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以後喚你媽媽?」伊萊斯反問著,一邊想著雷宇何時要放開他啊?雖然知道雷宇不會把他丟下去,但這樣在空中晃著,還是有點可怕啊!

「噢……你媽不在,他在遙遠的龍族。」雷宇克羅微笑的說著,而後降落到地上,看著遠方,一隻超大隻的甲蟲跑過來。

狐狸見狀,掙脫了烈特爾的手,又要往旁邊跑。開玩笑,她可不想被甲蟲吞了!她美好的青春,要獻給她所愛的人哪───

想了想,烈特爾使出了魔法,將甲蟲變成一般甲蟲的大小,然後順便還很好心的將牠放到樹幹上,讓牠能夠繼續生存。

也因此,那隻狐狸開心的晃著尾,而後爬上了烈特爾的肩膀,舔起他的的臉。

就在這時,他們發現晝林比押了幾個人,往聖殿教堂走去。聖殿教堂,通常都是審判人們犯罪的地方,是相當神聖的地方。不過污穢的人,只要經過那裡,會有種不太舒服的感覺。

烈特爾對那地方沒有任何的興趣,想著還是住房與喝酒比較重要,便將狐狸放到地上,而後喚著其他人,準備繼續向目的地前進。

而風則是相當害怕那種地方。其實……進去那種地方,根本沒有活著出來的機會。當然,如果有一點本事和運氣的話,或許還可以。

而狐狸則是跟在眾人後面走著,不久之後,就走近了旅店。

隨後,眾人進了旅店,而狐狸則是被旅店裡面的服務人員給趕走,不准牠踏入旅店。不過,這也是理所當然的,畢竟狐狸這些動物搞不好會亂掉毛,這樣就會造成他們相當大的困擾,而且有些客人也不太喜歡。

沒辦法,狐狸只好變成美麗的少女,而後大搖大擺的走進去。她微笑的走到烈身邊,向他道謝。

「不用客氣。」烈特爾說著,對她擺了擺手示意著,而後便跟著其他三人上樓,進房去了。

而嵐──也就是狐狸微笑的,走到外面去曬太陽,順便釣帥哥。

四人進了房之後,雷宇便將酒和酒菜(剛剛跟旅店老闆A的)拿了出來,而後幫眾人倒酒。伊萊斯因為是小孩子,所以雷宇只幫他倒了一點點,而風則是搖頭,他喝酒會胃痛……

不過趁雷宇不注意的時候,伊萊斯自己又偷偷添了不少酒,當然這舉動全入了烈特爾的眼裡。但他溺愛弟弟,所以當作沒看到,如果真的喝太多了,他才會制止。

風只是吃了菜,而後喝著白開水,接著……不知道哪裡來的冰,他開始一口一口的吃著。似乎還吃的很開心。

突然感覺有點餓,所以烈特爾還順便煮起了泡麵,而且還煮了四個人的份,讓其他三人也都能享用。

風看著熱呼呼的泡麵,再看看自己的冰……心裡想著若是吃下去,肯定會肚子痛,該不該吃呢?那是烈好心泡的,不吃好像不太好……

而雷宇則是很開心的吃著,大口大口……一點形象都沒有。

「好吃嗎?」烈特爾撫摸著伊萊斯的頭,笑問著。

「嗯,好好吃。」伊萊斯笑著點點頭,乖乖吃著,一邊持續偷喝酒。

雷宇克羅看著他,無奈的搖了搖頭,「你喝第幾杯了?」

風拿起泡麵,一口一口的慢慢吃著……而後,他看向烈特爾,「烈也是神魔之子,那以前想必受過很多苦吧?」

「第三杯啊!」伊萊斯毫不猶豫地回答道。確實,這是他「檯面上」的第三杯,但卻是私底下的第......杯。

聽風那麼說,烈特爾搖頭道:「還好,更重要的是我因為自己的身份而認識了許多重要的人,所以感覺起來也不怎麼樣了。」

「……是喔,那我的酒是都變成水了是不是啊?」雷宇笑的非常燦爛。

風微笑的點了點頭,他也曾經認識了很多人。可是那些人的生命都太短了……短到,只剩下他一人。

「不知道耶?搞不好是你自己喝掉了沒發現。」伊萊斯低頭猛吃著泡麵,試圖掩飾。

「能活著,我覺得很開心。」望著窗外,烈特爾這般說著。在他目前的人生中,快樂的事遠大於悲傷忿怒的事。

「哼哼,算了,你愛喝就喝吧。」雷宇終究還是受不了自家『孩子』的嗜酒行為,隨著他去了,不過……「一天只能喝一打,再多就不行了!」

「……是麼。」風聞言,看著窗外的天空,他……活著開心嗎?風不禁這樣問著自己。

「謝謝雷宇哥!」伊萊斯像貓狗般地蹭了蹭雷宇,笑得很開心。

「是啊。」如果人生再重來一次,他還是會選擇現在的這條路,認識他所認識的那些人。

雷宇將他推遠,微笑的說著,「去去,不要黏在我身上……熱死了。」

風淡淡的微笑著看著烈,而後拿起水就喝了下去。不過喝下去才發現那杯居然是酒……風的眼睛立刻呈『@@』狀。

「來嘛!」伊萊斯又蹭了雷宇兩下,然後才到一旁去喝酒。

見他如此,烈特爾遞了杯茶給他,讓他醒醒酒。

不過不勝酒力的風,在喝了茶之後反而更想吐了,所以他立刻衝到樓下去,找了個地方大吐特吐。

雷宇看著風衝下去,汗顏著,「不知道要不要緊……」

就在風吐完時,他發現路上多了很多奇裝異服的人,那些人行蹤可疑,似乎是往聖殿教堂走去。

但因為他只有一個人,加上那聖殿教堂是他所不想接近的地方,因此他便回到樓上,而後將方才所發現的事情告訴烈特爾等人。

雷宇手撐在脖子上,歪著頭想著,「既然那些人看起來鬼鬼祟祟,又讓風覺得很奇怪的話……那我晚上去看看好了,他最喜歡的就是晚上闖近危險的地方『玩樂』了!」

「那我也去好了,不然萬一雷宇哥發呆被抓就不好玩了。」伊萊斯說著,他已經掃掉了一堆酒,但是卻依然面不改色,彷彿沒喝過酒似的。

「這你也太小看我了吧,我最喜歡在那邊發呆,等壞人上勾時,再反砍壞人,讓他死的不明不白!」雷宇克羅哈哈笑的說著,而且省時省力,又可以休息,他何樂而不為?

「好卑鄙......」那對乾兄弟異口同聲地說著,乾哥哥還把乾弟弟拉到自己身邊,示意不要接近雷宇以防萬一......

雷宇微笑著,看著另一隻母雞媽媽把他自己的小雞拖走。沒發表意見,看著風,因為他現在雖然靜靜的,但他知道他一定會去。

「放心、放心,只要你們還是我朋友,我就不會卑鄙的對你們使心機的!」雷宇微笑的說著。不過後面的透明狐狸尾卻晃啊晃。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