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待在附近的雷宇克羅聽完,聳了聳肩,輕道了一聲蛇蠍女之後便離開了。

雷宇克羅看著屋內的女子,他在這裡很久了,甚至在斐依和她的丈夫來之前,就已經在這裡。甚至在斐依的丈夫過世時,也是他安排他的喪禮的。那時的他,並沒有看到斐依太過激烈的情緒。曾經想過,要讓斐依在他的懷裡大哭一場。但……換來的卻是微笑。

記德當時她是這麼說的,『我真的不要緊,雷宇,我會努力的克服自己,遠離悲傷,相信他也不會想看到我哭泣。』

那樣的話,讓他動容。但是,斐依很明確的告訴了自己。

你不要愛上我喔,至少現在不可以。

所以,他一直在等待。默默的守護她。 

天色漸漸的西沉,雷宇克羅坐在樹上,他相信以他的能耐,女子縱然能察覺到他的存在,也無法動他分毫,所以他只是喝著手上的酒,一邊等待著,那名銀髮男子的到來。

或許對他來說,那個人將是他的威脅。

而女子──鴛,也非常清楚自己絕對打不過雷宇克羅。若平時,她並不會服輸,但這幾天,一連串的較勁下來,這代表她不但贏不了斐依。也贏不了雷宇克羅,他們一內一外,讓他們不但無法對外面的百姓動手,更加無法動到裡面的斐依。

她輸了。 

所以,她在這裡等,等的是最後一道籌瑪。當年她放了他,就是希望他能看自己。但誰知道,他就這樣,無聲無息的走了。莫非,他知道,自己也是那個團體裡的其中一員。也想要得到永恆的生命。

不,其實她一點都不喜歡永恆的生命。她要的,至始至終,都是他的注目。

由愛生恨很簡單。她無法容許別人不看她。就算她曾經對他做了很過份的事,但至少她釋出了善意,不是嗎?

鴛低垂下了頭,發現一隻『小鳥』從天空降落,落到了屋內。但那不是他,只是他的其中一個分身,所以她並不在意。

屋內的斐依看到了小小風,咦了一聲,開心的抱住了他。

她沒想到剛吃完麵,就有客人闖入了她家,而且完全沒有被擋住,就這樣的坐在她家的窗戶之上。小小風拍著翅膀,對她微微笑著。

一點都沒有風給人的冷漠感覺。

「噫呀。」小小風如實的將自己看到斐依安然無恙的情景傳達給風,而後吸著手指頭,飄了起來,落到了一旁的沙發之上,開始吃起了……斐依做給要給外面的那些人吃的『食物』。

誰知道他一吃,連帶往這邊飛過來的風都突然肚子痛了起來,風因為狂拉肚子而沒有在半夜的時候抵達。

導致鴛和雷宇都覺得他不會來了,雷宇暗暗的罵著冷血動物。而鴛則是冷笑著,笑他沒種。

風的魔力無法繼續維持小小風的能量,畢竟他現在拉肚子都來不及,怎麼有力氣維持魔力,所以當他不拉時癱平在路邊時,小小風也變成了羽毛。

斐依見狀,用魔法搶救著,但或許現在,在羽毛身上撒一點胃藥,會比魔力有效。畢竟小小風身體上的遭遇,可是會直接影響到風。而且是百分之百。所以撒一包胃藥也等於風吃了一包胃藥。

等風恢復時已經是隔天中午,而小小風也恢復了原狀。看到斐依似乎很難過,他飄了上去,用小小的手安慰她。

斐依在小小風身上哭著蹭著他,而小小風不知道為什麼,臉一陣紅暈,一副搞不清楚狀態的模樣。

而此時的風,也覺的自己的身體癢癢的,飛行的速度慢了下來,用手東抓西抓的。

當風到達斐依家門前時,已經是當天的下午。他看到鴛正準備離開,而且同時感覺到雷宇克羅正在樹上……睡午覺。

風看著鴛問道,「為什麼?」

「因為我討厭她,她什麼都沒做,就得到你的重視。」鴛看著他,用了束縛類的咒術,打算活捉風,可是卻對現在的風,一點影響力都沒有。

「我並沒有特別重視她。」風別開臉說著。

「你有,否則你為什麼要別開臉,為什麼你不敢正視我?為什麼,她與你只是初次見面,而我呢?在你身邊幾十年。」鴛有點歇斯底里的說著,「我呢?在你身邊幾十年,雖然一開始讓你非常非常的痛苦……」

風看著她,嘆了一口氣,「過去的事……我不想聽。」風頓了頓,「我離開時曾經留過一封信給你,那封信已經足已表達我的謝意,但我也同時告訴過你,我們不可能。」

「為什麼,你從來不試著委婉的拒絕別人。」鴛低下了頭……縱使知道不可能,但或許,或許他溫柔一點,他們現在不會鬧的這麼僵。

「多餘的溫柔,只會對彼此造成更深的傷害。」風苦笑的說著。

「你──」

「對不起。」風微微低下了頭,歉然苦笑的看著她。

「如果時間倒回,你沒有被抓,我們都還是青澀的年紀時,你會不會……」鴛緊抓著衣服,看著他,希望在這最後一刻,至少,讓她聽到想要聽的答案。

「時間無法重來,命運無法改變;就算生命可以重來,時間可以倒退,我想我們頂多只能當朋友。」

「……你真的一點都不浪漫。」

「浪漫離我始終很遙遠,現實才是我重視的。」

「再見了風,我不會再被嫉妒蒙蔽了雙眼,我會努力找到自己的幸福,雖然我現在還無法真心祝福你,但是,你確實擁有幸福的權利,雖然那個人肯定很……辛苦。」

看著鴛逐漸遠離的腳步,風苦笑著,淡淡的說了一句路上小心。而後便將頭轉向另一邊,雷宇克羅打瞌睡的那棵樹。

雷宇克羅並沒有做任何動作,只是繼續睡著午覺。

應該已經是晚覺了……

風無奈的搖了搖頭,走上前方敲著門。他必需再一次確定斐依是否無恙。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