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因此,無奈之下騰熙只好帶著女兒一同前去,當然還先安撫了王妃好段時間。

一整天的行駛都只能在馬上或馬車上度過,讓彩歌覺得有點無聊,便拿起了包袱中的書慢慢看著,累了就乾脆睡著了。

一旁的鱗漓苦笑著,感覺自己好像變成照顧孩子的奶娘,將一條薄被蓋在她身上。

而乘風並沒有同他們一同在馬車上,是自己在外頭騎著馬,以便隨時做指揮,應變外來的危險。

巫族方面似乎不打算對他們這次的出使做任何反應,因為這是預料中的事,而對方的人馬也比想像中少很多,更讓他們意外的是裡面居然還有小孩?

而逃跑中的淮南郡王趙疾燁,自然也聽到了他們出使的消息。雖然自己已經沒權沒勢了,但他還是想報仇,所以打算從中破壞他們與巫族的情誼。

他們並不知道這件事,馬車還是繼續前進著。只有玄晁均微微皺了皺眉,不過他的任務裡只是保護眾人的安危,至於祈龍和巫族的情誼並不在他負責的範圍之內,所以閒來無事,他只是盯著乘風看著。

每當察覺到他的目光,乘風就會很汗顏地找「遮蔽物」,畢竟一直被人盯著看的感覺很不舒服,更何況對方還跟他一樣是個男人。

不過玄晁均似乎並未察覺到乘風的『不好意思』,仍是繼續觀察著他,看到連遠遠跟在後面的雲縈桑都有點汗顏。

幸好玄晁均沒連人家解手或是清洗都一直看,否則眾人就會很無言了。

這天晚上,因為離城鎮有段距離,只好在野地裡過夜,鱗漓和彩歌都很興奮,因為他們長這麼大還沒在野外過夜,所以都一臉好奇,還幫忙紮營。

而乘風則是留意著一些相關問題,以及巫族的情報,免得弄的全軍覆沒,那可就傷害大了。

這時鱗漓走了進來,「乘風大哥,夜深了別看了,巫族至今都沒有什麼動作,所以我想該提防的不是他們。」

「我知道,所以我不只讓人打探巫族的事,還有他們周遭的其他消息。」乘風淡淡的說著,因為背對著光,所以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就算會出了什麼事也不是你一個人的責任,不要想太多。」鱗漓走到他身後,輕輕的說著。

乘風點點頭,回道:「嗯,小王爺快去休息吧,接下來可還有好幾天的路要趕。」

「要我留下來陪你嗎?」鱗漓微微笑的問著。
「不用了,小王爺還是快休息吧,接下來可累著呢!」

「那麼晚安了,乘風大哥早點睡,不要想太多,累壞了我可不照顧你喔。」

「嗯,小王爺晚安。」乘風微笑道,目送鱗漓離開。

鱗漓走出去後,並沒有進去他的御帳裡休息,而是走到森林的深處,打算去那邊洗一下澡,順便發呆。

不過有士兵為了他的安全著想,所以請他回去軍帳裡休息,並不讓他自由到森林去。

鱗漓沒辦法,只好回軍帳裡休息,不過不清楚巫族會採取什麼行動,他也煩憂的睡不著覺,只好拿著棋子在軍帳裡面玩著,玩到睡的著為止。

遠樹的樹上雲縈桑一個人站在樹上,觀察著遠方的動靜,這時玄晁均拗到他面前,「不去睡嗎?」

「不了,玄公子先行休息吧。」

「我不用睡也無所謂。」他是仙人不是人,一晚不睡對他來說並無差別。

同一時間,乘風接到了赫連七王爺,也就是擎瀅的胞弟、鱗漓兄長來的信,信中表示赫連不太放心鱗漓,所以討論過後決定由他來管好鱗漓,不讓鱗漓再隨意行動。信內也寫出了他大概會在哪個地方、於幾天後同他們會合。

當然隔日鱗漓也接到了兄長要來管他的消息,心裡汗顏的,他就長的這麼不牢靠嗎?不過既然兄長要來,那也沒辦法,他大概也可以想像皇兄為什麼會來這的原因,可是……嗚……他還是比較希望凜悠能親自來管他啊。

然而,在昨夜那名阻止鱗漓獨自到森林去的士兵的想法裡,確實是覺得鱗漓需要有人好好看管住,否則大概一下子便會成為敵人的俘虜,用來威脅他們,成為最大的絆腳石。

相較之下,彩歌倒是從頭到尾都安安份份的待在自己的小軍帳內,因為明白自己力量不足,比鱗漓堂哥還要讓人擔心,所以也不願意做出會讓人為難的事,履行出發前的承諾乖乖的待著。

也因此,彩歌較為受到大家歡迎,而看管鱗漓就變成士兵們不喜歡的事情之一。畢竟,鱗漓是個身份尊貴的小王爺,萬一出了事情他們負擔不了,他要任性的話他們也沒辦法強力阻止,著實為難......

不過鱗漓也沒去理會守衛是怎麼想的,在傍晚時問過乘風大哥什麼時候要繼續起程之後又回到他的軍帳,而後進軍帳前看著那些侍衛嘆氣。

其實那些侍衛看到他也極想嘆大氣,可惜不行,否則一不小心惹火了這位小王爺,他們身亡事小,波及親友事大啊!

「唉唉,我怎麼這麼衰,人家說是一失足成千古恨,我是一夜任性成千古恨啊!」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他又開始發起呆來。

就在這時外面起了一陣騷動,來人大概有六、七名,個個身穿黑衣黑褲,大白天的就來闖軍帳,目的什麼的還不知道,但肯定是跟巫族有關。

當然,侍衛不可能任他們如此囂張,立即圍了一群人上去將他們包圍,同時也大聲詢問他們的身份和來意。另外,自然也有人去通知較高層這件事。

「來意……自然是殺了這裡的人。」其中一人冷笑的說著,聽那個語氣似乎不像巫族國王的旨意,似乎有另一派在暗中做耿。

「喔?是懷南郡王派你們來的?」士兵中間有人發出這般疑問聲,顯然也不覺得他們會是巫族的人,反倒是像其他來破壞的。

「呵,多說無益,看劍。」其中一個比較書卷氣的人禮貌性的說著,說完便當先衝了上去。不過在還沒打到那個士兵之前就被一顆棋子打落了劍。不過四周卻沒有看到鱗漓的人影。

「呦?怎麼手軟啦?看你長得細皮嫩肉的,果真是拿不動什麼武器啊?」另一名看來色瞇瞇的士兵如此對那敵人問道,帶有調戲意味。

「明明是你們的人……」那人不堪被調戲,一腳將地上的劍拾起,不過同樣的又被一顆棋子打落。

「這麼柔弱,就讓哥哥們好好照顧你如何?」那名士兵問道,其他有幾名同僚也哈哈大笑起來。

「……」那人氣的揮舞另一把長劍,一瞬間殺到了那些士兵的身後,這次棋子並沒有再出現,似乎鱗漓自己也認為那些士兵的話有辱祈龍國軍威,所以不願再動手。

然而沒想到那群士兵嘴巴雖不乾淨,身手卻是個個不凡,顯然是挑選過的,並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對付。而且那人氣極,失去冷靜,動作反而不似平日那般流利。

不過在數十招之後,他還是成功的斬殺了一兩個士兵,不過他並沒有察覺那些士兵其實只是假死,因為他們個個都練成了閉氣功,只是那人面前的敵人太多,無法察覺。

最後的結果便是他上當了,反倒是成為籠中鳥,和其他同伴們被五花大綁的圍在中央,還被吃了好幾下豆腐。當然,他們也點了穴防止這些人自殺。

那人看著他們的髒手居然敢碰他,氣的七竅生煙,無奈被人綁住,什麼事也做不得,就連咬舌自盡也做不到。

不過他們似乎沒發現,祈龍彩歌似乎不在軍帳之中。

此時乘風等人也來了,來看事情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以及審問對方的真實身份。

就在這時,一名守著彩歌的侍衛慌忙的走了過來,「大人,騰熙王爺和彩歌姑娘不見了!」

「不必擔心,雲大人早已帶著他們還有幾個人先去接赫連的使者了。」乘風說著,之所以沒讓士兵們知道,也是怕有這種突如其來的攻擊。

「那這些人該怎麼處治?」其中一個侍衛問著。

「等審問過後再帶下去關好。」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