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他們都對自己產生了質疑,似乎是覺得祂有意刁難,仙羽原想不管,反正祂只是奉命行事而已,不過如果不解釋清楚,上神的威德痕在?所以祂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罪琉星君不止是武將,祂同時也是龍行使,是龍的化身。」

雷京宇聞言,不解的看向赤燁和赤龜,「龍行使很偉大麼?」

赤燁看著雷京宇,「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龍行使是龍,青龍雖然也是龍但卻是屬於靈的職位,與龍行使直接屬於龍族的代表不同。」

在天界之中,五靈算是掌管世間的靈,並不直接屬於神所管理,但神族擁有洞察全局的能力,所以神族還是可以向五靈下達直接的命令。就因為如此,雖不直接由神所管,但祂們對神依舊是又敬又畏,不敢冒犯,當然更加不敢妄自打聽神族的事。更別說既有神族身份又有龍族身份的龍行使了。所以就算是五靈,也不甚瞭解龍行使到底是怎樣的職務。

「是這樣呀。」雷京宇有些失望的看向仙羽,盼求祂的解答,但一向話少的仙羽卻不肯再多做解釋。

見祂不想解釋,雷京宇撫著頭,問題又回到了原點。

他可以大概猜測到仙羽說這句話的意思,那意思就是說既然他的前身是罪琉又是什麼龍行使的,所以他擁有足以讓黑暗變成光明的能力,只是目前的他無法使用罷了,看了看仙羽,他想起了桃仙說過,在他的旅途之中,還有許多人可以讓他的藍朧鉛變化,但要看是否有沒有那個緣份,難道仙羽就是為此而來?

想了想,既然他目前擁有桃仙的劍,至少可以試著想辦法,讓這裡的鬼魂得已升天吧?

對了,如果是升天的話應該可以用那招『地光行天咒』,雖然他也不知道這個名字是哪裡來的,但似乎在他想起的同時,陣行也開始啟動,附近的鬼魂似乎感覺到一股光流進土裡,進行淨化。有些有冤屈尚未伸冤的鬼魂開始嘶吼著,不肯入天地之中,他們紛紛的朝雷京宇攻了過來,可是雷京宇法力有限,又是初次發動術法,也因此在發動咒術時是無法行動的,也因此,鬼魂直朝沒有反擊力的他而去,但在被碰觸傷害到之前,就被赤燁的燄火壁給攔了下來。

燄火壁是屬於結界類的術法,對魔對鬼都極有效,而且發動之後,並不會像雷京宇那樣毫無法擊之力,畢竟他相當清楚,雷京宇是初次掌控術法,雖然他也不太懂雷京宇怎麼突然會這招,但見附近的鬼魂慢慢驅向於光明他也覺得很開心。
看鬼魂淨化的差不多了,他們倆個才鬆了一口氣,紛紛解開了術法。

只是心中還是隱隱有些不安,那些被淨化的鬼魂之中,並沒有最先看到的那名金髮女人。

這點雷京宇當然也發現了,他看向那個女人曾經待過的方向,突然......一聲巨響,把他們都嚇了一跳,轉頭看向發出巨響的地方,他們看到那裡站了一個紫色短髮過肩的,有著一對黃色眼瞳的青年......

只見他呵呵笑的,抓了抓頭爬了起來,方才是這個奇怪的青年跌進泥沼的聲音吧?應該是吧?雷京宇想著,只見他爬起來後,看著身後的金髮女子,「這裡有個奇怪的鬼魂一直跟著我,我趕不跑她只好把她帶來了。」

是呀......你把我們所牽掛的鬼魂給引來了,真是多謝你呀。雷京宇在心裡面想著。

見他們都沒有反應,紫髮青年愣了愣,抓了抓頭,「是不是我不應該把她帶來......可是這個鬼魂很奇怪呢,明明剛剛的淨化咒法足以淨化所有的鬼魂,卻獨獨她沒有被淨化,難道是......」

「難道是什麼。」一邊問雷京宇一邊警戒著,這個突然冒出來的人,知道他剛剛所使用的是咒術!而且還把鬼魂給引來了,這傢伙到底是什麼人呀?

「難道是因為小白浮迷路太久,所以小白浮讓鬼魂無法升天!?」白浮呆呆的自顧自的說著。

聞言,赤燁和赤龜只覺得頭痛,讓人超無言的發言,讓他們都無言面對雷京宇,都不知道要怎麼跟他說這個人就是白浮,是五靈中的白虎。更別說讓兩人驚訝的是,他現在的髒亂程度,足以讓他們不認識他呀!滿身都是泥垢,頭上還插了許多雜草,看來一路上經過了不少風霜,才會落魄到他們都認不出來的骯髒模樣。

那隻一直在刨土玩耍的小白虎,一到人間居然就是這種慘樣,真是慘不忍賭呀!

雷京宇看到他們兩個的表情都有些驚訝,「這隻超級落魄的髒鬼,是你們認識的人嗎?不會也是五靈之一吧?」

「雖然不想承認......但的確是這樣沒錯。」兩人一起無力的說著。

聞言,雷京宇汗笑著,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反應,轉而將注意力放在那個鬼魂上面,他上前使用『探魂咒』,想知道她有什麼冤屈,但卻什麼都看不出來,只看的到這個鬼魂相當的明亮,

「很奇怪呢,剛剛我用探魂咒探測這個鬼魂的思考,可是什麼冤屈都沒有看到,反而只看到一片光明。」雷京宇轉頭看向他們,同時赤燁等人也不解的歪著頭苦思著。

「是不是這個鬼魂本身並不是鬼魂呢?」一直在旁邊聽沒有說話的赤龜,想了又想所得出的結論。

「......或許吧。」不過一個全身赤裸的『鬼魂』也太怪異了一點?赤燁在心裡面想著。

「既然不是鬼魂,那這個『鬼魂』不就是靈體了麼?」小滿好奇的問著。

赤燁點了點頭,「這世界的確還有不少守護靈,可是......在東方能看到西方的守護靈真的很少見呀。」

雷京宇想了想,大剌剌的微笑著,「算了,既然想不出為什麼就不要想了,忙了一晚大家也累了吧?」

因為東方靈和西方靈的問題大家一時也得不到解答,加上確實已經很累了。經雷京宇提醒才想起他們一夜未睡,不說不要緊,一說,眾人才想起身體上的疲累,特別是小滿已經累的睜不開眼了。

眾人決定輪流在車子內睡一覺再繼續啟程。因為小滿是女孩子,所以眾人決定先讓她去睡一覺,其他人在外面守著。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