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這麼說,可是赤燁和赤龜多少心裡有數,冷酷如藍隱,他大概還待在他所居住清幽峽谷裡不想問世事吧,除非火燒到他住的清幽峽谷,否則要讓他現世很難;至於白浮,以他們的慧根實在無法推論出他會有的舉動,現在說不定正呆呆傻傻的在人世街徘徊,反正也不急,說到底,當初天地初開時五靈說好的『茶棚』集合地點,也只有赤燁一個比較瞭解人世間的人知道具體地點在哪。

不過除此之外,他們還是有特定的傳訊方式。比如說上神的仙羽;麒麟的白羽;赤燁的火羽;赤龜的水羽;藍隱的風羽;白浮的土羽。

這些皆是以羽毛幻化而成,所以在傳遞完消息之後,又會恢復成原本的樣子。

見雷京宇沒有說話,赤燁和赤龜也沒有說話。

良久之後,雷京宇才看著他們,「對了,你們大約什麼時刻可以起程。」

「我隨時都可以。」

「我......如果可以一大早起程自然是最好,若是不行,我也只能以水道往南潛行。」赤龜看著兩人,有些不好意思的說著。

「嗯?」雷京宇不瞭解其中原由,自然很好奇。

「因為我晚上眼睛不太好,看不見路。」赤龜頭低著不能再低了。

「哦,這樣呀,讓我想想。」

如果這樣的話,或許應該配合赤龜,不行不行,如果這樣的話......一大早起程,他們將軍府很多人都很早就起來了啊,如果一大早起程不等著被抓包才怪!看來只好問問看赤龜是否有辦法在夜晚能跟他們一起行動的方法了。

雷京宇想晚後,又抬頭看著赤龜,「你沒辦法在晚上與我們一起行動麼?」

「可以是可以......可是會很慢日行一里都有問題。」

雷京宇再度冒下大汗,「好吧!那我決定了。」雷京宇看著赤龜,「晚上我抱著你走!」

「咦?」赤燁和赤龜皆嚇了一跳,為的雷京宇突然的激動。

看他們的樣子就知道他們誤會了,「我當然是抱著赤龜的本體走啊,要是抱著整隻人,就換我走不動了。」

「哦......」本來抱著看好戲心態的赤燁,聞言有點失望。

「可、可是這樣會不會不好意思。」赤龜有點為難的看著雷京宇。

「沒什麼,照顧同伴本身就是天經地義的事,沒什麼好為難的,今後或許還會有很多需要你們幫助的地方,所以有任何困難,一定要告訴我。」雷京宇用著溫柔認真的眼神看著他們。

赤燁和赤龜兩人點了點頭,微笑著。

赤燁和赤龜皆很喜歡雷京宇,因為他的關係,他們認為這一趟不管遇到什麼難題,雷京宇都不會拋棄他們,為此相當的開心,赤燁更是感動的看向雷京宇,「如果雷公子有任何難題,也請務必要告訴我。」

「當然,我絕對不會客氣的。」雷京宇微笑著看著他,但如果遇到危機時,他還是什麼都不會說,打算讓他們各自逃難。

不知道他心中所想的,赤燁笑的更是開心。

之後三個人約好了午夜起程,赤燁和赤龜主動的說要準備乾糧和馬匹等物資,而雷京宇則是說他會想辦法弄到旅費,而後三個人就各自去做了準備了。

當雷京宇回到將軍府時,已經是午後時分了。

他想,在離開前一定要好好的陪伴父親和去看看娘親。於是略一思索後就往父親所在的書房行去。一要踏入,就聽到小翠在說:

「老爺,你今日一定要小心少爺,我覺得他有陰謀喔。」

「嗯?怎麼說?」雷祐均一邊看著自己所畫之畫,一邊分心聽著小翠的八卦。

其實不用小翠說,他當然知道雷京宇心中在想什麼,薑畢竟是老的辣,只不過他沒想到,除了他之外,還有人看的出雷京宇想要做什麼,看來這將軍府裡面的能人還不少啊。

只不過他雖然想留雷京宇下來,卻無法斬斷他的羽翼將他囚在自己身邊,他知道京宇說了一堆理由,可是卻沒有半句是真話,難道他以為自己看不出來麼?

從地牢回來之後,他的神色就像是換了個人似的,這其中一定有原因。只是他既不說,他也不會問。

他雖然處事極頑固,可是面對親人,強求不來的他也只能放手了。他會告訴自己,兒子羽翼豐了,想要外出去闖一闖,既然他想去,那也只能由著他了,等他累了,自己就會回來,略為思考了一下,他要小翠去找小滿過來。

沒過多久,小滿就在小翠的帶領之下走了進來,雷祐均也不廢話,開門見山的便問:「你家少爺今天去見了什麼人?」

小滿雖不會武,可是她掌理暗哨的能力是一流的,雷京宇去了哪,做了什麼自然逃不過暗哨的眼。

「少爺今天見了兩個茶棚中認識的朋友。」

「哦。」

雷祐均想了想,將她招了過來,附在耳邊,不知道講了什麼,只知講到最後,小滿的神色已經亮了起來,看起來極高興。

他們在講什麼,小翠全然不知,只是木然般的站在一旁,她知道自己進府雖然比小滿早,可是老爺最信任的還是眼前的ㄚ頭。

如果沒有她,老爺或許會看重她多一些吧?

當她們講完話,雷祐均就揮了揮手,在小滿的感激和激動的神情之下,退了下去。

雷祐均對著小滿說:今日起你就是雷翼滿,是我的乾女兒,在外你就與雷京宇以兄妹相稱吧。

雷祐均的意思小滿怎麼會聽不出來,沒想到她會有有名字的一天,對雷祐均的起名之恩,自然是把雷祐均當成有如菩薩般神聖,如大海般的淵淵不絕的感激。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