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羽還是沒什麼表情的看著他,金色的長髮在水面上拂動。

「罪琉星君,你沒有選擇,你取回了力量還是可以當雷京宇,不過如果你要過這片樹林,就得展現你此刻的實力。」

意思是說,上神慈悲已經退了一步,他不想取回力量只要他展現現在的實力,還是可以過去。
雷京宇並非傻瓜,怎麼可能聽不出來,可是他現在除了一些基本的武術之外,什麼也不會呀,用著求救的眼神看著赤燁和赤龜,只見他們一臉的崇敬,分毫沒有要幫雷京宇的意思。

雷京宇想了想,「那麼就讓我跟你打一場吧?」除此之外,他想不出可以證明實力的方法。

仙羽的臉上還是沒有什麼表情,可是赤燁和赤龜卻很佩服雷京宇的『勇氣』居然敢跟上神的使者挑戰!?他不要命了麼?實屬不智之行為。

知道仙羽最討厭打打殺殺的暴力行為,赤燁正要上前幫雷京宇說話的時候,仙羽在此時開口了,「人類,都是喜歡打打殺殺的,難道沒有其他方式可以證明自己麼?」

雖然語氣還是平和依舊,但話已經證明仙羽微微的動怒了,甚至還對人類感到相當的不屑和鄙視以及對『罪琉星君』的失望。

雷京宇聞言,皺了皺眉,他不否認的確大部份的人都喜歡用拳頭來解決事情,因為那是最直接有效的行為。但現在是不得已中他想的到的唯一方法,被以這樣的方式駁回,讓他的心裡覺得很不舒服。

想了想之後,他也只想到一個方法,向一旁的赤燁低聲說了幾句話,而後赤燁隨即變出了一條繩子,拋向空中,隨即轉了幾個圈,紮了個死節。

看一切差不多之後雷京宇微微笑著喚著小滿。

「小滿,你出來。」

「哦!好。」小滿從拉開車簾,從裡面走了出來。

看向仙羽時,她微微笑了一下。

仙羽則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心裡正在猜測雷京宇想怎麼做。

雷京宇將另一端的繩子,綁在小滿身上,小滿疑惑的看著雷京宇,想著不知道他想做什麼,雷京宇一邊綁一邊在她耳邊說,「小滿不要怕,等一下我就帶你過這條沼澤。」

沼澤不大,如果他可以帶著小滿平安過去,不落入沼澤之中,也算是展現了他的『實力』吧!

綁好之後,雷京宇將藍龍鉛第一型給放在地上,對著那條繩子,將籃龍鉛給踢了出去,繩子和小滿隨即往沼擇上飄去,雷京宇看著前方,想著應該不會掉下來吧?如果掉下去就糗了。

幸好小滿重歸重,赤燁的繩子畢竟是用法術提煉出來的,也因此小滿很平安的降落,可是卻用嗔對的眼神看著雷京宇,低聲唸著佛,不過唸什麼雷京宇想也知道,所以一點都不想仔細去聽。

「怎麼樣,這樣應該可以了吧?」

仙羽一時無話可說,看著遠方神情憐憫,過了一會才又重新的將視線落在雷京宇身上,「你的確展現了你的才智,不過那不屬於力量的範圍之內,你知道麼,這片森林為什麼會如此陰暗?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冤魂?你曾經思考過這些麼?」

『這倒是,仙羽不說我真差點給忘了。』此時他一邊想著一邊走回車廂內,將一塊乾糧給咬在嘴裡,開始一邊吃一邊想著,現在還能如此輕鬆的也只有他了吧?

看到這裡,赤燁和赤龜都覺得雷京宇對仙羽相當的不敬,同時汗顏著看著他和對他更加不屑的仙羽。

不過對面的小滿卻覺得非常有意思,「哈哈哈!仙羽姊姊的背都被少爺你氣紅了!」

雷京宇一邊吃一邊對對岸的小滿喊著,「你白癡呀,這種事你知我知就好,不要這樣不給對方面子!」

「喔......是這樣喔。」要給對方面子呀,原來神也需要面子,她還以為神只要面無表情就好了。

對於他們目中無神的話,仙羽只是漠然的聽著,隨便他們耍嘴皮子。不過卻聽的赤燁和赤龜一身冷汗。

不過雷京宇神經很粗根本沒發現赤燁和赤龜已經嚇出了一身冷汗,逕自想著仙羽丟給他的問題,的確這是個很嚴重的問題,如果不解決的話......或許將來會有更多人進入這片森林而出不去,被困在其中直到死亡。

更糟糕的是他根本不知道獨孤鱗和他的兄長是否有進入這片森林,萬一被襲擊了該怎麼辦?

咬了咬牙,他看著仙羽,他知道仙羽現在一定對他相當的不屑,不過有些問題要問赤燁和赤龜,他認為還是直接問仙羽會比較尊重,雖然他之前的行為根本構不成尊重。

仙羽看著他似乎有什麼話要問,淡淡的開口著,「有什麼想問的就問吧。」

「你們所認識的罪琉應該是個武將吧?」

「是。」

「既然如此他對於淨化之類的法術應該是不擅長的。」

「沒錯。」

「但依我所思,這樣的狀況除非將這片森林的亡靈淨化,再加以讓光明導入黑暗之中,否則是很難可以讓森林現於光明之中的,你這麼說......不是為難我麼?」雷京宇無奈的說著,這根本不在他的前生罪琉的管轄範圍之內呀!

仙羽沒有說話只是直直的看著他,這讓小滿覺得,仙羽彷彿就是在說:我就是要危難你,你能奈我何一樣。不禁偷偷的在祂的背後吐了吐舌,居然敢為難她家少爺,哼哼!就算是神但也不可以原諒!

說實在的赤燁聽到雷京宇這麼問,也有些恍然,他不知道上神在想些什麼,的確,這樣的問題根本不是一個人類可以解決的,就算是眾神之中,能夠解決這樣難題的也不多,即使他和赤龜可以淨化,但對於這方面的術法還是有限的,更別說要將光明導入黑暗,這根本就是光明神的責任。

光明神怠忽職守不工作,卻要把難題交給雷京宇這分明就是在為難他嘛。

而且他們已經在這裡拖了不少時間,讓本來就沒什麼耐性的他已經將耐性用到極致了。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