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又如何?他的行為原本就讓人感到懷疑,這是一個事實。而我,不想相信一個行為值得商榷的人就只是這樣而已。」祈紀亞淡淡地回答道。

「我也是。」祈郁秋微笑著,「從很多方便他都很奇怪,他出現的時機太剛好,年紀輕輕的就有那樣的實力,對大家又太過瞭解,要讓人沒想到他是有備而來真的很難。」

「這些我都明白,雖然對他抱著存疑,不過他還只是一個孩子......」祈龍爾簫的心腸還是比較軟,對於孩子他更是比任何人都還要寬恕,覺得如果那孩子走向岐途,一定要導正他,所以就算懷疑他也不會想要跟他疏遠。

聽祈龍爾簫這麼說,司徒鏡雲也立即點頭附和道:「我也有同感,僅管他是讓人懷疑的,但畢竟就只是個稚齡的孩子,無須做到這個地步。」

然而祈紀亞又給予了反駁,他回道:「但也有可能他不是真的孩子,是人用縮骨功偽裝成的。或是上有他人指使,來意不善。」

「那孩子有些反應還很稚嫩,不像是用縮骨功。」祈龍爾簫苦笑著,想著方才那孩子的反應,那樣的不解和無辜,真的不像是他們所想那種心機重的人。

祈紀亞聳了聳肩,不再發表意見。總而言之,要他現在就去相信風颶林是絕對不可能的事。

這時他們叫的菜已經來了,小二上了一道又一道的菜,祈郁秋又叫了四碗白飯,他就這樣一邊扒著白飯,一邊不客氣的吃起了早膳來了。

司徒鏡雲嘆了口氣,起了身,對眾人表示他目前沒有胃口,想先回房去了。

祈郁秋沒有說什麼,逕自吃著飯,祈龍爾簫也將飯端了過來,一邊吃一邊看著外面,心裡想著那孩子現在不知道在做什麼。

祈紀亞也低頭吃著自己的飯,並不在意這些事,也不想改變自己的態度。

就在司徒鏡雲上樓之後,他發現他和祈紀亞房間的那把劍,正泛著光,不過光正逐漸的減弱當中。

他訝異地將劍拿到手上觀看,一邊想著究竟是怎麼了?同一時間,他感覺到一陣什麼由劍傳到他身上,卻不明白那究竟是什麼。

當他正想要仔細查看的時候,卻發現青光不見了,劍又變成了一把普通的劍。

「這是怎麼一回事?」司徒鏡雲不解地自語問道,覺得有什麼異狀,可他還是不甚瞭解。

此時風颶林已經走出了城鎮之外,所以司徒鏡雲手上的那把劍,已經失去了共鳴的力量,所以才會再也沒有顯示出光茫。

當然司徒鏡雲不會知道這件事,只是想著晚些時候要跟祈紀亞說這件事,問他的看法。

過了沒多久,眾人就吃完了早膳,祈龍爾簫打算往北走,看看是否可以找到劍,不過往北走的話就是塞那國了吧?他想了想,劍應該不太可能到那麼遠的地方,他不禁想著這世界的地理......往東走的話應該就是赫連了,他想了想,赫連的部份他可以透過邪教的力量來探察,不用自己親自去尋找,只要確定有消息再去看看就可以了。

至於往西走的話就是祈龍了,他的國家有沒有劍他是再清楚不過,不過也有可能是躲在他察覺不到的地方,不如就派人去探察看看好了。

想了想,他決定回到客棧之後要寫一封信給謹,讓他幫忙注意一下。至於祈龍方面,就隨便找個可以信任的人處理就好了。

而祈紀亞則閒來無事問起祈郁秋的打算,問他也打算到處尋找神劍?還是另有打算?他知道他不像祈龍爾簫那樣那麼地想得到神劍,算不上是什麼競爭對手,所以便問起他未來的行動。

「我呀,我正在逃避父親的追補,所以能躲到哪就躲到哪,沒有固定的去處。」祈郁秋微笑的看著他說著,開玩笑他才不要回去娶一個他不愛的人。

「原來如此,不過邊逃還邊能用自家資源來救人,可見令尊也不是那麼地想勉強你。」祈紀亞笑說著,覺得祈郁秋還是有某種程度的自由,否則老早就被捉回去了。

「我自有我自己的人可以調動。」他微笑著,「不過如果跟著你走的話倒也成喔。」

「呵呵。」祈紀亞當他是在說笑,因此並不以為意,倒是對他爹的追捕產生了興趣。「不知令尊為何要捉你?」

「唉......還不是要我去娶一個我沒見過面的女子。」祈郁秋的話聽起來相當的無奈,「可是我對對方的樣貌什麼都不清楚,我怎麼娶,所以我就逃家了。」

「不先試著相處看看麼?偷偷看看她怎麼樣?」祈紀亞笑問道,一手撫摸著他的頭,像是在安撫小孩一般。

祈郁秋微笑著沒有否認這樣或許太傷對方的心,可是他喜歡的並非是女的......他知道自己的命中之人絕不是一名女子,會如此深信是因為他在童年的時候母親曾經帶他去算過命。

既然如此就不用跟那些女人有太多的牽扯。

見他沒回答,祈紀亞笑了笑,並沒有不知趣地繼續追問。

「所以祈公子還會在外遊蕩一段時間囉?」

「對呀,今天在這明天也不知道在哪裡呢......不過我倒是很想找機會去赫連皇宮遊玩一番。」祈郁秋晃著後面那看不見的狐狸尾巴笑著。

「也許以後有機會也不一定?畢竟這世上任何事情都有可能發生。」祈紀亞笑說著,接著又開玩笑道:「不然嫁給我當王妃也不錯啊!雖然不會到皇宮去,不過我的王府也是很漂亮的呢!」

「這句話我就當做玩笑,笑一笑就好了。」祈郁秋微笑的說著,不過在頭髮之間的耳朵邊緣還是出現了一抹潮紅。

「呵呵,真可惜呢。」祈紀亞笑說著。

「或許以後有緣的話我會甘願當你的王妃吧。」祈郁秋微笑著,「對了,我曾經去算過命,聽說我的夫婿是赫連的王族呢,不知道是誰,不過如果是鏡雲也不錯,他看起來很需要保護的樣子。」

「雲的話,他就不是你的『夫婿』,而是『妻子』了吧?」祈紀亞笑著反問,接著又說:「那你聽到這個算命時應該感到很驚訝吧?」

「你居然吐槽我。」祈郁秋無奈的笑著,「剛聽到時確實有點驚訝,不過反倒覺得很有趣。」

「畢竟雲看起來比你更柔弱好騙嘛!喔?你說『有趣』啊?怎麼說呢?」祈紀亞感興趣地問著。

「沒想過自己的性向居然是有一個算命師決定的吧。」祈郁秋微笑的看著他說著,「光是這點就很有趣了,而且他居然還告訴我我注定是下面那一個,可是我偏想做上面那一個呢。」

「唉呀呀,這感覺就不是件好事了吧?不過一個半仙居然管到他人的房事上面,顯然有點管太多囉!」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