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眾大臣們紛紛離開大殿,也結束今日的早朝。

之後小夜便走到御書房去,「如此一來好像變成我最閒了呢,對了,先去找小泉問問看今晚是否要去廟會吧……」

此時栩泉正在工部工作,他現在對於工作已經很上手了,可以不用擔心。

小夜在後面看了一會,手上拿了一串糖葫蘆,靜靜的待著,等栩泉忙了一陣子後才出口喚他。

見夜澄過來,栩泉開心地笑了。這一陣子工部非常的忙,所以栩泉一直沒什麼時間去找夜澄,而夜澄也沒有來找他,所以兩人沒講到什麼話。

「辛苦了,工作還習慣麼?」夜澄微微笑的問著,將早膳和糖葫蘆交給他。

「嗯,已經很習慣了。」栩泉說著,又笑著跟夜澄道了聲謝。

「要不要到街上去晃一晃?」夜澄微微笑的問著,「好久沒有一起出去了呢……」

「好呀,要去哪兒?我們兩人一同去麼?」栩泉笑著反問道。

「是啊,我們兩個先到處走走,今天我很有空,不過晚上有廟會,泉要去麼?我打算找擎和雁瑜和曜沁一起去……」夜說著,便想了想,往最熱鬧的地方走去。

「好啊......擎皇兄也要去啊?他不是去很忙的禮部幫忙了麼?」栩泉問著,不自覺地,他的笑容也消失在臉上。

「嗯,他會去。這一年來大家都沒什麼休息,各忙各的,也鮮少聯絡感情,甚至到現在我都還不太瞭解曜沁呢……」見他似乎在吃醋,夜安撫的摸了摸他的頭,只是如果要將傷害減到最低,還是應該要把話說清楚……

「嗯,是這樣沒錯......大家都很忙呢。」栩泉任他摸著自己的頭,附和地說著。

夜微微笑著,牽著他的手,「你現在還在成長,早膳有多吃一點麼?要不要再吃一點東西?」

見狀,栩泉微微笑著,而後將他拉到自己的身邊,抬頭吻上了夜澄的唇。

他要爭取自己的位置,明明他才是第一個愛上夜澄的人啊!

夜澄被這突如的行動搞的有點呆掉了,但是現在的小泉還不行,若是要跟他和擎處於同一個陣線,他必需再成長,成長到足以保護自己的地步,甚至保護其他人的地步,因為將來的敵人會越來越強,而他並不確定是否有能力可以保護好所有的人……也因此,他認為是該把責任分攤的時候了……

所以,現在的他必需推開他,讓他獨自成長。也因此他推開了小泉……

然而栩泉卻是緊緊捉著他的手,不讓他退開,同時也大嗣略奪夜澄的唇,沒有給他逃離他身邊的機會。

一個赫連承天已經夠了,他不想再讓人插入他們兩人之間,所以他現在就想要得到面前的夜澄,得到他的一切!

「唔唔……」不管夜澄怎麼推都推不開,在心裡微微的嘆氣,這身子遲早都可以給你,只是現在還不是時候啊……

此時,栩泉已經將夜澄帶到床上去了,打算與他發生關係,如此一來,便再沒有人可以同他爭夜澄。

夜澄頭冒了一堆黑線,臭小泉一點都不體諒我的用心良苦,就這樣打算強佔了我了身體,嗚嗚嗚……這下我該怎麼辦,推也推不開,看來是只能喊人了……?

看夜澄如此的安靜,也沒很拼命的抵抗,栩泉便將此視為夜澄的欲拒還迎,認為他只是害羞,其實也很期待與自己發生肉體關係。

於是,栩泉再次吻上了他,並開始褪去彼此的衣物。

「唔……」夜澄無奈的,想著等泉放開他的唇時,他一定要跟他說明清楚。

同時讓夜澄相當汗顏的事,是小泉明明只有十四歲,為什麼力氣可以大到這種程度,接吻的功力也比他好多了……

然而,栩泉已經撫上了他的敏感處,略奪著他的身體。

夜澄在最後時,一腳踹開了小泉,抓了衣服,從窗外跑了出去,根本沒讓小泉做到最後,一路喘著一路嘆氣。
此時戚乘風正巧路過,不過他只是轉過身,裝作沒看到,畢竟皇上的事身為小臣子的他根本不能管,所以還是眼不見為淨的妙。

夜見到他,兔耳垂了下來,「戚大人,可以請你去幫我喚小擎回來麼?還有可以的話,等會兒我寫封信,請你將他交予栩泉……」

「......請委託他人吧,屬下不宜介入太多,皇上也知道屬下的立場不會是公正的吧?」乘風淡淡地說著。

夜澄點了點頭,便喚了個人,讓他去喚擎瀅回來,再來便寫了一封信,讓人交予栩泉……

『小泉,原本今日想同你表示,小的時候,我剛見到你時,那時候你沒有娘親、除了哥之外也沒有特別重要的人,所以我才會一直寵愛你、呵護你,但如今長大之後,我卻覺得,這種感情倒是比較像對弟弟的寵愛,原先不知道該怎麼同你說明,也不想將傷害弄的太大,但如今……看來我已經讓你誤解,對於這一點我很抱歉……但,你始終都是我要保護的弟弟,因為在你面前,我無法放鬆戒心,我必需時時刻刻警戒著,這樣實在是太累了,而我原先預想的可能,如今似乎已經不可能了,所以,我們分手吧。』

而後,便有人依夜澄的命令去行動了。

而夜澄則是將衣服穿戴好,而後坐在書房發呆。

過了一會兒,信送到了,也有人去喚擎了。

夜澄看著擎走進來,苦笑著,「對不起,還有,我已經跟小泉分手了……幸好我還沒去找雁瑜和曜沁,他們也不至於會在城門口呆呆的等……」

「......那麼突然?發生什麼事了麼?」聽他這麼說,擎瀅神色一凜,嚴肅地問著。他總覺得夜澄神情相當疲憊,也不知道他是發生了什麼事?是因為和栩泉分手,所以那般的傷心麼?

「原本我是想去找小泉,跟他表示自己只是當他為弟弟的,但又不想讓他太難過,本來想一邊逛街一邊再找機會同他說明,可是還沒出去,便……總而言之,最後便分手了……」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要將小泉做的事說出來,說出來擎會怎樣呢?會生氣麼?總之,一切都結束了……

「......跟他分手你很難受吧?」擎瀅苦笑問著,不等夜澄開口,他又道:「難過時哭出來會好一點......」

「不,其實我不是在為這件事難過的,我錯了,我應該更直接一點的,那不然事情也不會變的那麼複雜。」將頭靠在擎身上,他嘆著氣,但並沒有哭。

擎瀅並不了解他說的話的意思,只知道夜澄現在相當難過,嘆了口氣,便將手放在夜澄的頭上,動作溫柔地輕輕撫著。

「擎啊,如果我說我差點被栩泉強佔了身子,你會如何呢?會生氣麼?還是對我感到失望?」

擎瀅被夜澄此言嚇了一大跳,摸他頭的手也僵了,因為這話太令人驚訝了,所以正在思考著該如何回答。

夜澄又嘆了一口氣,「你不用急著回答我沒關係……」

「......我想,你應該很難過吧?」擎瀅問著,也嘆了一口氣。

「比起難過,應該算是失望和無奈比較多吧,因為小泉變的我都快不認識了,但我很清楚,之所以會變的如此,應該歸咎於我……所以我相當自責。」

聞言,擎瀅輕輕地地搖頭,回道:「你無須將事情全攬在身上。人的改變不會只有因為一個人,而是生長和周圍的環境。更重要的,是當事人自己的選擇。也因此,類似的狀況,有人看得開,有人卻陷在那泥淖裡。」

「我明白,只是還是會在意……」夜低著頭嘆氣,兩隻手抱著他的腰,「擎啊,如果哪一天我讓你感到不安,你一定要告訴我喔,就算不愛我了,也請告訴我……」

「嗯......」擎瀅點點頭,輕擁著夜澄,內心則想道:『......不安麼?也許我從以前到現在,都還沒有半刻的安心也說不定?』

「恩,我不想一錯再錯,為了保護最重要的人,希望你能有什麼事就告訴我,就算只是為一件小事抱怨也無所謂,我會聽你說的。」夜說著,將他抱進了懷裡,「你不是誰的替身,你就是你……」

聞言,擎瀅遲疑了一下,終是垮下肩膀,低垂眉睫,輕聲回應道:「其實我一直很不安,身邊沒有一個人真正需要我......從生下來就是如此。我的母妃不過是一介宮女,父皇不會對她付出任何愛情,對我亦是如此,我是未預料到而出生的孩子。然而我是皇子,嫉妒降臨在父皇的妃子們身上,想盡辦法解決我和母妃。最後,母妃還是為人所毒死。那段時間我很消沉,每天過著頹廢的生活,想著自己的存在意義究竟為何......」

「擎對我來說是最重要的人,就是因為有你在我身邊,我現在才能安心的笑著,即使曾經有過許多不安,只要看到你,便能安心,能夠安心的玩樂,除了在你身邊之外,我一直處於戰戰兢兢的狀態……」夜澄微微笑著抱著他,「你的存在,就是守護著身邊的人啊,因為有暗部,所以大家才能到現在還安然無事的……」

聞言,擎瀅微微地笑了,回道:「那你就乖乖地讓暗部的人跟著吧,不要又甩掉他們,然後讓人操心了。」

因為不斷地被否定存在的價值,也因此,擎瀅甚至連安心是什麼都不清楚。僅管如此,他選擇了繼續走著人生的路,希望能在未來為人重視,而不再是他人的替代品、利用的工具。

「聽你的就是了,只是有時候也讓我喘口氣嘛……」夜澄耍賴的說著。

「這個沒得商量。」擎瀅堅定地說著,而後又輕聲喃道:「再也不想看到重要的人死在面前了......」

「我也是,爹娘就死在我面前,我親眼看到他們被亂箭射死。之後有個家僕在送我到赫連的路上也死了,大家全都死在我面前……」夜澄低著頭,微微顫抖著,「就連哥和傲天叔叔也死了,承更是死在我身邊……」

聞言,擎瀅沒再說話,只是閉上雙眼,輕輕地撫摸著夜澄的頭。

直到現在,對於他來祈龍國的選擇,他還是不清楚是對是錯。若他沒來,他不會認識夜澄,也不會讓弟弟栩泉難過;但,他卻還是會停留在原地,同樣當著替代品以及工具,不過是個身份低微的皇子,而不能是現在的「赫連擎瀅」。

「擎,你會一直陪我走下去麼,一直到永遠……」夜抓住他的手,輕聲問著,看著他。

聽他那麼問,擎瀅深吸一口氣,睜開雙眼,露出笑容,道:「......我會,無論是以什麼樣的身份。」 

54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