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房裡收拾了一下包袱,聽著老爺的吩咐,到帳房去取了許多銀兩。只是她沒想到的是,老爺居然會把整個帳房和當鋪的收入,都給他們當旅費了。可見老爺對少爺的重視。當初大少爺和二少爺離開時,老爺可沒有給這麼多錢給他們當旅費啊。

這麼龐大的巨額財產,就不用怕一路上不愁吃和不愁穿了。

就在她在帳房的時候,她看到雷京宇鬼鬼祟祟的走到水井邊不知道要幹什麼。

只見他在那邊皺著眉,有點猶豫。小滿沉思著思索了一下,想知道依照少爺的性子會做出什麼事來。結果還不等她思索清楚,她就看到他從懷裡拿出了一包不知道什麼東西,就要倒下去。於是她想也沒想的就飛速的跑了過去,猛的撲向雷京宇將他撞倒在地上。

此時兩人雙雙的倒在地上,雷京宇皺著眉頭,看著小滿問著:「啊,小滿,你做什麼?」揉了揉臀部無奈的說著,倒是一點都沒有做錯事的慚愧之色。

「少爺,小滿才要問你這個是什麼?」小滿不高興的用一隻手撐著地,用另一隻手抓著他手上的藥包將他手上的藥包奪了過來。

「呃......就是普通的瀉藥而已嘛。」到時他們忙著拉肚子自然沒有空去追她了。

聞言,小滿為少爺的『天才』嘆了一口氣,為老爺抱著不平。嘟著嘴用她那雙肥肥的手搖著他,「少爺啊,你這樣會害了很多人,到時死了會下地獄去的,尤其是你居然連老爺都要害!你知不知道他為了你......」

話還沒說完,她就看到許多的家丁和婢女聞聲走了過來,有的手上還拿了棍子,他們以為家裡遭賊,拿著棍著正要來抓賊呢。

雷京宇只瞥了他們一眼,將小滿給扶了起來,義正嚴辭的看著小滿:「小滿,我知道你對爹親很忠心,可是我今晚一定要走,你留也留不住我。」雷京宇說著,微微笑著卻是相當苦澀的笑容,只是小滿不懂他為什麼會露出那樣的表情。

看著雷京宇背著她就要往他的書房走去時,小滿咬了咬牙,不能讓少爺誤會,就算是老爺吩咐不用特地告訴他,她一定要說!

「少爺你這笨蛋你知不知道,老爺知道你要離開,為了你把家裡帳房的大部份錢和當鋪的收入都當成你的旅費了!」

小滿在他身後吼著,「他甚至怕你一路上沒得照應......特地派了我跟著你,照顧著你的起居!」

雷京宇沒說話,只是低垂著頭,他現在才知道這一些,還好他沒有把瀉藥倒下去,那不然萬死也難詞其咎──雖然那只是一包瀉藥,可是卻忽視了眾人對他的信任。

雷京宇低垂著頭,看著四周所有人的責怪眼光,他知道這件事已經無法隱瞞下去了,父親多半也知道了。於是當著眾人的面,行了一個禮,「京宇今天對不起大家。」他雖然行了禮,可是卻沒有直起腰來,他要等到大家都原諒了他,才敢直起身來。

少爺當眾道歉,這還是第一次,眾人都有些呆了,這裡有許多人都是從小看著他長大的,看著他知錯能改,也露出了微笑,幾個老一輩的奴婢走上前也不忍苛責他上前欲扶起少爺,「少爺知道錯就好。」

「嗯......那大家願意原諒京宇麼?」他小聲的問著,如果這個時候有狗在身邊,或許會看到這個比牠大了幾號的人,垂著跟牠類似的狗尾和狗耳,一臉慚愧的低著頭,不敢抬起頭來。

其中有幾個圓丁見狀,看著他,「少爺,反正只是瀉藥不是毒藥,你就別在意了,不過下次還是不要這麼做比較好。」

「嗯!謝謝大家。」雷京宇終於直起了身,看著小滿,「那小滿你願意原諒我的魯莽麼?」

「少爺,你應該去跟老爺道歉才對。」小滿看著他,轉身就往帳房走去,「小滿還有事要忙,沒辦法陪你去,你自己去吧。」

雷京宇嘆了一口氣,想著小滿大概過幾天氣才會消了,不過爹親將他派來照顧我,那這一路上的顛簸小滿受的了麼?一邊思索著一邊走向爹親的書房,他在外面敲了敲門。

聽到應門聲後,他才推開門走了進去,此時他父親一反常態的看著他微笑,讓他不禁打了個寒顫,想著父親平常總是一張嚴肅的表情,今天居然會笑......啊啊,怎麼想怎麼恐佈啊。

縮了縮脖子,他看著他,「爹......對不起。」

「哦,你也知道錯啊。」挑了挑眉,雷祐均看著雷京宇說著,「不是長大了翅膀硬了,連拿瀉藥害人的事都做的出來了麼?」

「我......」氣虛,他沒辦法辯駁。

「出門在外可不比在家裡,要是隨便拿藥害人,到時吃上官府,搞不好連你爹都保不了你。」雷祐均看他這樣,也不忍再苛責,所以就轉過身去,看著窗外,「早料到你會使用什麼手段跑出去,但原本以為是迷香什麼的,居然是瀉藥。」

『那有什麼差別麼?』雷京宇在心裡哀嚎著,想著爹根本搞錯重點了。

見他沒回應,雷祐均轉過頭來,「罷了,你以後自己保重,今我我們父子倆是最後一次用膳了,吃完飯再走吧!我讓小滿跟著你,你有什麼困難僅管跟她說,她從今天起就是你乾妹妹了,要好好照顧她!不可以欺侮她!出去外面也不准欺侮女人!懂麼?」

「好......」

父親你就是這樣才會被大娘吃的死死的啊,幸好大娘愛你甚深,不曾用她的身份對你做些什麼事,否則他真無法想像,會發生什麼事。

雷京宇在內心裡想著。

「不過小滿她!」

「我知道......她不懂武功,這一路可能會為你帶來些許麻煩。」雷祐均苦笑著,繃著一張老臉。

「是啊,所以這該如何是好!」

「京宇,你聽著......」

雷祐均跟雷京宇說完話後,便招來小翠,讓她備晚膳進屋,又招來小滿,幾個人一起用著膳,用過膳之後,雷京宇見天色也不早了,於是便去大娘的房裡看了她一眼,在她的房裡,他看到一面銅鏡。

他記得娘親的房裡並沒有這面鏡子,再加上這面鏡子有點邪氣,所以他隨手一抄,帶走了它,殊不知帶走這面邪鏡,將讓他的旅行多了數番波折。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