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迷矢之森

過了郊區就是一大片的樹林,這樹林說也奇怪,日夜顛倒,現在明明是晨曦之時,可裡面卻是黑矇矇的一片,不只如此,裡面還有許多野獸的吼叫聲。

就在此時,一位金髮全身赤裸著女人突然出現在他們面前,這讓雷京宇嚇了一跳,連忙停下馬車,免的撞到了人,可是那女人見到他們似乎沒有任何動作,只是靜靜的看了他們一會,又往回走著。

「赤燁,那個是人嗎?」之所以問赤燁而不是問赤龜的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讓他慢慢講講完之時,他也差不多睡著了,昨夜一夜未眠,現在正是想睡覺的時候,他可不想還沒走多遠,就『被迫』聽安眠曲。

赤燁皺了皺眉,「我沒看過活的金髮女人。」

「會不會是異鄉來的,聽說最近有許多人到東方來旅遊,搞不好不小心死在這裡,或者是被人脫光光衣服然後......」

赤燁和赤龜雖然不太懂脫光光然後是什麼......但也多少可以明白,當即臉色變了變,無奈的嘆著氣,但這時馬車裡卻傳來了小滿的聲音,「小滿不覺得那個女人是活體,因為他沒有生命跡象、眼神也相當呆滯,或許只是湊巧我們在這裡,她才會游移似的出現。」

「唉呀,沒想到我們家小滿這麼聰明,居然看的出那個不是活的......」小滿被誇的呵呵傻笑著,可是雷京宇的下一句話,卻讓她再也笑不出來:「廢話!我當然知道她不是活的,你當我是傻瓜啊?不過你有一句說的很對,只是我們湊巧在這裡她才會游移似的出現,她會突然出現,可能是想告訴我們什麼吧?」

「一般人死後,莫過於就是希望能入土為安,她可能是希望我們找出她的屍骨,將她安葬,既然都進入了這片奇怪的森林,也是有緣,就順便幫她找找看她的屍骨吧?」

點了點頭,雷京宇沒有反對赤燁的想法,他雖然不愛多管閒事,可是他也不能辱沒了罪琉星君的威名,沒辦法,誰叫他上輩子似乎是一個頗有名氣的將軍?

而且直覺告訴他,這趟將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那靈體似乎聽到了他們的話,再次出現在他們面前時已經不是那麼的呆滯,隱約可見一絲笑容,仔細看,絕對是個美女,而且還是西方的美女。

因為四周實在是太過陰暗,所以赤燁用了羽翼,燃起了火燄,為眾人開路。因為是五靈的朱雀火燄,野獸和冤魂見到,自會害怕自己離那火燄遠一點,所以一路上倒也還算平靜,沒有什麼野獸、冤魂來找砸。

雖然有心要找,可是這裡滿地都是骸骨,他們也認不出到底哪一個是那個女屍的骸骨,在商量過後,決定將骸骨集中起來,等過了這片樹林,再找個可以安葬的靈地,將這些無辜死在這篇迷樣森林的人一起入葬。

於是......小滿的旁邊,多了一包骸骨,幸虧她膽大否則早就被嚇暈了,不過還是覺得毛骨悚然。

雖有赤燁在前方帶路,可是路崎嶇不平時有坑洞,相當顛簸,縱使雷京宇駕車技術再好,小滿也被顛的頭暈腦脹,趴在椅子上一動也不動了。

但沒過多久,她就發現車不動了,雖然稍微緩和了一下她的不適,但打開簾子一看,赤燁雖然還是獸態,但赤龜已經變成了人形,他的正前方是一個大沼澤,平時來說,他和雷京宇是可以毫不費力的過去,可是如果再加上一個小滿和一輛車、一堆東西的話,就很難說了。

「這下該怎麼辦?赤燁,難道沒有別的路麼?」雷京宇看著在上空盤旋的赤燁蹙著眉問著,「對了,我有一個問題。」

赤燁看著他,疑惑著,「什麼問題?」頓了頓,他又回答著雷京宇第一個問題,「我正在看,用靈識的話可以比較容易找到,不過需要一點時間。」

「君徹鱗和他的哥哥,應該也會進入這片森林吧?」

「如果他們沒有繞路,直接往西南或南方的話......是的。」

在人界行走多年的他,自然比雷京宇這個雖然在人類世界成長,但一直沒有機會出過遠門的人類要熟悉路。

「不知道他們會不會遇到危險。」雷京宇擔憂的想著,不禁自己說出了口。

「雖無法保證會不會遇到危險,但我們現在的處境也好不到哪裡去。」赤燁蹙著眉,看著眼前的一大片沼澤,再次傷透腦筋,不敢告訴雷京宇,要忘南走,這片森林的東西南北四個方向都有不同的考驗,這裡是正南,是沼澤的考驗;東方則是一座火山的考驗;西方則是有一個木頭似的怪人在那邊守著,雖然看起來這裡最容易過,但木頭人的戰力有多少,是否可以用言語溝通過關還是未知數,有時候弄的不好,會比過自然現象的難題更難過;北方處處是尖銳的山峰,形同阿鼻地獄一樣,看其來極為恐佈,他當然不會建議雷京宇走那條路。

當他一籌莫展的時候,雷京宇和赤龜似乎感覺到他的煩惱,紛紛拍了拍他的肩,「不要露出這種表情,眼前的難關雖然難過,可是也不是沒有辦法。」

「什麼辦法?」赤燁看著他問著。

正當雷京宇要說出他的想法之時,他們的四周出現了一道女聲,上神的仙羽突然出現在沼澤的半空之中,用著美妙卻又淡然的聲音說著,神色清麗無雙依舊,卻沒有任何的表情,讓雷京宇大嘆可惜,如果她能笑一笑一定可以更加傾國傾城,雖然現在已經相當傾國傾城了。

「雷京宇,展現你罪琉的力量,方可過關。」

「啊?」

「投機取巧之事,在這裡是行不通的,你必需引導你的力量,讓你的力量發揮出來。」

「我哪有什麼力量呀?再說我力量太過強大的話,不就搶了小燁和小龜的鋒頭了嗎?還是算了吧?刻下就先這樣就好,呵呵呵......」雖然嘴裡這麼說,但一方面是想著將罪琉的神力引出來之後,那他是誰?雷京宇、罪琉?開什麼玩笑!他是雷京宇不是罪琉!

他要靠自己的力量成長,才不要靠罪琉的力量!

雷京宇一邊吃一邊對對岸的小滿喊著,「你白癡呀,這種事你知我知就好,不要這樣不給對方面子!」

「喔......是這樣喔。」要給對方面子呀,原來神也需要面子,她還以為神只要面無表情就好了。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