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宮成汐聞言眨了眨,笑道:「好啊。」

他早知道眼前這隻貓絕不可能順著他的話接下去,絕對會有出人意表之舉,看來這一路上應該不會太無聊。他天生就有奇特的能力,可以事先預測到許多事,也因此獨孤鱗會邀他『私奔』他並不感到意外。

獨孤鱗微微笑著,「那就太好了,既然是私奔的話那我們今天晚上就走吧?表皇兄覺得怎樣......最好越偷偷摸摸越好。」

「好啊。」南宮成汐寵溺的看著眼前把出任務當成是在玩一場好玩的私奔遊戲的表弟,覺得非常有趣。

既然已經決定,兩人便各自回到住處,收拾著行李,打算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偷偷的展開『私奔』之旅。

就在他們倆個各自準備行李的時候,雷京宇此時正坐在城東的一座酒樓裡,看著外面,『今晚就要離開了,不過那兩個ㄚ頭精的很,一定會發現一些蛛絲馬跡這下該怎麼辦呢?』

正當他在沉思的時候,他要找的人也來了,他們不是別人,正是赤燁和赤龜。不過雷京宇今天才是真正的知道他們並非一般人。因為他們身上,有著迴同於桃仙的氣。

他們一個是紅髮及腰的有著一紅一黑的奇異瞳色的溫吞男子──赤龜;以及一頭赤紅色頭髮及臀用白色緞帶紮起來帶著開朗的笑容的男子──赤燁,這兩人就是在郊外開著茶棚的青年。雷京宇之所以會邀他們來此,也是為了今後要走的路。

他知道這兩個並非是普通人,所以若是他的請求,他們應該會答應,於是邀他們坐下之後,便先為他們添滿了酒,「兩位應該不意外我今天會找你們來這的原因吧?」

「當然。」赤燁微微笑著,不等雷京宇再度開口赤燁便開門見山的問道:「打算上路了?」

不意外會聽到這句問話,雷京宇思考著對方既非人類,是仙人的話看穿一個人類的思考模式應該不會很難,於是點了點頭。在下定決心要走後的此時,才會主動發出訊息給他們。

既然命運已經將他們綁在一起,他也不會違抗命運的安排。

「沒辦法啊,總不能留在家裡惹人嫌。」

赤燁但笑不語,只是拍了拍他的肩。

赤龜點了點頭,「每個人的命運皆有不同,此生你既逃不了平靜的命運,就只能順著命運了。」

雷京宇看著赤龜一眼,苦笑著,「你跟那個人的講的話倒還真像。」

赤龜不知道他講的是誰,只好以疑惑的眼神看著他。

雷京宇並未回答他的疑惑,轉移了話題,看著他和赤燁用傳音入密的方式問著,「不知道兩位是哪裡來的仙人?」

為了怕會被人聽到,他只能選擇用這樣的方式問出,勉得引起混亂或不必要的麻煩。

「在下赤燁──乃五靈之中的朱雀,最樂於助人,最是開朗,包準雷公子跟在下一起行動絕不會無聊。」赤燁一邊說一邊帶著開朗的微笑,讓人覺得相當的舒服。

「在下赤龜──乃是五靈中的玄武,今後請多指教。」赤龜說的話並沒有赤燁那麼多,在本能中,他害怕別人聽他說話聽到睡著,也因此才會儘量介紹的簡單一些。

看他溫溫吞吞的說著,雷京宇微微笑著,仔細的聽著,還好他並非沒有耐心的人,否則大概很快就會睡著了;而赤龜似乎也怕雷京宇聽到睡著,刻意用法術讓說話能夠快一點。

雷京宇看著他們,思考了一會,而後看著他們問道:「兩位可認得罪琉星君?」

兩人聞言都一愣,「罪琉星君?」

「是啊,在下很好奇他是個怎樣的人。」雷京宇對自己的前生還是有些好奇的,既然桃仙那裡去不得,這件事問問別人應該可以吧?

赤燁沒有說話,只是上下打量著雷京宇,他不知道他是從哪裡得知這個昔日天界中最為懶散的戰神,雖說他是戰神,但每當要出任務時總要磨磨蹭蹭著,還一臉不甘願,每次他到了仙界,看到他那不甘願的神情都很無奈,可是心裡又想著他既有戰神之稱,應該不會太爛,可能是人類與神將之子,讓他血統不純,以致於看起來比較懶散吧?

他如此的安慰自己。

赤龜也是一臉好奇的看著他,問出了赤燁心裡正想問的話:「公子為什麼認識神界中人?」

「只是偶然間從一位仙人好友口中得知。」

兩人哦了一聲,點了點頭,不過雷京宇既然認識仙人,就代表著他不是一般的人類了。

只是他們一樣不明白,雷京宇問起這個人有什麼含意?

不過赤燁和赤龜對望了一眼後,都認為既然已經將對方當成夥伴,便不需要隱瞞什麼,更何況這也不是什麼值得隱瞞的事,於是道:「罪琉星君昔日在天庭是一個非常懶散的人,整天不是躺在樹下喝酒,就是對著一顆桃樹吟風弄月......不,論詩詞歌賦。」

「雖然他極為懶散,但是還是有許多人追隨在他的龐下,因看出了他懶散底下的深沉和睿智。但上神似乎有意為難他,讓他一個人領著八千的神兵神將挑了魔族眾兵。那一役,罪琉星君發現了神族中暗伏著魔族暗哨並在殺他之前,被上神所阻,魔族狡詐加上那魔族所扮之人是個極有份量的神族,上神不忍傷他,可罪琉星君據理力爭,後因魔族使計讓罪琉星君背上黑鍋,罪琉一怒之下,自殺於轉輪台之前。」

聞言,雷京宇嚇了一跳,沒想到自己前生的烈性這麼重,要是現在的他,若是據理力爭不果,乾脆就撇了此事不幹就算了,何苦放著逍遙的神不做,跑到人界來受苦?

嘴裡乾笑著看著他們,他有些後悔問這個問題了。害得他現在好像全身都痛了起來。

赤燁和赤龜看他得知答案後,反而不怎麼開心,皆疑惑著。不過赤燁天生開朗,自然不會在意這件事,不過赤龜卻看著雷京宇幾眼,才思考著,「雷公子,你覺得罪琉星君是個怎樣的人?」

「嗯......深謀遠慮的人吧!」要他自己來評語的話自然不能太差,所以他刻意忽略了懶散那一點,因為其實他現在也很懶散啊,哈哈哈......

赤龜微微笑著看著赤燁,赤燁也回望著他,心裡似乎已糾定見。

此時三個人說了一長串的話,對旁人來說卻是悄聲無息。就算是江湖人,見他們眉來眼去也只知道他們用的是上乘的心法在互動,不是江湖得人則是以為他們眼睛抽筋,眉兩眼去眉目傳情等等。

接著三個人都沒有再說什麼事,只是吃著菜,因為怕他們不喜歡吃葷,所以雷京宇難得吃了個清淡的素菜。

不過赤燁和赤龜卻覺得不需要做到這種地步。

更何況赤燁還陪著雷京宇用過一次餐,他應該多少知道這件事吧?赤燁想著。

接著,他們吃著淡淡的菜,喝著濃濃的酒,這樣的搭配極是不搭。

又喝了幾杯茶水之後,雷京宇才想到一件事,「既然是五靈,那應該還有三靈吧?」

「嗯!麒麟一向不隨意出沒,所以是四靈。」

「那我可以問一下,其他二靈呢?」

赤燁和赤龜面面相覰了一眼,呵呵笑著。

「我們也不知道那兩位現在在哪。」

「哦。」雷京宇冒著汗,不知道與他們一起行動是對是錯。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