魔界大亂,而身為左相逸薺,則是領了一干不死族,和他打了起來。
而沒有魔刀與魔族傳承之物的魔族,只好以遺詔頒佈下一任魔王,但一直放在書房的遺詔卻不知為何不見了,直到多年後才被魔族翼獸巡邏兵發現,在魔王寢宮的屋簷上,據之後的人多番調查,據說是被鳥而叼走,故才會在那發現。
神王的逝世並不奇怪,因為他的壽命,已高齡七億多年,而他所擁有的子民也不是好事之人,因此之後的行動一直保持著低調,也不因為小紛爭而動粗,就這樣,神族過了十幾年的和平時光,直到魔族的魔掌,向著彼方的神族延伸,才打起了保衛戰。
神王逝世後聰明的神族人,很快的就選出了下一任的新王,祂帶領的神族,從西方的神族大殿,一路向東方打,越過中央山脈後,祂下令將七重大橋斬斷;七重大橋,是由神族的第一代工匠所造,一路延伸到魔族領地,象徵著神魔兩族和平共存,兩方的商人可以到對方的領土上去做生意,現七重大橋一斷,象徵著兩方的決裂,以後若再犯,神族將不保持低調且和平的方式解決。
直到碧亞嵐和馨凌亞的誕生,才有了『兩方不平等條約』的產生。
龍王的無故逝世,對龍族造成相當大的影響,原本一直保持在北方大陸過生活的龍族人,紛紛從雲龍山谷外出,因為他們的心中,似乎還無法接受龍王已經逝世的消息,因此,他們紛紛的從尤克港搭船出發,前往人族的領地,聽說,龍王最後出現的地方,是在人族的坎培新鎮。
當時他正在躲一批龍族人的尋找。
不過不管他們在人族的領地,貼了多少龍王的畫像,龍王也不會再回來了,當然,轉世後的他,即使有可能再度成為龍王,也不會再是他們原本的那個龍王了。
體型纖細且較弱勢的精靈和妖精們,自從自己的王逝世後,除了必要的採購外,一直躲在他們自己的領地上,但因為他們的領土,大部份都有龍族人和獸族人出沒,所以一直不太和樂,即使高傲的龍族不惹事,也不屑在別人的領土内惹事,但喜歡打群架的獸族可不一定能與他們和平相處。
唯一逃過死劫的只有獸人族的王,此時的他正在他的宮殿裡,大肆的飲酒做樂,玩了樂不思蜀,完全不知道各族已經發生了大變化,各族的王一一的死去。
同一天,上古魔神──破壞神與上古神族──制裁者同時轉生了。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