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魔龍族的人,但是,既然是當地的軍人,我就不可能做初殺害人類的舉動。」金髮青年──晝林比淡淡的說著。

「不過,我們之間沒有殺手,我們是來這裡喝酒的客人。」風的臉還是微紅著,可是卻堅信的說著,將烈特爾護在身後。

「沒錯沒錯,我既然來這裡喝酒,就沒打算來這裡鬧事,所以我跟這小子都是無辜的。」雷宇克羅像母雞媽媽,保護著伊萊斯小雞。

似乎是不習慣於受人保護,烈特爾繞過了風,站到最前方。他對晝林比淡淡地問道:「倘若是兇手,此刻還會一群人走回來給你捉嗎?就算是要處理屍體,那在第一時間就清理掉了,還會留給你們?況且,你也能去問問鎮中央的那些人,看看方才是誰解決了出沒的魔獸。」

晝林比看著他,「……我並沒有說你們是兇手,我只是說,你們都不是本地人。」

風看著他,而後思考了一下,「我在暈倒前,在海岸邊,看到一個人鬼鬼祟祟的。」

當風說完的時候,不知道怎麼的,一樣東西從天空掉了下來,剛好砸中了雷宇克羅的頭。

沒想到,砸到他頭的,竟然是一隻極大......和人的頭差不多大小的癩蛤蟆。牠蹲坐在雷宇的頭上,嘓嘓嘓地叫著,還伸了伸牠的舌頭。

雷宇當眾跳了起來,嫌惡的將癩蛤蟆丟到一邊,而後抖著身子,繞到伊萊斯後面,「快幫我把那隻該死的癩蛤蟆丟遠!」

晝林比看了那隻癩蛤蜊一眼,「那是葛力,被牠咬一口的話會立刻斃命,因為他身上帶著七種劇毒。」

「那就把牠送回牠應該在的山裡吧。」伊萊斯說罷,喃喃地讀起咒文,運用移動魔法,將葛力送到牠生活的地方。

非到必要時刻,伊萊斯並不願任意地奪走生命。

雷宇終於鬆了一口氣。而晝林比向他們致意,點了點頭,「我還有事,先告辭了。」

屋頂上,一名女子看著下方,魅惑的笑著,而後一轉眼,不見了人影。

烈特爾和風都發現了她,而雷宇克羅則是打了個哈欠,「被嚇了一跳,害我都睏了。」

「那就得回旅店......是說剛剛上面站了個小姐,笑得有點奇怪,更重要的是......」她的穿著好暴露啊!不過這話伊萊斯說不太出口。

「是啊,還笑的很不懷好意,小子,你要注意壞女人……不要被吃了才好。」雷宇克羅認真的看著他說著。

「吃啊......不會吧?我的肉應該沒有很好吃?」伊萊斯摸了摸頭,略顯汗顏。

「……總之,那個大姊姊出現時,你,最好離他遠一點。」雷宇克羅說完,便打了個哈欠,進去酒店,買了一堆酒提了出來,「另外找個地方喝吧。」

聞言,烈特爾點點頭,回道:「嗯,不如直接回你們的客棧喝好了,畢竟我也得找個地方住。」

雷宇克羅微微笑的點了點頭,往前帶路,順便帶上他的小雞?

不過就在這時,風打了一個噴涕,突然覺得好冷?

「雷宇媽媽?」伊萊斯微笑地小聲說著,隨後又轉頭望向打噴涕的風,一邊擔憂地問道:「風哥不要緊吧?太冷了嗎?需不需要我的外衣給你穿?」

聽他這麼說,烈特爾直接褪下黑披風,蓋到風的身上,並對伊萊斯道:「你好好保重自己就夠了。」

風搖了搖頭,「不用,只是落水之後的小感冒而已……」風苦笑的說著,而後向烈特爾道謝。

雷宇克羅轉過頭,看向伊萊斯,「叫我哥哥……」

不過烈特爾已經為他披上,而後走到一旁去,意思要風繼續披著之後再還他。

見兩人如此,伊萊斯微微笑著,而後轉頭望向雷宇,道:「你跟烈特爾哥哥感覺都好像媽媽。」

「……我才不要當媽媽。」囧”他可是男人。

風微笑著點了點頭,而後跟前面的兩人一起走著,走了一會,他發現一隻母狐狸,往伊萊斯和雷宇克羅的方向跑過去。而後……當他要他們小心點時,牠已經直直的撞上兩人。

不過雷宇卻撈起了伊萊斯的腰,躍上了屋頂,而後看著煞車不及,撞上路燈的狐狸,心裡想著,現在的動物都那麼毛毛燥燥嗎?還是後面有什麼猛獸在追牠。

「謝謝雷宇哥,不過下一次我可以自己閃......」看自己像是一件行李似的被雷宇一手撈著,伊萊斯有點汗顏,不知道該說什麼。

同一時間,烈特爾走近狐狸,把牠拎了起來,而後望著牠衝過來的方向。那裡......有東西,而且正朝著他們迅速前進。

「沒辦法,誰叫我是母雞媽媽呢?」雷宇看著他,調侃的說著,向伊萊斯眨了眨眼,吐了吐舌,「母雞當然有義務保護小雞囉!」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