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項灝薩知道衛驥恨已經離開後,已經是晚膳的時刻,此時的他心裡其實一點想法也沒有,要走便走吧!反正他家又不是客棧,豈容的了他要去就去要來就來!不知道為什麼,心裡升起一股莫名的憤怒,結果那天晚上他也沒吃幾口飯,就跑去睡了。

青衣女婢曖昧的笑了一笑,便把飯碗都收走了,「看來主人也動情了。」

而此時的衛驥恨完全不知道他家娘子為了他『茶不思飯不想』依舊很快活的在那邊逗弄著段崇樂和他家的東方翎,玩的不亦樂乎。

「王打算何時回國......」段崇樂受不了,把東方翎往腿上一放,讓他坐在自己的圓圓滾滾的肚子上,隨即問。

「明日。」雖然他比較想回答待天時地利人和時......尤其是那個人和,特別重要,如果不明白他娘子的心究竟有沒有他,那他特地到赫連來也沒有用。

見他在沉思,似乎不是很想這麼快就回去,段崇樂苦笑著,在東方翎的耳邊低語了幾句,而後看著東方翎走出去。

「你剛跟小翎說了些什麼?」衛驥恨剛抬起頭就看到東方翎走了出去,好奇的問著。

「要他去找你家娘子啊......」段崇樂拿了一杯茶開始啜飲著。

「耶?找我家娘子要做什麼......?」衛驥恨站了起來,他家娘子是他的,不管段崇樂想幹嘛,他決定還是待在娘子身邊最為安全,免得在他不在時,娘子被人給啃了......

「我讓他去跟在你家娘子身邊,讓他觀察一下你家娘子啊,放心,小翎不會跟你搶的......」因為他太清楚翎喜歡的是怎樣的人了,真不知道他這個又圓又肥的有什麼好,連路人都對他的圓肥很有意見了,小翎還是依舊喜歡。

「喔......」雖然還是不放心,不過衛驥恨笑了笑,也好,就讓小翎去探探吧。

就在此時,項灝薩的房裡,出現了一道黑影。項灝薩在第一時間,就發現了那黑影,以為又是那個登徒子又回來了,所以他並沒有做什麼反抗,只是裝睡著,看看他這次又要幹嘛。不過想想又不對,他不告而別,不管他現在折回來的原因是什麼,他也不能讓他好過!

也因此,迎頭就是一記掌風過去,不過卻被那人擋了下來。項灝薩楞了楞,看著方才碰到的那掌,不是他?那又是誰會三更半夜那麼無聊,跑到他房裡來刺殺他?調戲他?你們就不能讓我睡個好覺麼!

不管是誰,還是先抓起來再說,於是他抽出了床帳上掛的劍,一劍便刺了過去,只見那人艱難的一躲,「等等、等等,不要再刺了啦!」

「你是誰?」項灝薩冷冷的問著,似乎是因為有人三更半夜來擾他睡覺感到很不爽。

「在下東方翎,你好,話說我真不知道你有什麼好的耶,居然讓王上親自來赫連找你,還冒著莫大的危險,將自己的江山暫時擱在一邊,特地來這裡就是為了要瞭解你、讓你愛上他。」

項灝薩沒有說話只是用冷冷的眼神看著他,「你來這裡幹嘛?」

「我來告訴閣下一件大事啊......」要不是樂樂要他來他才不來呢。

「什麼?」

「王上明日就要回去了。」東方鴒嚴肅的看著他,似乎是要看出項灝薩是否對他的王上有情。

察覺到他的探究目光,項灝薩冷笑一聲,「我對他有沒有情,為什麼要告訴你?」

「不說就不說,可是像王上這麼好的人真的找不到了。」說罷,東方翎氣呼呼的就想要離去。

因為東方翎不但吵他睡覺,還一直幫著衛驥恨說話,項灝薩的身邊又開始飄起大雪來了,東方翎見越來越冷,趁自己還沒感染風寒前準備跑走了,項灝薩也不理他,見他越往外面退,卻突然開了口喚住了他:「告訴他,我絕對不會嫁過去。」他還要保留點男人的自尊,絕對不嫁人為妻!
「哦,好吧,那我就這樣告訴王上,說他想娶的王妃是多麼無情的人!」

聞言,項灝薩似乎被激怒了,又冷冷的刮起冰風來。

『為什麼又突然冷起來了呀?』東方翎苦笑著嘆著著,明明是他說不想嫁的呀?別人都說女人心海底針,可是這句話也很適合用在項灝薩身上。這句話說的一點都不假。至少現在項灝薩在想什麼,就不是他猜的出來的。

明日就要回去這件事他為什麼沒有聽說過?項灝薩不禁在房裡跺起步來,左右晃著,不知道為什麼覺得很焦慮,不過他也不明白這份焦慮是為何而來,他只知道,衛驥恨這次的行為真的......惹毛了他。他不禁在心裡出現了一個大大的微笑。

也罷,就讓他回去吧?反正他這一路上也不會太過安寧。雖然應鷹龍已除,但鎮國公的餘黨想必還不少,不可能會平靜。如果他不希望在將來的迎親路上有太多阻礙的話,最好是現在讓人先除去。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