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時候,就算自己不願去做的事,也非去做不可。

這一切的原因只在於,身邊的親人,她無法反抗。

殺手的生崖是很苦的,每天一大早就要起來接受訓練,有時候她會怨嘆自己的爹娘為何如此早逝。但是怨並沒有用,她只有讓自己想辦法生存下去。原先還算疼自己的叔叔,在某天早上問她,願不願意成為他的殺手。

這讓我當場愣然。

當時的潯憶蕾,只有七歲,她傻傻的問著,「叔叔,殺手是什麼?」

「就是幫叔叔殺人,你殺一個人回來就會有獎勵,可以吃好吃的東西、玩好玩的東西,還可以出去讀書。」

「殺人!?那不是會讓人流很多血麼?我不要、不要不要,我討厭叔叔……」潯憶蕾一邊哭,一邊跑遠。

看著她遠離,那個人的嘴角出現了一抹殘酷的笑,「你會要的,我的姪女。」

後來,她真的被迫幫他殺人,因為只要她說不要一次,就會有一個跟她同年紀的孩子被虐殺。她哭喊的求他停止,可是那個人,已經喪心病狂了。

幾年過去了,她一直是他的例用工具。

直到遇到了他,赫連成汐。那個敢與命運反抗的男子。

她無法說出當時被他訓了一頓時的感受,只是他也同時點醒了她。

其實在她心裡,除了怨他。還是相當感激、欣賞他的。但那並非愛。

在那之後,她回到了北方,探查資料。找尋一切自己想要的,她告訴塞那太子,若要找出『那個人』的罪證,就幫她,把他調到外地去辦事。

果然,一切都進行的很順利。

但自己還是被迫著,但她的眼前已經出現了希望。

這件事過後,將會有許多人解脫,包括她、包括赫連鱗漓、祥淩、包括祈龍夜澄、包括柳亦龜以及成千上萬被牽扯進來的人。

潯憶蕾看著那些文件,微笑著。

天空很藍,而她也相信,自己的天空,總有一天也會那麼的藍。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