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人坐了下來,一邊吃一邊聊著。

雷宇克羅看著他們的互動,疑惑的問著,「那小孩是你兒子?」

風聞言楞楞的看著他,他到底該說是還是說不是,這問題真的很難回答。良久之後,他才看著小小風,「應該算是吧?」

他總不能說小小風是頭髮和羽毛幻化而成的。

咦咦咦……一般的女子應該不會喜歡帶著一個拖油瓶。或許他還有些機會,不過斐依的邏輯一向與常人不同,他覺得反而會因為小小風而……加速兩人的進展。

但是斐依卻搖了搖頭,「小小風不是風的兒子,只是分身而已,對不對。」斐依看著風問著,畢竟小小風的原形她有見過。

風看著斐依,點了點頭,似乎一點也不訝異。他知道斐依看過小小風的原形,但對於斐依當時的表情,他倒是有點感興趣。

「斐依小姐當時都不驚訝嗎?」

「不會呀,小小風很可愛,我也很久沒看到這樣的分身了呢。」
「咦?」

「因為……先夫有時也會用分身來為他做事情。」斐依看著風微笑著,而風則是看著斐依,看到她的微笑,「斐依小姐真的很堅強。」

「呵呵,這種事沒有什麼好難過的啊,不過風以後可以叫我斐依就好。」

風點了點頭。

雷宇克羅看著斐依和風的互動,覺得似乎稍微進步了一些。放下了手上的碗,將碗拿去洗碗槽之後,微笑的看著他們,「今天天色已經有些晚了,我也該回去了,至於風……你要跟我一起回去嗎?」

「……嗯,可是在那之前,我想我必需對這幾天的事,跟斐依和雷宇解勢一下。」風似乎下定了什麼決心似的,看著他們。

聽他這麼一說,原本以為還要等好幾天的兩人,相視而笑。看來他們認識的時間雖短,但風卻意外的相信著他們的為人。不管他的過去怎樣,他們都不會因此而排擠、唾棄他。

「其實在我十歲的時候,就離開了家,當時我的父母發現附近的村子的兒童都莫名其妙的失蹤,擔心我也會有個意外,於是便送我離開,當時的我堅決不要,可是,父親卻打暈了我,請個信賴的人送我離開。但其實我的父母並非我的生父母,他們只是領養我的。」風看著杯子低著頭說著。

斐依和雷宇克羅聽著之後,他們的確是知道,十五年前,的確有幾個靠山的小村被一個團體所控制。

「當時的我並不知道,是因為我的特殊血統,父母才堅持送我離開,他們不願意我變成那些人野心下的犧牲品,可是,卻在我離開後沒多久,那些人卻找到了我。」風的手開始微微顫抖著。

斐依看著風,伸出了手,輕輕的握著他。她知道那段過去肯定相當的痛苦。但如果風要說,她不會阻止他。

「帶著我的那個人,被他們殺害了,他們將我帶走,關到了一個陰暗的實驗室,他們不知道為我注射了什麼東西,於是我終於現出了原形。」那是有著一黑一白的翅膀的他。當時的他呆掉了,趴伏在實驗台上,看著自己小小的兩片翅膀,發呆了許久,而那些人似乎也看呆了。

「他們沒想到抓回來的,是一個神魔之子。」當然,以他被注射的劑量,他是已經有覺醒的力量,但他努力控制著暴動的氣流,努力的讓自己不要傷害到他們。

或許就因為他當時並沒有殺人,所以才會導致自己之後的痛苦。但是,就算事情再重新來過一次,他也不會選擇放任氣流在四周暴流,因為他不知道這股氣流是否會對四周的村子造成影響,所以只好努力的轉化吸收這股力量,為自己所用。

聽到神魔之子這四個字,斐依整個人愣住了。之後的事情,她已經可以想像了,不知道為什麼,淚珠一顆顆的從她眼眶中流出,連丈夫死時都未曾哭過的自己,居然在這個時候哭了。她並不是因為自己覺得難過而哭,而是為當時努力承受痛苦和力量的暴動的風而流淚。

當時的他,一定很痛。

倒是風和雷宇看到斐依哭了,都有些楞住了,雷宇心中有點複雜,一直陪她經歷過許多風風雨雨的他,居然輸給了才剛認識不久的風。

而風則是慌忙的拿出自己的手帕,幫斐依擦淚。

斐依接了過來,道了聲謝謝。

風一直看著她,等她哭完了,他才問著,「為什麼要哭呢?」

「因為,風當時一定很痛苦。」

風微微笑著看著她,「再痛苦都已經熬國來了,只是重重傷害我的,並不是那些人,而是他們之中的一名女子,她數次的救了我,也數次的欲將我往死裡推,對她的感覺,我不知道該如何形容,但現在冷靜下來想想,或許她也是被迫的吧。」

斐依微笑著看著風,「你的堅強,是連我也不足的。」

「沒什麼,只是告訴自己,要撐下來而已,斐依不需要為我而難過。」他輕輕的說著,眼神相當的溫柔。

斐依微微笑著看著他。

或許對於風和雷宇克羅來說,他們的支柱就在於斐依的微笑,這是他們之後漸漸體會到的。

雷宇克羅見他們也差不多有個進展,也打消了要請風一起回家的心,或許他們現在最需要的就是瞭解彼此,他也知道,以風的君子,他絕不會在此刻做出什麼事。所以他一個人回到了家,收拾了行李,而後看著兩人的家,他想……風應該是不會再離開了。

也因此他也可以放心的把斐依交給風,至於自己嘛……留著也是徒增傷感,還是早早離開比較好。

對了,得留封信給斐依。

斐依: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我知道你已經找到了自己的幸福。而我也該去尋找自己的幸福了。

所以再見啦!

雷宇克羅

風:

我知道其實對你說,在斐依的身邊只有歸宿感,並沒有其他的感情。但是,如果你讓她哭泣的話,我不會原諒你,等著吃我的拳頭。

雷宇克羅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