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的……擎已經半答應了呢。」夜微微笑著,抱著他,將他攬進懷裡。

「啊?什麼之前的?」擎瀅問著,摸了摸夜澄的頭,略顯疑惑地望著目前還比自己矮了一些的夜澄。

「在牢裡我跟你說過的……」夜微微臉紅的說著……

「那個啊......皇上您今日身心疲憊,微臣覺得您還是先睡一覺比較好。」擎瀅微微笑道。

「你今天若是不喚小夜的話,我就跟你槓到明天早上。」夜堅定的說著,微灰的兔耳還晃了晃。

「喔?那微臣要先行就寢了,今日微臣該回隔壁房休息。」擎瀅笑著,摸了摸夜澄的兔耳。

「嗯……」夜澄也沒阻止他就放開了他任他走了。

而後,擎瀅便至隔壁房就寢了。

夜一邊微笑一邊晃著兔耳,還叮嚀他可以睡晚一點無所謂,而後才熄了燈。只不過人卻換了一身衣服,從密道裡出去了。

然而,隱藏在房內的暗部高手也跟著行動了,在沒有被夜澄發現的狀況下跟著他,在暗中保護著他,不隨意出手。

只見夜澄穿了一身的白衣,頭髮也是束著白帶,從密道裡出來後,便看到了一座墓園,他走到那邊,拜祭了祈龍家的祖先,當然也包括爾簫。

「哥,你會怪我嗎?我終究還是把小泉當成弟弟看待,如今的他,身邊沒依沒靠,想必會非常孤單吧,但,有個人更需要我,我想一輩子守護著他,不離開他,你願意原諒我麼……」

當然,不會有回應他的聲音,只有一陣一陣的風聲罷了。

但這時天邊卻閃過一顆星星,他抬頭看著,微微笑著,「是麼,謝謝哥。」

微微笑著,他站了起身,開始掃著墓,而後過了一會,才往皇宮走回去。
回到皇宮後,因為時間也很晚了,所以他立即上床休息,沒有再想今日發生的事。

待他清醒時,已經是第二天的早晨,而且是天色大明時刻。這時的他想到小泉不知道怎麼樣了,可是現在的他不想太過接近他,所以只是在遠處看著。

栩泉自然早已看過了信,當時他看過後便將信給撕成碎片,丟到地上,還恨恨地踩了數下,現在那些碎屑早已為宮女們清理乾淨,再不存在了。

這件事夜澄是從宮女那得知的,他也喚來宮女詢問之後的狀況。他想這樣也好,將來若是栩泉看的開,也許他們還能保持著兄弟關係,但也許再也不可能了。

然而看起來會是後者,因為栩泉不僅撕了信,還將自己房內的東西,以及夜澄過去曾經送給他的東西全部破壞殆盡。

而此時,宮女們也告訴夜澄說栩泉去找擎瀅了。

也因此夜澄連忙趕到禮部,想阻止栩泉的行動。

不過已經遲了,因為距離栩泉前往禮部,已經過了一段時間。

也因此他改走往地道的近路,過了一會便到了禮部,這時栩泉也正好來到。

只見栩泉拿著劍,對著公事中的擎瀅擊過去,擎瀅也連忙閃開,拿起佩劍自衛著,並沒有攻擊栩泉。

這時只見夜澄從兩人之間爬出來,一手抓著栩泉的劍,一手抓著擎的劍,「是我的錯,所以栩泉你要刺的話就刺我好了。」

「你們都一樣......」栩泉喃喃地說著,拉了擎瀅的衣領,又道:「就是因為你這狐狸精!要不然夜怎麼可能會寫那種信!」

「擎他不是狐狸精……小泉你還記得麼,雖然我們有許多許多的約定,但那一切的前提下,都要『祈龍夜澄』活著才行,可是如果沒有擎的話,也許我已經死上了幾回也說不定,因為有他的保護,我才能一直活著,直到如今。」

聞言,栩泉作勢要以手中的劍擊向夜澄,擎瀅趕忙丟開手中的劍,一手捉住栩泉手中劍的劍刃,另一手直接打他的手,讓他手麻得握不住劍。

擎瀅將染了自己的血的那把劍丟遠,低垂眉睫,而後回道:「栩泉......也許活在陰影處才適合我也不一定,只是,我也不想一直當那個地位低下、讓人看不起因而自甘墮落的皇子,我也想過不同的人生,所以我自私地選擇了現在這條路。」

而夜澄則是拿著白布包紮著自己兩手上的傷,苦笑著,「誰都沒有剝奪對方幸福的權利,即使身份再低下,還是有該得到幸福的地方,只要感覺對了,就勇往直前,這點並沒有任何錯。」

「在擎的身邊我能感覺到放鬆的感覺,不是戰戰兢兢的過生活,也不用再壓抑著自己逼自己成熟,能夠像個十七歲的青少年一樣快樂的依賴著,愛著自己身邊的人。小泉,你現在一定很很我吧?很想殺了我是麼?可是,不管過多久,你對我來說還是被保護者,因為你就像我弟弟一樣,需要保護與呵護……我沒有辦法把你當戀人一般看待。」

一方面安慰擎,一方面又要說出更狠絕的話來傷害泉,他無奈的嘆氣,只是這份感情,真的不能再錯下去了。他會保護泉一如以往,只是不可能萌生出其他感情。

「......我懂了,總之你們便是已經通姦然後離不開彼此了是吧?」栩泉冷笑問道,嘲諷般地說著。

然而,聽到他如此說,擎瀅毫不客氣地給了他一巴掌,怒道:「放肆!你知道你自己說得是什麼話?別人聽到會怎麼想?」

苦笑著,夜澄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小泉……我實在不知道該拿你怎麼辦了。」
「......我恨你們!」栩泉大吼著,下一刻便以輕功往外掠去。

苦笑著看著他離去。執起擎的手,請輕的幫他包紮著,「擎,你的選擇並沒有錯誤,錯的是我,所以關於這件事你不需要太過在意。」輕輕的抱著他的腰,夜嘆著氣。

聞言,擎瀅搖了搖頭,望向栩泉離去的方向,而後又低下頭,輕道:「我們都沒錯,我們也都有錯。」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不......也許他早就知道不是栩泉走就是他走,只是一直不願承認、不願去正視此問題吧?

「雖然很對不起栩泉,不過也因此,我們要更加的幸福,如此一來,在將來,或許栩泉會懂的。」即使得不到他的祝福,他也希望讓告訴栩泉一件事,那就是,他很幸福,因為他已經不知道該怎麼才能彌補泉,所以至少,他不希望將來再見面時,讓他看到自己不幸福的樣子。

「嗯......希望如此。」擎瀅點了點頭,而後嘆了一口氣。

他真的該來祈龍皇朝這一邊麼?如果當時沒有答應皇叔們來此處,夜澄和栩泉或許就會很幸福的在一起吧?他來這一趟盡到了自己的責任了麼?他不知道......

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又在想東想西了,夜澄嘆了一口氣,「你做的很好,不用質疑自己的能力……」看著四周無人,他吻上了擎瀅,這次不再是淺淺的吻,而是深吻。

擎瀅冷不防地被吻上,雖然怕有人來而想推開夜澄,卻是覺得身心疲憊,似乎也沒了力量,便任由夜澄吻著,沒有任何動作。

夜澄則是希望能讓擎的腦袋能停止思考一會,所以在試探之後又繼續深吻著他,直到他沒有力氣為止。

擎瀅喘著氣,渾身無力地癱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確實是如同夜澄所想的,他暫時停止了思考。

夜微微笑著,要人去傳喚一些糕點和茶來,並且詢問著禮部的工作狀況,讓擎靜靜的坐在那邊休息,他知道現在擎肯定非常的累,所以也打算接下他的工作。

過了一會兒,擎瀅休息完畢,便又立即投入工作,不想讓夜澄因為幫忙自己而擔誤了其他的國家大事。

暗處一道人影因為看到他們平安無事而悄然離去,只留下微微動的樹葉。

擎瀅似乎察覺到有人,反射性地望向人影先前所在的位置,卻是晚了一步,沒有發現什麼。

「不愧是我訓練出來的,還是如此的敏銳。」屋頂上,男子微微笑著,笑的很欣慰,眼神中則是有了些寵溺,「不過居然會被你討厭……真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難過啊!」

擎瀅則是有些疑惑,他有感覺到有人的氣息,但是卻不知道對方躲在哪裡,而且對方看來也沒有殺意,不知道是來做什麼的?

夜見他似乎在想什麼,於是便走了過去,「還在在乎方才的事麼?」

「不是,我覺得好像有人在......」擎瀅說著,同時突然感受到一陣難過以及懷念的感覺,不知道為什麼。

「是這樣麼,要不要讓人去找找看,也許是刺客。」夜微微笑著,看了小擎的表情後隨即蹙起眉,將他攬進懷裡。

「哎呀,看來好像是被發現了呢,那便不能再留在這了。」說罷,他隨即消失了,連一點氣息也沒留下來。

「不是刺客......好像離開了。」擎瀅輕聲說著,突然想起上次捉走夜澄的那個他討厭的怪人。

「那就好,我剛剛看你的表情似乎對此人相當懷念。」夜坐了下來繼續看著公文。

「我也不知道......」擎瀅苦笑地搖了搖頭,隨後又繼續低頭工作。

「過幾日我會出門一趟,皇宮的早朝會暫停幾天。」

「這樣呀?我知道了,晚些時候我會將此事告知給各部大臣。」擎瀅回答著,大概聽聞去年的這個時候發生的事情,所以也知道夜澄想去的地方是哪兒。

「麻煩擎了。」夜微笑著,將手上的考生名單都統一歸類了,「這是今年的科舉考生名單,已經都整理好了,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就叫曜沁拿來給我。」

「嗯......不過微臣也想回去赫連一趟......呃,還是等到您回來再回去好了,否則曜沁他們會很辛苦。」擎瀅苦笑回道。

「不要緊的,這也正好是考驗其他大臣能力的時候,免得他們怪我都不把重要的事交予他們。」夜微笑的晃晃黑兔耳。

思考了一下,擎瀅還是搖頭道:「不......這樣還是不太妥當,微臣還是等您回來再去好了。」

「也好,那就這樣了。」也該讓逸翔做點事了,否則他懷疑逸翔都快變懶豬了。
擎瀅點點頭,應了一聲,而後才又繼續著手邊的工作。

想了想之後他便起身,跟擎說他要去找一下逸翔,便抱著一堆奏摺走了。

而擎瀅則是繼續著自己的工作,等到完成後,才去看看曜沁那邊的情形。

夜澄找到逸翔時,他正在賭坊裡賭博,憑著遺傳自他爹的好運氣,所以贏了不少,不過在這個地方找到逸翔,也讓夜澄皺著眉。

「你在這裡做什麼!」夜澄皺著眉問著,臉上的笑容全都沒了。

「賭博啊!」回答的倒是很理直氣壯,「跟你說喔,我今天贏了不少,呵呵,這些錢可以寄回去給爹用,真是太好了!」

「你領的薪俸不夠你花麼?」夜澄眉皺著更緊了,因為他並不是很喜歡這種地方,而逸翔才十一歲,居然已經懂得到賭場來了,這也讓他很汗顏。

「光吃就不夠了!」逸翔說完,又擲了骰子,等骰子滾完後,他又贏了,這讓夜澄完全看不下去,把一堆奏摺丟給他,便拉著他走出了賭坊。

「小夜你今天吃錯藥啦?還是心情不好,只是上個賭場幹嘛這麼兇?」

「你先算算看你今年幾歲吧!」夜澄汗顏著,他這一輩子都還沒去過那裡,就連青樓也甚少去過,逸翔居然小小年紀就跑去,真是讓他無言透了。

「嗯嗯……十一歲。」有點自知理虧,逸翔沒有再說什麼,抱著奏摺就要跟夜澄回宮,因為年紀太小他並沒有自己的府邸,現在暫住在皇宮。

回到皇宮後夜便去書房了,而逸翔也抱著奏摺去御花園看了。

此時擎瀅也離開禮部,忙碌了許久,他準備要好好休息一下了。

就在他離開禮部的同時,有道黑影一直跟著他,但卻讓他無法補捉到。

見狀,他特意走到沒有其他人在的地方,而後停下腳步,道:「是誰跟著我?出來吧!」

不過人卻沒有出來,反而離他更遠。 

60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