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狀,他運起輕功,試著朝有氣息的地方追去。

不過那人的氣息卻相當微弱,讓他好幾次都補捉不到,也因此有幾次差點跟丟。

然而追了許久,距離卻彷彿沒有縮短。擎瀅一回神,這才發現他早就離開了皇宮,在附近的山林了。

那人就在附近,他知道,也因此懷念的感覺越來越深,越來越想見到那個人,可是隨即,他又感覺不到那人的氣息了。

思此,他發洩地手握拳,隨後將一旁的樹木給擊個粉碎。

『哎呀,變的不可愛了,居然隨便弄斷樹木,樹木爺爺會哭的呢。』

擎瀅當然聽不見那人心裡的話,只是感覺很氣,明明對方就在附近,卻不肯現身,而自己的力量也不足以捉住對方。

微微笑著,那人隨即縱身躍到他身後站立。

見狀,擎瀅毫不猶豫地立刻迴過身去。

玄晁均一臉微笑著看著他,眼中的寵溺與當初抓走夜時的笑裡藏刀截然不同,此時的他是真心在笑,只是笑中又帶了點無奈。

「......我認識你?」看他那樣的表情,擎瀅問著,他的意思自然不是指夜澄被捉的時候。

「你忘了便是不認識,你記得便是認識。」回了一個很玄的答案給他,他繼續笑著。

聽他這麼說,擎瀅便知道他們應該是認識的,只是他自己完全記不得了。然而他為什麼會遺忘他呢?擎瀅怎麼也想不起來。

玄晁均一把抱住他的腰,將他舉了起來,「你變重了,也對,都長這麼大了……」

『......是我小時候認識的人麼?』擎瀅在內心如此想著,努力回憶過去的事。

「好了,以後別再追著我跑了,我若不想見你,你是永遠也追不上我的。」將人放下來,轉身欲要離開。

「等等!你究竟是誰?為什麼我在你身上感覺到很懷念的味道?」擎瀅問著,深手拉住了玄晁均。

「這個對你來說很重要麼?」玄晁均沒有回答,只是反問著,而後身影隨即消失。

「等等!你不要走!回答我的問題啊!」擎瀅大聲地喚道,卻是捉不著人。

『既然已經忘了,那就不要想起來吧,回去找小夜,那才是你的歸屬。』森林中飄盪著這句話,人卻已經不知道在哪兒了。

擎瀅蹙起劍眉,對此感到相當不滿,同時也氣自己的力量不足,無法讓那人說出來。

玄晁均其實並沒有走遠,只是製造出那種假象,微微嘆了一口氣,「我就知道會變成這樣,但是當初還是選擇帶走你,只不過你跟我畢竟沒有太深的緣份,而在我身邊也無法得到幸福,畢竟,還是那句老話啊。」

──…你命定之人並不是我,而我卻在那段時間中,喜歡上小小的你,這是錯誤的。

擎瀅聽不見他的話,以為他已經離開,只得往皇宮的方向走去,準備回宮。

他的內心依舊充滿著疑惑與不快,想知道在他腦中不記得的地方,到底留有什麼?

當他回宮時,夜正好在沐浴,頭趴在木桶上,昏昏欲睡,看來忙了一天他真的很累。

因為方才使用輕功去追人,因此他也決定清洗一番,決定去浴殿清洗,一邊也好奇著為什麼夜澄要泡在水桶裡而不讓人準備沐浴?

夜澄看到他在附近,醒了過來,「擎忙完了麼?辛苦了……」

「不......我也去清洗一下。」擎瀅說著,接著便要人準備沐浴。

「對了,既然要沐浴,要不要一塊洗?」夜挪了個位置給擎。
「不了,桶子太擠,擠不下我們。」擎瀅苦笑道,便準備離開房間。

『好久沒有捉弄小擎了呢,等一下來捉弄一下好了。』夜晃了晃兔耳,隨即起身更衣了。

而擎瀅則是離開房間,很快地便去清洗了。

當他出來時,夜已經命人在涼亭裡準備了宵夜,而後將人都喚離開後,他則是偷偷跑回房間,變成了女子的模樣,一邊晃著兔耳走出去。

只是,擎瀅一心記掛著方才的事,並沒有注意到夜澄,而是神情沮喪地由夜澄旁邊走過去,似乎根本是將他當成是一般宮女,或者根本就沒發現有人也不一定。

也因此這讓小夜非常沮喪,心裡想著擎是不是不喜歡他了,嘆了一口氣,一個人獨自把宵夜吃完以後,便回寢宮去了。

擎瀅並沒有發現夜澄的沮喪,只是早早地回房,準備就寢,想讓自己的身心都放鬆一下,好好休息。

夜澄整晚都沒睡,只是一邊收拾著行囊,一邊看著窗外,「如果擎不喜歡我,那我……」嘆了一口氣,他將行囊放在一邊。

明日到飄恆那探點消息吧,或許會有有關於反叛者的相關消息,以及擎一直很在意的那個人的消息,雖然他並不記得是誰。

第二天一早,擎瀅便又開始工作,看起來精神好了許多,和昨晚不同。

夜則是上完早朝便出門去了,走到東宇飄鴻常待之處,卻未看到原本應該在那邊的人,心想或許他到哪去收集情報了,於是便往回走著。心想回來再找應該也一樣,只是要附近的小哥幫忙留意陌生之人,而後便返宮了。

返宮後,他發現他的行囊中的錢財、武器、乾糧、便裝、藥品等等的已經有人幫他準備好了,很整齊地放在他的床上,幾乎一應俱全。

「大概只有擎才會這麼細心吧。」夜微笑著,拿起了那些東西,心中對於突然出現的人的不安才稍微減低了一些,想著離開前再去禮部一趟,謝過擎之後再離去。

此時擎瀅正埋首於工作中,因為文試的時間近了,所以很忙碌,而且在文試結束後,還有武試要進行,因此他有時也會跟兵部做些連絡,詢問他們是否需要幫助。

就在這時夜走了進來,看他在工作便靜靜的站了一會,並沒有吵他。等過了一陣子,當他的工作到一個段落之後,擎才抬頭看著他。

「皇上?」擎瀅露出訝異的神情,因為附近有其他人,所以他一邊對夜澄作了一揖,一邊又問道:「怎麼不喚微臣一聲?」

「看你在忙所以不好意思喚你,我進來時也沒要他們通知。」他微微笑著,而後將一塊玉珮交給他,「這個你現在應該肯收下了吧?擎?」

「這個......無功不受祿,恕微臣無法輕易接受。」擎瀅苦笑地說著,又道:「但微臣很高興皇上如此看重微臣。」

夜微微笑著,搖了搖頭,「不要緊的,不管多少次,我都會把這個交到你手上,只是時間遲早的問題而已。」

「嗯......」擎瀅輕輕應了一聲,對於這話沒有做更多的回應,因為有其他人在場並不適合,而且其實只要夜澄信任他、重視他就很足夠了。

「那麼我先走了。」夜說著,叮嚀大家不要太累,早點歇息後,他便帶著行囊,往草原的方向前去了。

而眾人則是繼續的工作,努力地做著該做的事。

過了幾天他終於到達了目的地,將馬綁在一顆樹下任牠去吃草後他走向這裡唯一的一間屋子,打了開來。一年多沒來了,這裡果然長了不少蜘蛛網,而且還灰塵滿天飛,搞的他一陣不適猛咳嗽……

有氣喘的他最不適合這種環境了,所以他只好盡快將室內打掃乾淨,並且考慮下次要請人定時來打掃,否則實在是太難受了。

這一年來他一直不想來此處,因為這裡曾經是他最快樂的地方,但跟承天在一起,他每天都戰戰兢兢的,深怕一個不注意,他會離開他。也不想惹他生氣,所以在很多地方都遷就著他,但即使如此,他還是相當快樂,而且在知道承天最多只能再活十年後,他更是保握能與他相處的時間……

在他死去後他不想回來這裡的原因是……這樣,他心目中的承天,至少是還活著的,他並不想認清承已經離開他的事實……

但,這次回來,是他想向他告誡,並請求原諒的時候,因為他愛上了擎……

「承天應該會很想把我揍扁吧……」夜苦笑的自言自語,無奈的嘆氣。

將衣櫥內的衣服都拿出去曬之後,他才改走往附近的寺廟,走到承天的墳墓前膜拜,因為他一直有請人打掃,所以墳墓相當的乾淨,只是此時的他並沒有心情看哪裡有髒的地方,只是靜靜的看著墓,而後手撫著墓,神情悲傷……

「對不起,承,這一年來都沒有來看你,相必你非常寂寞吧……」夜低著頭說著,手依舊撫在墓碑上。

「因為我一直不想認清你已經離開我的事實,所以才……我想你應該會相當生氣吧?」

『囉嗦一大堆幹麻?沒有先來掃墓去掃什麼房子,我又不住那!也沒有帶來水果和鮮花以及紙錢,這還叫掃墓麼?』

由墓中突然出現了一團白白的東西,而後漸漸幻化成人形,呈現半透明的樣子。雖然並不相當清晰,然而夜澄已能清楚辨識出這便是他以前最深愛的人。

「……我不是有讓人每天送來麼。」那些東西他都交代給住持,以及這裡的小沙彌打點,一時之前倒也完全忘了,說著說著,他的眼淚就掉下來了。

『你讓人送的跟你送的又不一樣!哭什麼?都幾歲了還哭?難不成你現在還會尿床?』

承--赫連承天確實是在安慰他,不過他的安慰一點也不溫柔就是了。

「……承天笨哥哥還是一樣不坦率,連死了都一個德性。」夜看到承魂這麼有精神,不禁笑了,「抱歉,我我等一下再去買鮮花和蔬果來祭拜……」

『哼哼!矮冬瓜好像高了一點?還有你袖袋你的那隻是什麼?白豬麼?』承天如此問著,臉上還是沒有太多表情。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