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郁秋一邊擦一邊又向戚紀亞道著謝,「謝謝,若不是有戚公子我老早就淹死了。」

「不用謝,只是隨手之勞罷了。」戚紀亞謙虛地說著,心中想著的盡是想趕緊回客棧清洗。這一折騰,他大概要洗十次才會乾淨了吧?

「你不擦的話會感染風寒的喔。」祈郁秋提醒著,並未主動上前幫忙擦,他想對方不擦大概有什麼理由,不要弄巧成拙才好。

「沒關係。」戚紀亞對他擺了擺手,完全不想去擦。

要他用別人的「髒衣服」來擦身體,他寧願得風寒!

「那至少先到那邊去烤烤火吧。」祈郁秋微笑的說著,心裡卻相當擔憂。 看著他們的四周似乎瀰漫著一種與先前不同的感覺,祈龍爾簫微笑著,離開了火堆,將位置讓給他們。

戚紀亞點了點頭,乖乖地到火邊去烤乾。畢竟,在火邊烤乾遠比用那些「髒衣服」擦身體要好太多了。而且他也沒有想要得風寒,所以順從了祈郁秋的意思。

就在這時,山上似乎發生了『土石流』,祈龍爾簫聽到了這樣的聲音,苦笑著,「上面有石頭快要滑落了,這裡離出口很近,跑出去應該來的及。」

「嗯,我們快走吧!」

接著祈龍爾簫一行人便趕忙的跑出山洞外,幸好離的不遠,所以在『土石流』滑落之前,眾人剛好就跑到外面去。

這讓眾人是鬆一口氣,終於避免了被活埋的命運。不過還不到完全放鬆的時候,眾人趕忙離開,往較安全的地方前進。

不知道跑了多久,他們發現山上滾落的石頭越來越多,快要把他們困在路中間了。

就在這時,一道人影突然躍了出來,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把前方的巨石打碎,讓他們得以通行。

雖然來人是敵是友他們並不清楚,不過既然幫了他們,在目前便不算是該交手的對象,至少暫時是這樣。

來人有著一頭銀灰色的長髮,面容俊挺而優雅看上去不過十四、五歲,背上揹著一把劍,但因為用鐵盒子裝著,所以看不出來是什麼劍。

不過能將一塊打石在瞬間打碎,可想而知內力相當的驚人。

「真是英雄出少年!」戚紀亞不吝於稱讚,他發自內心地讚揚著這名銀灰髮少年。

同一時間,他感覺到掛在腰際上的「長石」似乎有了波動。是與什麼在共鳴麼?他也不清楚。

來人微笑著看著戚紀亞,「感謝戚世子誇獎。」

「喔?你知道我?」雖然他很好奇,不過現下不便停下來問,因此他與其他人並未停下腳步。

「嗯......靖賢王爺的大名我也有聽過。」來人點了點頭,「行走江湖難免需要瞭解一些人、事、物,所以三位我都有打聽過。」

聽他這麼說,司徒鏡雲也出現了興趣,便問道:「敢問這位小兄弟是何門派的高徒?尊師是?」

「小弟名叫風颶林是臨雲山師祖無相人關門弟子。」風颶林眼看城鎮就在前方,他微笑著看向四人,「前方就有一個城鎮了,到時就能好好休息了。」

「原來如此。」司徒鏡雲與戚紀亞紛紛點頭,表示了解。順著風颶林的視線望去,確實是有一城鎮,這也讓逃命中的眾人鬆了口氣。

這時,祈郁秋看向風颶林,「無相人已有八十幾歲,還能教出你這樣的弟子,真是不簡單。」

「哪裡,師父老人家身體還硬朗的很,一點都看不出來已經八十幾歲了。」風颶林並未打聽過龍閣山莊的事,所以對龍閣山莊對臨雲山的師祖甚為了解感到相當的好奇。

祈郁秋聞言笑了笑,直接問道:「小兄弟為何突然出現在附近。」

祈龍爾簫聽祈郁秋這麼問,思考著,難道祈郁秋在懷疑風颶林麼?

這話自然也傳到其他兩人耳裡,對望了一眼,他們望向風颶林,聽他怎麼回答。

「只是剛好路過,看你們很匆忙,加上前方一塊大石正好擋住我的路,所以順手幫忙罷了。」他知道若是不解釋清楚,這些人很難相信他。他雖然年紀尚輕,可是江湖的經驗卻已經相當足夠。

此時他們也已到達城鎮前,一身濕、髒,讓他們也不在深究風颶林出現的原因,連忙入了城,開始找尋合適的客棧,準備好好清潔一番。

風颶林帶著他們,將他們帶進了一間很乾淨的客棧。

不過戚紀亞和司徒鏡雲選了附近的另一間客棧,並沒有跟他們一起。

祈郁秋見狀,也沒有跟風颶林進去,最後跟著風颶林進去的,只有不知道該跟哪邊的祈龍爾簫一人。

僅管到了不同的客棧,眾人還是都先做清洗與更換衣物的動作,畢竟全身泥濘、濕透極不好受。

梳洗過後,祈郁秋來到了戚紀亞與司徒鏡雲的房間,在門外敲了敲門。

聽到有人敲門,正準備清洗的司徒鏡雲前去應門。同一時間,戚紀亞早就泡入木桶中努力清洗自己了。

祈郁秋站在外面,看著司徒鏡雲,「可以進去麼?」

「嗯,有什麼事麼?」領著祈郁秋進入房內,司徒鏡雲不解地問著。

「其實也沒什麼事,只是想再次跟戚公子道謝,以及問你們覺不覺的風颶林不太可靠而已。」祈郁秋微笑的說著。

「紀亞他在清洗,目前有些不便......至於風颶林,就是因為感覺他有些不對勁,所以我們才到這間客棧來。」既然對方都開門見山了,司徒鏡雲也不隱瞞,坦白地說著。「看他的樣子,不過十四、五歲,卻不像是一般同年齡的少年,反倒像是在江湖上游走多年的人。同樣的,他明明在山上修煉,卻對世俗的事了解頗深,甚至還認識我們,這點也很值得人探究。」

「嗯,我也這麼覺得,不過就算有什麼陰謀,應該不會立刻就顯現出來,只要多加堤防就可以了。」祈郁秋微笑著說著,似乎相當的從容。

聽他這麼說,司徒鏡雲立即點頭,附和道:「是呀,就是要多加留意一點,祈少莊主也是。」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