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白虎劍的靈。」把牠捉出來,微微笑著,「那個,承天,我有事想跟你說……」

『什麼?有愛人了?在哪裡?沒跟著一起來?真沒禮貌!武藝和人品怎麼樣?太糟糕我就附在人身上痛扁他!』承天不愧是見過世面的人,對事物的察覺非常敏銳。

「……你一次問了這麼多問題,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夜苦笑著,「他現在還在祈龍國,因為科舉快到了,所以並沒有跟著我出來,武藝麼……目前看來應該是比我好吧?至於人品,應該比承哥哥好……」說完他還吐了吐舌,晃著兔耳。

『......小鬼你現在還會頂嘴啊?』承天不悅地敲了夜澄的頭,只是因為一人一鬼,所以敲不著,倒是不小心敲到了那隻白虎神獸。

「嘻嘻,我已經壓抑太久了嘛,所以當然要趁這個時候好好的說說……」夜繼續晃著兔耳,而白虎神獸則是飄上前,「你可以附在我身上,有半個時辰的時間可以變成人型,時間一過就會變回白虎的樣子,一天只有一次。」

『好啊!沒想到你這頭肥肥胖胖、五短身材的白豬還挺方便的!』承天說著,一邊附到了牠的身上,嘴巴毫不留情。

白虎神獸皺著眉,有點後悔讓他進入自己體內。

不過已經來不及了,特別承天一旦得手,就很難讓他離開。

夜靜靜的在一旁看著,也趁這個時候稍微清理一下墓碑,而後才站了起來,「承天你會怪我麼……」

『怪你幹麻?我又沒要你守活寡!就算改成你死我活,我也沒必要一直獨身!』他的安慰方式還是一樣的完全不體貼。

「你就坦率一點說你不在意不就好了麼。」夜笑的說著,一樣頂回去。

『哼哼!我高興怎麼說就怎麼說,你管那麼多?』不悅不悅,冒青筋。

「但是,我就是喜歡承哥哥不坦率這點啊……」笑著,「這樣的承哥哥……」很可愛呢,只是後面這句話絕對不能說出來。

『囉嗦啊?現在你要到哪裡去?只有來掃墓麼?』承天問著,從白虎靈獸身體中發出聲音。
「回去收衣服,整理家裡,還有到處逛逛。」夜微笑的說著,看來真的是沒什麼目的。

『收衣服?』有點無言......

「我剛出來時才剛把以前快發霉的衣服拿出去曬……」夜倒是一點都不覺得什麼,因為太習慣了。

『......我看你也快發霉了吧?』整個很無言,想著這小子是來幹麻的?

「呃……也許也快了也說不定。」他想只要他靜靜的在這裡待上一段時間,擎應該會往赫連去,而自己也可以順道去,或者他也可以先到赫連去等擎,只是祈龍國的科舉……

『對了,事實上我也認識一個女鬼,你要不要見見她?』承天如此問道,當然不僅只於字面上的意思。

「呃……好啊。」夜點了點頭,不過心裡卻酸酸的,甩了甩頭之後,「如果不是好女鬼的話……」唔,那又該怎麼辦呢,只好確兩鬼分開吧?

『嗯,那我去叫她。』承天如此說著,和白虎靈獸一起飄到旁邊的某個墓。

而夜澄則是將屋內收拾了一下,畢竟等一下家裡有鬼客人要來,可不能太隨便。

過了一會兒,白虎靈獸和承天以及一名女鬼飄到屋內,並且飄到夜澄面前。

夜澄暗暗審視著女鬼,做了一揖,道了聲你好。

女鬼也是微笑著,優雅的做了一揖,「承生前萌您照顧,真的很感激。」

而承天則是飄到椅子上面去坐著,看著兩人聊天,沒有多說什麼。

雖然看起來很平靜的聊天,但女鬼似乎不怎麼喜歡承生前跟夜的關係,也因此多次出言挑釁,不過都被小夜的微笑和不卑不亢的語氣給說的無法反擊。

兩人針鋒相對的情況承天都看在眼裡,但還是一樣沒有多說什麼,畢竟他之後也會這般審視夜澄的新情人,而不會輕易留情,也不會對對方放水。

女鬼在跟夜聊了一會後,飄到承的身邊,『承,小夜雖然是不錯的人,可是我還是不喜歡他。』

『你當然不喜歡他,就同我不可能會喜歡他的新情人是一樣的道理。』承天淡淡地說著,做了很客觀的分析。

『不不,因為我怎麼激他他都沒什麼反應。』女鬼──晴鴛說著,語氣帶了一點玩味和無奈。

『你還真閒......』承天有點無言地說著,想著之後自己一定要試試夜澄情人的武藝。他死後武功又回來了,所以可以測試別人。

夜澄對於兩人的對話和親暱有點傻眼,畢竟承可是很少這麼直率的反應的,就如同方才他也是一邊說著反話,一邊安慰他一般。

不過對於夜澄與晴鴛,事實上都跟承天對待他人那般冷淡不理會的態度大有不同,他對兩人的態度都是他們專有的「特別」。

『我是還蠻閒的沒錯,可惜現在沒辦法彈琴,也沒辦法下棋,那不然我真的很想跟小夜比比看呢。』晴鴛說著,而後看向小夜。

「如果有機會的話,我們再比試一場。」夜微笑的說著,而後泡了一壺茶,燒了柱香,讓晴鴛可以喝到。

『棋是可以比......你指位置給他下不就得了?』承天說著,判斷較有難度的是比琴,除非白虎靈獸願意出借牠的身體。

『這倒也是。』晴鴛點了點頭,轉即看向承住的白虎神獸,「還是你先退出來,讓我進去?」

看他們似乎已經決定,小夜便去翻很久沒使用過的棋子和棋盤,略為擦過後,才擱置在桌子上。

承天表示無所謂,便先飄離了白虎的身體,讓給晴鴛。

於是晴鴛便住進了白虎神獸的身體,而後身體慢慢變化成生前的模樣,不久之後一名黑髮女子,便活生生的出現在他們面前。

接著,她和夜澄便開始比琴棋,承天則是在一旁觀看。

夜澄的琴棋書畫全都是名師承天教出來的,所以自然是完全沒問題,只是他平常很少碰書畫以外的其他兩項,所以一開始則是被晴鴛殺的極慘,直到後來才慢慢的跟晴鴛打成了平手。

之後他們又比了琴,在這方面是晴鴛最拿手的,所以自然是穩操勝算,不過夜雖然琴藝有一定水準,不過就是無法彈出像晴鴛那種感覺,於是他一時興起,臨時將樂音改成自己較擅長的音色,曲目也改成自己自創的曲子,這才稍微贏了晴鴛。

也因此,兩人到最後比試都算是各有千秋,難分軒輊,也都極有自己的特色。

「呵呵,各有特色呢……」晴鴛似乎很滿足,她已經很久沒有這麼痛快的碰自己喜歡的事物了。而聽夜澄彈琴真的是一大享受,她做夢也沒想到夜澄在這方面極有天份。

承天倒還是面無表情,對於兩人也沒有多加稱讚,看起來跟平常還是沒有兩樣。

兩人見他沒什麼反應,於是便自己聊了起來,這次他們真的是對對方心服口服,於是話題很快就聊開來了。

只是煞風景的總是在美好的時候跑出來,只間不遠處傳來了馬的哀嚎聲,等夜澄過去察看時馬已經倒地身亡,看了看四周,那人似乎已經離去,只是把他的馬殺了的,究竟是誰?

當然,夜澄只得先過去一看才能知曉。而另外,事實上承天與晴鴛是魂魄,想追到對方自然是不成問題。

對方蒙著臉,臉上有一道刀疤,此時的他似乎能看到他們,轉過身瞪著他們。

不過承天自然是不會怕他,也立刻回瞪過去,想著這人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隨後追過來的夜澄便是看到他們僵持著,誰也不先動,對方身上充滿著殺氣,可惜他奈何不了鬼魂。

這時承天要晴鴛先出來,而後開始與殺手周旋了起來,那殺手似乎不簡單,不但連承天都很難近他的身,還趁機往夜澄的方向攻過去,二對一也不怎麼吃力。

沒辦法,夜澄和承天只好認真的對付此人,最後那個人因為不敵二打一,總算落敗,被承給捉了起來。

而這時在祈龍國的擎則是收到從赫連來的急件,表示有緊急的事希望他能回去一趟,他接到信件後連忙收拾行李,而乘風剛好來找他,也跟著他一道去了。

另一方面,擎瀅和曜沁在禮部的工作還持續在進行中,擎瀅雖然想回赫連一趟,但是因為夜澄不在,而且文試的事有點多,所以遲遲無法回去。

而這時擎收到從赫連來的急件,表示有緊急的事希望他能回去一趟,他接到信件後連忙放下手中的工作,跟曜沁說了一聲後便回宮準備了。

不管怎麼說,那都是他的故鄉,他不可能放著不理。而且,他也還有事情必須解決,他跟那一個過去曾和墮落的自己交換約定的人,要將一切給解決。

這時戚乘風剛好來找他,得知後便二話不說,收拾了一下,並且留了封信給夜澄後便離去了。

也因此,祈龍國的狀況又開始有一些不穩定,只是祥淩他們也得知會發生這樣的事,所以捎信要逸翔過去幫忙。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