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斐依開門時,風仔仔細細的從上看到下,確認她真的無恙之後,才真的鬆了一口氣,「對不起,把斐依小姐給捲進來了。」

「不要緊,不過那究竟是什麼回事呢?」斐依看著風,疑惑的問著,其實她並不覺的困擾,畢竟這樣的事情以前也曾經發生過,只是她認為有必要知道詳情。

「那個……」風看著斐依,低下了頭,如果可以的話,他實在不想讓斐依知道,他當年飽受凌虐的身心以及那些過程,對他來說,那些事情他一個人承擔就夠了,不用另一個人陪他難過。

因為他知道,就算斐依再堅強,心裡還是會覺得很難過。

對他來說,斐依就像一個聖潔的天使,他不想讓她感受到那些不愉快傷心的事。或許這只是他自己一個人的想法,但這個……

已經是他最大極限的『浪漫和溫柔』了。

「……有難言之隱嗎?沒關係,如果你不想說也可以不要說的。」斐依輕輕的拉住風的手微微笑著。

「嗯,謝謝你,等我做好心裡準備,我會告訴你們的。」風點了點頭,歉然的看著斐依。

「那要進來坐坐嗎?」斐依看著風問著,她覺得泡一壺熱茶給風喝,溫暖他的心是現在必需做的。

「我……嗯。」風點了點頭,拉了一天的肚子又不停的趕快來,他現在真的有點累了。正煩惱著不知道要上哪去休息。

不過……

風看著外面的樹上,看著還在打瞌睡的雷宇克羅,「那是小姐的朋友吧?」

「是啊,請等一下,我去喚醒他。」斐依說完便走了出去,看著在樹上的雷宇,,「雷宇,謝謝你,你要進來坐坐嗎?」

「……嗯。」雷宇從樹上跳了下來,輕播著她的頭髮,小聲的在她耳邊說著,「其實你不放心他,而且怕他出去若是發生了什麼事,才會詢問他要不要進去喝茶的吧?」

斐依微笑的點了點頭,這的確是一部份,在她的結界之中,不管任何人都進不來,如非是她願意的人。

「呵呵,可是你不怕他是壞人嗎?」雷宇看著斐依問著。

「不會的,風不會是壞人,那麼清澈的雙眼,隱含著孤寂與無奈,那樣的人不可能是壞人。」

「唉……算我認栽了。」雷宇克羅聳了聳肩,「我早知道你一定會這麼說。」

「呵呵……」

見他們有說有笑的親暱的樣子,風不知道為什麼有點不舒服,是因為吃壞肚子的關係嗎?否則為什麼會覺得有點酸酸的呢? 

「快點進來吧?我今天煮晚餐招待你們。」斐依微笑的說著。

雷宇克羅見自己喜歡的人要煮飯給自己吃,高興的不停晃著狗尾?跟著斐依進去了。而風卻還呆在門口,覺得那是他們兩個人的世界,自己不該闖入。

當兩人進入後才發現他沒有進來,斐依看著風,「風,快進來啊。」

「我不會打擾到你們嗎?」風低著頭問著。

「啊?」斐依疑惑的看著他。

「嗯……我想如果會打擾到的話,那早就打擾到囉,這種小事有什麼好在乎的呢?」雷宇克羅走了過去,將他拖進來,而後關上了門。

風點了點頭,走了進去,而後看著斐依煮飯。心下汗顏著,那是沙拉脫,不是沙拉油,還有那個是洗衣粉,不是麵粉。

而雷宇克羅則是窩在沙發上睡覺?連理都不理兩人。 

當傳來飯香味的時候,雷宇克羅才懶懶的從沙發上爬了起來。但他看到的確是……風穿著圍群,在端食物,而斐依則是窩在一旁跟小小風玩,眼神有些哀怨。

「現在是什麼回事?」雷宇克羅看著兩人好奇的問著,怎麼他才睡一覺,狀況卻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噢!還好沒三百六十度!

三百六十度的話搞不好他就完全沒有機會了,因為睡一覺就平白無故的落敗好像也太蠢了。

風看著雷宇,搖了搖頭,「沒什麼,倒是你跟斐依小姐認識很久了嗎?」

雷宇看著斐依和風,心想飯菜裡肯定有什麼,不過他並不在乎。點了點頭,「對呀,應該說有好幾世紀的交情了。」 

風點了點頭,將嵊餘的飯菜上桌,而後看向雷宇克羅,「如果喜歡一個人的話就要好好把握。」

「喂喂,我沒聽錯吧?我現在是你的情敵耶!哪有人鼓勵情敵的。」雷宇克羅抱著頭汗顏著,沒想到這傢伙不但沒當他是情敵,反而還鼓勵情敵。沒搞錯吧?


「我並沒有心胸寬大到那種程度,只是很佩服你罷了。」風看著他說著。

「……」

就連斐依也有些汗顏的看著風,不知道該做何反應。

而風則是看著他們,「可以吃飯了。」

小小風見狀,第一個飄到座位上,風不知道哪裡『拿』出來的一個嬰兒專用的椅子,將他抱到另一張椅子上面,再把一碗粥遞給他。

小小風嘟著嘴,噫呀了一聲。

「你現在還不可以亂吃。」若是吃了搞不好他們又要開始拉肚子了,他也給自己舀了一碗粥。而後看向兩人。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