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小滿睡著之後,他們才有空處理那隻落魄的白浮,雷京宇掏出隨身攜帶的手巾,幫他把臉上的髒污擦了擦,不過小白浮卻用他的虎爪,摸了摸那條手巾,不知道那是什麼?

雷京宇雖然有些驚訝,不過想想也是,五靈大體來說,都是在他們的領域生活慣了,怎麼可能每個人都像赤燁一樣,瞭解人類的生活?

所以他耐心的解釋著,「這是手巾,擦臉和手用的,我幫你把臉擦一擦,免得都是泥垢。」

白浮呆呆的點了點頭,看向站在後面的赤燁和赤龜,一雙眼睛閃閃發亮,好像看到了什麼稀奇有趣的東西一樣,他心想,這次絕不能再向對麒麟哥哥對他說話時的那樣,那般無視,導致麒麟哥哥在說什麼他都不知道。

不過基本上,赤燁對他相當的頭痛,因為白浮他實在是太脫線、太難以致信了,所以當白浮面對他時,他根本沒發現他正很熱情的看著他,自顧自的坐在石頭上,發起呆來了。

赤龜也變成獸型,窩在車子的旁邊假憩著,基本來說沒辦個人理白浮,當然雷京宇除外。

當他們各自做著各自的事時,仙羽早不知道什麼時候離開了,完全沒有人發現。此時,樹上的一角,一隻烏鴉悄聲無息的離開了附近,雖然沒有人發現,當其實發呆的赤燁發現了,不過既然只是一隻烏鴉,他也沒去管那是什麼?只是繼續發著呆,順便想想獨孤鱗和他的兄長到哪裡去了?會不會也在附近?

白浮見五靈的同伴沒人理他,縮在雷京宇懷裡,用虎爪拍著雷京宇的前哭嚎啕大哭著,雷京宇無奈的嘆著氣,基本上他並不認為赤燁和赤龜是故意要不理白浮的,可能是累壞了所以才會想睡覺......

哭了一陣子後,白浮無聊的探起了頭,呆呆的望著眾人,而後大概覺得無趣,傻笑想著至少還有一個陌生人理他,所以也不需要太難過,變成了獸型開始啃起了一旁的骨頭。

雷京宇見狀,也無奈的笑了笑,站著靠在車前打起盹來。

一時之間,四周寂靜無聲,只有白浮啃骨頭的聲音。

此時的魔族,在暗黑機械室的附近,就是魔界通往鬼界;同時也是魔界引導鬼魂到達人界去的出入口,那個地方,比魔界的任何地方還要陰暗和潮濕,鬼魂的哀鳴聲甚至隱隱可聞。

此時的時宇正在進行一項恐佈的計畫,他要打開鬼界的大門,讓鬼去人界做亂一陣子,呵呵,這樣那些人就有得忙,而他也可以更有空閒改良他的機器豹了,他想他這麼做偉大嗜血強大的王應該也會很樂意見到的。

當然,魔王的確看的很樂,可是他也覺得有點不對勁,對於空氣中的波動。察覺到些微的不對勁,他命人將魔境給拿來,他要看的仔細。

時宇完全不知道魔王在想什麼,也沒發現空氣中的波動有些不對勁,只是自顧自的邪魅的笑了笑,他看向黑暗深處的大門,那裡有著一道封印,方才已經被他解開了,只要稍稍的打開一處,鬼魂就會從那裡通過另一扇門到達人界,到時......呵呵呵......

就在這時,一個人悄身無息的站在他後面,那是一個大概六、七歲大小的黑半長髮黑瞳男孩,「你打算讓那些鬼去擾亂人界麼?」男孩就像憑空出現一般,完全沒讓人看出他是怎麼出現的,就連浪衵也沒看清楚。

時宇聽到聲音嚇了一跳,完全沒發現小孩是怎麼來到他身後的。回頭一望雖然覺得男孩面生,但卻直覺得認為是自己人,可能是魔王新收的手下,於是邪魅的笑著,「是呀,不過你是怎麼進來的?看到人界變成廢墟一定會很快活的,你說呢?」

男童笑了笑目中無魔的看著他,「一個門能奈何的了我麼?還有你那些機器......似乎被埃卡奈拿去玩了。」當然埃卡奈是不是真的在玩,他是不會想要去瞭解的。

聞言,一向對埃卡奈那狐狸女人很有意見的時宇,立刻忿怒的吼著,「那個可惡的女人!」而後便急急忙忙的往大門衝去,黑暗的魔族封印的另一側,置放機器豹機房那邊,果然埃卡奈正托著下頷看著那些機屑豹,不知道在打什麼歪主意。

洞穴之中,一時之間只剩下男童一個人,男童看著通往鬼界的大門嘆氣,手一伸一合結了個印,一道黑色的太極印便在鬼門那個方向,封了一道看不見的鎖。若不是從頭到尾都被浪衵看的一清二楚,浪衵也多半只會把那道門當成壞掉了,並不會想到被人封了。

一切完成後他才鬆了口氣,趁著沒人發現時,一溜煙跑的不見人影了。自以為沒有人發現的行為,卻被浪衵透過魔鏡看的一清二楚,魔王露出了嗜虐的笑容,招來侍衛,「去調查一下那個小孩是誰?」

「是。」

看著侍衛離去後,他才微微笑著,「來了一個有趣的傢伙啊......要是神族的間諜,嗯......該怎麼處置呢?那傢伙大概還是個處子吧?」哪有魚送上門來不吃的道理?

約過了半刻鐘左右,侍衛帶著資料回來,「此人名叫封幻,除此之外什麼也查不到了,就像是無中生有一樣。」

「封幻麼?算了......神族那些老狐狸也不可能會讓我們查到什麼的,不過遲早我會讓他們知道我的厲害,去告訴時宇,破壞人界慢慢來就好,要那個研究狂,好好的研究一下要凌辱別人的道具。」浪衵呵呵呵的笑了幾聲,嗜血的握著手笑著,「對了......剛剛鴉鴉回報說,雷京宇和三靈已經會合了,想辦法讓他們無法前行吧!」

「是。」說完,侍衛便去向時宇下達了指令。

就在這個時候,埃卡奈走了進來,「浪,你說時宇今天吃了什麼炸藥呀,我只是在那邊想著要怎麼幫他改造,他卻不分由說就將我甩到一邊,只差沒給我一個巴掌,呿!這算什麼男人,一點風度都沒有,還是浪最好了......」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