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人怎麼這麼冷冰冰,她救了他非但不領情,還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樣,讓人看了著實討厭。


這人怎麼那麼煩?救了人就救了人,還期望他做出什麼答謝之舉?他可沒拜託她救人!


前幾日上官晴鴛帶著幾名貼身ㄚ鬟上街購買胭脂水粉時,不料才剛下了轎,就看到倒在巷子裡的『大熊』,這一好奇之下,她要小翠去看看,那邊那隻……那個人是熊還是人,是否還活著。


至於為什麼會把人當成熊,上官晴鴛是如此解釋著,因為此人一副不修邊幅的樣子,滿臉鬍鬚,讓人著實看不出是人還是『熊』,再加上他一身髒污,似乎還帶有血潰,所以她也不敢斷定人是死還是活。


只見小翠戰戰兢兢的靠近那隻熊……人,顫著抖摸了摸他的鼻息,看來人是還活著,只不過是暈了過去而已。


「小姐,人還活著,只是暈了過去。」小翠站了起來,對著對街的上官晴鴛說著,而晴鴛則是點了點頭,「回府去,找幾個人,把人給抬回去,小心不要把人給弄的傷的更重了,還有去請華大夫來看看,老爺夫人若問起,就說是我說的,人也是我撿的,相信依照爹和娘的老好人性子應當不會介意。」


「是的,小姐。」小翠依言回到了上官府內,調了幾個家丁來抬人,怎知那大熊如有千斤萬斤重,怎麼也抬不起來,倒是累癱了一群家丁。


晴鴛見狀,苦笑的搖了搖頭,「都讓到一邊去,讓我來。」只見晴鴛微笑著,走到了那隻大熊面前,看了好一會,才笑著,「這若讓我給抬了起來,一定會傷了這位大哥的面子,但若是不抬起來,人恐怕會死在街頭……」要是死在城裡多晦氣,那些膽小的百姓可不像她一般。


只見上官晴鴛抬起了一點,但隨即又無力的倒在地上,整個人氣喘如牛,雙頰因為用力過度而酡紅著,讓路人一見,整個三魂七魄都要飛光了。


「不行了,傷腦筋,這下子該怎麼辦才好呢?對了,小翠,你去一下隔壁村,看看歐陽公子在不在,如果在的話請他過來一下。」


「啊?小姐您是說,那隻豬嗎?」


只見上官晴鴛掩嘴一笑,「不要這麼無禮,人家好歹也是這附近的大善人……雖然人是胖了一點,可是卻受很多人尊敬呢。」


「是是,小婢現在就去,只是……這隻熊躺在這裡,真的不要緊麼,這……等會兒可是要下雨了。」


「不要緊的,我在這幫他擋著,不會有事。」晴鴛微微笑著,而後接過了小翠手中的傘。


「哦哦,那小姐你自己小心點,我去去就來,啊,你們要顧好小姐呀!」臨走前小翠還不忘記要囑咐幾聲。


「是!小翠姑娘!」


見小翠走了之後,晴鴛才蹲了下來,仔細的看著那隻大熊,看著他的五官若是不長那滿臉的鬍鬚該是個俊逸剛強的男子吧?輕笑著,「希望你能多少帶一點樂趣給我,那不然這日子也過的太無聊了……」


就在這個時候,那隻大熊彷彿在表示他的不悅,四周散滿了冷空氣,似乎是在說我不是你打發無聊的工具。


上官晴鴛似乎覺得很有意思,微微笑著,「如果能跟這麼有趣的人相伴一生,那肯定會很有趣吧?」


只見那隻大熊不悅的皺了皺眉,又繼續沉沉睡去,這讓上官晴鴛覺得很奇怪,這人在睡覺居然也能表示他的不悅?還是他根本是在裝睡?應該不可能啊。


就在上官晴鴛在沉思之時,果不其然天開始轟隆隆的打了一陣雷,晴鴛抖了抖,她什麼都不怕就怕打雷了,嚇的連忙蹲下來抱著頭。


就在這時幾名家丁勸著他們家小姐回府避避,可是上官晴鴛搖頭不肯,畢竟這人要就要貫徹到底,區區一個雷聲算的了什……啊──!


看來是話還沒說完,一道猛裂的雷聲把上官晴鴛嚇的尖叫著,又再蹲了下來,而此時,地上躺著那人則是站了起來,用自己的雙臂護著她。


「你,你什麼時候醒的,還是你根本就沒暈倒?」她看著他,疑惑的問著。


「你多管閒事的時候。」他姬雲薩破天荒的一開口,就說了這麼多字。


「既然你早就醒了,為什麼還故意的躺在那裡,地上很髒耶。」上官晴鴛皺了皺眉臉上出現的是一種無奈的感覺,心裡想著這人這麼這麼髒啊!


「被人點了定身穴。」冷,他一定要那個人好看。


「這樣啊,我來看看……」過了一會,她便解了穴,只是人還躺在地上,沒有起來的意思,「你這又是怎麼著。」


「你可以回去了,那個叫小翠的姑娘也正好到了。」說罷,他起了身,看起來一副站不太穩的樣子,不過他還是拖著劍,走遠了。


上官晴鴛看著他離去,臉上除了無奈之外還有一點薄怒,這人真是不知好歹,她救了他非但不領情,還連句謝謝都沒有,真是,以後就算救盡天下人,她上官晴鴛也不救大冷熊!


但他這樣走,說不定半途就跌了個狗吃屎了,還是趕緊上前去看看好了。


也因此她要眾人回去,而後自己則是跟了上去,但才一跟上,她就被發現了,只見對方瞪著她,似乎要她回去,別跟著他跑。


但可想而知的,上官晴鴛既然堅持要救他,就不會放任他不管,所以他還是跟了上去。


「回去,不要跟著我!」


「不要,如果不看著你,不知道你又會倒在哪個地方了。」


「我的事不需要你管!」那些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會殺過來,雖然之前已經被他殺了一批但敵人只會越來越強,不會越來越弱!


「既然這樣……」上官晴鴛溫柔的笑了笑,不知道為什麼,這讓姬雲薩感到頭皮發麻,這女人究竟想幹什麼?


上官晴鴛自衣袖裡拿出一隻笛子,就這樣吹起奏來,那聲音說有多刺耳就有多刺耳,就連附近的鳥兒都嚇的飛遠了,更何況是一般的路人,但……不知道怎麼的,那聲音對姬雲薩根本沒有影響,只是微微的皺了皺眉,看了看四周,「你在耍猴戲嗎?」


「唉,你這個不懂音律的人,當然以為我在耍猴戲了。」上官晴鴛無可奈何的嘆了一口氣,遇上這個冷木頭,他就算使再多的招數,大概對他來說都沒有什麼效果吧?


「那你在幹嘛?」他已經很不耐煩了,要不是看在她救了他的份上,他老早就開始散發冷空氣了!


「我呀,我在展示我的能耐,讓那隻大冷熊看,免得他熊眼看人低!」上官晴鴛說著,一邊在他身邊走來走去,「其實,我沒有你想像中的那麼脆弱,帶著我或許可以幫的上你的忙也說不定。」


「怪女人,你想跟便跟吧,死了,也是你家的事。」無可奈何的,他又做出了一椿傻事。


上官晴鴛嫣然一笑,「那……能不能請你跟我回家,去拜別我的爹娘,還有你那身衣服也該換一換了。」


「……」這女人真是太得寸進尺了!怒!


跟這女人回家去拜別她的爹娘,誰知到那兩老熱情的讓他無法招架,也因此一拖再拖,直到了三天後才得以起程……


一路上雖然也有些殺手要找麻煩,但不知道為什麼,那些他看來是在耍猴戲的音律,一到其他人耳中,不是痛苦萬分,就是一下子就倒在地上昏迷。


跟著女人相處久了,不只發現她琴、棋、書、畫無一不通,連武功都頗為了得,不像是一般富貴人家的子弟,以他來看倒是比較像哪裡的公主被丟棄在外。但她會的這些,在他的眼裡不過是文人才需要的東西,所以對他這個武人來說,根本一點用也沒有。


「姬雲薩,你到底惹了什麼人?」


「一個殺手組織,聽說還是御用的殺手組織。」


「御用,那是皇帝的手下囉?」


「嗯……」


「這樣呀……」上官晴鴛眼珠子一眼,「我幫你打發掉那些人吧,永遠的打發。」


「= =?你要怎麼打發?」


「呵,敢惹到我的人,就準備到地府去懺悔。」


「……」真恐佈的女人。


過幾個月後,他身邊果然沒有任何人敢再來找他的麻煩,正當他想去找她詢問她做了什麼時,只見一個身穿著鳳服的女子,走到他面前。


「你?」她是公主?她真的是公主?


「小女子上官晴鴛,特來拜會姬大人……」


「既然是公主,又何需特地來『拜』會我?」論身份,她是尊他是卑,應該是他去拜會她才對。


「姬大人這麼說就不對了,畢竟我們也曾經旅行三個月餘過,再說姬大人又何需把我當成公主相待,只要像平常一樣,那便可以了。」


「既然是公主,又何必去一個小鎮裡當什麼千金小姐。」


「因為,我欠爹娘的,我就該還,雖然貴為公主,但我一生下來,便是被他們扶養長大的,所以今生今世,我只認他們是我的爹娘,這次是萬不得已,才拿出我的身份,這……你懂麼?」


「所以,你想說什麼?」


「我、我想……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你可以當我的丈夫,與我攜手一生。」


「在下乃區區一介武人,又有何德何能承蒙公主您垂愛?」


「因為……你是個讓人無法丟下的大冷熊。」


「……」真是夠了!



幾個月之後,京城舉辦了最盛大的婚禮,皇上封上官晴鴛為敬德公主,但上官晴鴛不想要,她只想要跟這隻大冷熊,生活一輩子那便可以了。


據說,這婚還是皇上御賜,據說,這新郎,還是被押著上了馬的!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