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當項灝薩醒來時,衛驥恨正待在一旁跟段崇樂說話。只見兩人面容凝重,似乎說的相當小聲,項灝薩凝神細聽,才隱約聽到一點。

『確定麼?』

『應該不假……』

『……派人盯住,還有,赫連方面怎麼說。』

『赫連傲天似乎打算殺了那些小兵,實際情況還需要觀察。』

只見衛驥恨低頭沉吟了一下,「不用觀察了,過幾日我們就回去,我相信赫連傲天若有誠意與南耀國聯姻,應當不會草草了事,但也很難說,畢竟,若是我的話,或許會認真查,但是……卻會在建立邦交之前,先草草的將事情待過,畢竟國內內憂未解,外患又來,他也沒什麼時間去處理這些索事。」

聽到這裡,項灝薩閉起了眼,又繼續睡著。只是,他卻睡不著。隱隱之間,似乎有什麼陰謀,盤繞在衛驥恨身上。看他的樣子,似乎是要回國處理?

不管怎麼說,他現在既然還不是他的王妃,衛驥恨的事就不關他的事,他大可涼涼的隔山觀虎鬥,甚至哪天突然心情不好,也可以從後面桶他一刀。

雖然這麼想,但或許在衛驥恨還沒有到赫連來之前,他會這麼做。但……如今看來是不可能了。

當衛驥恨和段崇樂說完話,已經是三更天了。外面的鑼鼓敲了三下,而衛驥恨則是看著項灝薩,走了過去,將他抱在懷裡。

項灝薩小小的動了一下,睜開了眼。

這讓衛驥恨感到有些訝異,隨即微笑的,「醒來多久了?」

「很久。」項灝薩看著他,「南耀國出事了?」

「沒有。」衛驥恨微笑的看著他,並不打算把實情告訴他。

「……沒事最好。」項灝薩別開了頭,『>____<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不告訴我!!』

衛驥恨微微笑著,但其實內心正在嘆氣。為什麼是他?他又為什麼要這麼做,他到底該怎麼辦才好?

項灝薩看了他一眼,不解他幹嘛笑,整天都在笑,笑的他都起雞皮疙瘩了。

「你幹嘛一直笑?」

「因為……想到可以娶可愛的薩薩回家,我就開心的整天都想笑啊!」衛驥恨說謊不打草稿,但雖然與他內心所想的不同,但確實是如此,如果沒有項灝薩,他的生活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

「……有病加嘔心= =|||,只會說甜言蜜語。」不過被頭髮遮住的耳朵和側身躺在一邊的耳朵,都微微的發紅著,只是沒人看的到。

「噢!我好難過,難道薩薩不明白我的真心?」衛驥恨裝的很哀苦,很可憐的看著他……

不過換來的卻是項灝薩將他踢到床下,而後拿起他的外衣和武器,把藥丟著他,就羞奔而去了。

「哈哈哈,果然很可愛!」看著項灝薩離開的身影,雖然有點可惜沒把人生吃了,但能夠看到可愛的薩薩也值得了。

站起了身,簡單的整理了一下衣服,而後看了看夜色,「若是這件事是真的,那麼屬於傲天龐下臣子的薩,或許……唉,畢竟本來就是為了兩國和諧,如果南耀反而與赫連或其他國家勾結,雖然並非我本意,但這件聯姻或許也會因此而告吹了。」

而『他』的臣子,或許也會因為想要破壞兩國的和諧,而派人除掉薩。但幸虧項灝薩並不是那種沒有爪子的小貓,呵呵……再加上有項灝秋和項灝謹,應該可以確保他平安無事吧?至少在他回國的這傳時間。

不過,不知道段崇樂是否可以請到那位,閉門很久,不願意踏出碧柳山莊的老四項灝秋了,不過事關項灝薩的安全,身為弟弟的他,應該多少會留意點吧?

碧柳山莊內,項灝秋一個人獨自坐在涼庭之中,身穿青衣隨意披著,白髮輕輕的用紅色鍛帶輕輕綁起,自從三年前的那件事之後,他就再也沒有出過碧柳山莊,但並不代表他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事。

「方仲謀,當我出碧柳山莊之時,便是你的死期。」項灝秋微笑著看著月光,而此時,他的身後,突然多了一個人。因為對方身上並沒有殺氣,所以項灝秋只是執起了酒杯,又飲了一口。

沒有回頭,他直接問著,「段公子今夜來的事我已經知曉,你回去告訴南耀王,我會多留意兄長的安全。」

段崇樂微微笑著,「小秋今天還真是快人快語啊!我都還沒說什麼你就說出我的來意,看來我真的很無聊,還特地跑這一趟。」

項灝秋微笑的回頭看著他,「是呀,你真的很無聊,半夜不睡覺跑到這個碧柳山莊來看人發呆,真是有點無趣,倒是那麼久不見,你似乎變的更肥了!」

「……我越肥小翎越喜歡,我有什麼辦法。」段崇樂苦笑著嘆了一口氣,瞬間變回了原本的樣子,一頭的白色及肩長髮,身形與項灝秋有七分相似,兩人初識時項灝秋甚至還以為段崇樂是他老爸在外的私生子。

不過他那個性,怎麼好像有點像某個人。一時又想不起是誰?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