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爾斯一早自旅館的屋頂中爬了起來,兩手張開伸了個懶腰之後,發現……=口=他他他他居然穿著女裝!女裝!是哪個王八蛋趁他睡著時讓他穿了女裝!再低頭審視一下自己,媽呀呀呀呀!!!他變成女的了!

再往旁邊一看,他家的小豹幻雷,不知道什麼時候變成了……一個蘿莉!!這是什麼,為什麼他家的幻雷會變成蘿莉!要變也是變正太啊!牠是公的!!公的啦!!

兩隻手垂了下去,抱著他家的幻雷,躍下了屋頂,他想著他該怎麼辦!該不會要一直這樣……過下去吧!胸前那兩團肉球真的快要重死了!害他雙手都無力的舉不起來!

(旁白:)如果他有發現自己現在穿的是一件白色的禮服,頭上戴的是一頂花式圓頂帽子,腳上穿著約七公分高的高跟鞋的話,就不應該這樣雙手垂了下來,一點都不淑女的樣子。

不過他本人似乎沒有自覺,也因此路人現在都在看著一個美麗、高貴又不優雅的小姐,垂著兩隻手,手上抱著一隻……應該是貓吧?路人想著,而後在街上似乎有氣無力的到處張望。

就在這時,剛從旅館出來的伊維兒和炎剛好看到了他……當然,他們是不認得女性的維爾斯的,只見炎手上不知道哪裡來的一朵紅玫瑰,瞬間跑到維爾斯面前,「這位美麗的小姐,你看起來很沒有精神呢!要不要到那邊坐下來,跟我聊聊,搞不好會變的……符合你形象的樣子呢!」

「炎大哥……這個人我好像在哪裡看過耶?」不過她一時有想不起來。

「小伊維兒你在說什麼呀!像這麼美麗高貴……又不優雅的小姐可是讓人非常印象深刻的,如果是我看一次絕對不會忘記!」

「那是因為炎大哥你沒看過吧?」可是她到底是在哪兒看到的呢?

就在這時,維爾斯已經走遠了,遇到他們就表示會遇到綾雪小姐!!他不要呀呀呀呀,他不要被綾雪小姐看到他這個樣子。

也因此他越走越陰暗,最終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被人帶到旅館的,但當他看到伊萊斯時,只見他還羞怯的紅了臉,低著頭繼續躺在床上裝病!

伊萊斯看到了他,思索了一下,微笑的問著,「一隻精靈?」

「是呀!我是精靈,你好你好。」維爾斯故意逼近伊萊斯笑的很妖豔。

「你是……那隻精靈的姐姐?還是妹妹?」

「都不是。」維爾斯說著說著又垂下了肩膀,有氣無力的靠坐在椅子上。

「其實是姐姐吧?」伊萊斯自己下了結論。

「不是喔。」

「那是媽媽?還是奶奶?」

維爾斯在心裡想著,『我才沒那麼老呢。」

就在這時,房門打了開來,伊維兒和綾雪走了進來,綾雪一見到他,就楞了一下,「你是……」

維爾斯好奇的看著綾雪,心想如果是自己的女神,或許看的出來他是誰。

「你好像是……小維的祖先是嗎?」綾雪不太確定的說著。

「其實她應該是假扮成維爾斯的女生樣吧!那兩顆肉球一定是假的,裡面其實是放了芭樂吧!」

『還芭樂汁咧。』維爾斯無奈的在心裡想著。默默的吐槽伊維兒,不過他是最接近答案的。

「管他,是真是假的試試看就知道囉!」不知道什麼時候進來的炎笑的說著。

「要怎麼試呀?」

「嗯……把他帶到另一個方間,讓綾雪小姐看看囉。」

「萬一他是維爾斯的話那不就……很危險?」

「你看他現在像你們說的那個精靈嗎?」

「呃……是不像。」

「如果你不放心的話……那就你和綾雪小姐到另一個房間去呀。」

『我覺得現在自己好像是鐵籠裡的魔獸,供人觀賞。』維爾斯維苦笑著,表情相當的無奈,如果自己再不招,搞不好等一下會發生更恐佈的事也說不定。

「不用試了啦!我就是維爾斯!」要他在兩個小姐面前脫衣服!那還不如要他去死了算了!打死他都不要,並不是因為怕人看,只怕那些小姐在知道真相之後會尷尬,再也不敢靠近他吧!!他才不要呢!

「好大喔……」綾雪臉紅的看著,似乎有點羨慕。

「我可以摸摸看嗎?」伊維兒兩眼發亮,看著那兩團肉。

這不禁讓維爾斯覺得自己似乎被伊維兒視姦般,感覺有點恐佈。

「男生為什麼會長胸部?」伊萊斯汗顏的看著,臉上的紅暈未褪。

「我哪知道!要是知道我就不用那麼苦惱了。」維爾斯不禁抱怒吼著,連他家的幻雷也嚇了一跳,「你們看連幻雷也變成蘿莉了!」

「啊,好可愛的小娃娃喔!」綾雪伸出手,在幻雷的臉皮上戳戳戳著,只見幻雷微笑著眼,臉上的豹紋似乎紅了紅,似乎有點不好意思。

「可惡的幻雷,不要因為有可愛的女孩子戳你的臉就不好意思!」

「吼嗚……」幻雷垂著豹耳看起來可憐兮兮的往綾雪懷裡縮。

「我有教你說過話吧!不要一直吼嗚吼嗚的!你如果不會說至少也要噫呀噫呀叫,這樣比較像人類的小孩。」

「吼……噫……噫呀……嗚……」

「算了……」維爾斯再度無力的嘆口氣。

「那個……我說……那裡該不會也……」伊萊斯汗顏的問著。

就在這時,維爾斯才發現這點最重要的一點。不禁迅速的跑出去,過了一會又更加死氣沉沉的走進來,「都……都變成女的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維爾斯在心裡自問著,首先應該先想想他昨天吃了什麼食物。昨天早上吃了一杯水和一塊麵包、中午吃了……一杯水和一隻烤雞、晚上吃了一串香蕉和幾顆草霉還有更晚的時候……好像有人給他吃了一顆藥丸,因為香蕉不新鮮導致他拉肚子。

看起來似乎沒有什麼特別的?有問題的大概只有香蕉和藥丸了。

但他……在睡熟之前明明一切都是正常的,怎麼會?等等,昨晚在夢中,似乎有人跟他說……想要恢復的話,就去求伊萊斯吻他!

打死他都不要!他才不要讓男人吻他!

也因此他頭上突然冒出了青筋,這也讓眾人感到很疑惑。

「維爾斯,你怎麼了嗎?」綾雪有些疑惑的問著。

「沒。」

「一定發生了什麼事了對不對?是不是想到變成這樣的原因了?」

「不是。」打死他都不會招的。

「我看是真的想到了他也不會說的啦。」炎雙手環胸微笑的看著戲。

「維爾斯如果想到變回原狀的辦法就說出來吧?」這樣感覺很怪異。

「沒有。」

「我猜這個方法一定很難以啟齒,所以維爾斯才不肯說。」海德茵想著。

「沒有。」對他來說的確是很困難很難說的一件事,而且他敢打包票,就算說了伊萊斯也不會答應。

還是當做沒發生這件事,睡一覺搞不好就會好了。維爾斯逃避現實的想著,走到房外,要了一間房倒頭就睡……

晚安,我的可怕的夢。
希望明天一早起來,一切會恢復原狀。

維爾斯媳了燈,抱著幻雷一會就睡著了。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