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維爾帝國邊境最近發生了幾起魔獸攻擊的事件,這件事嚴重的讓人民感到困擾,有消息指出,曾經有人被一條八岐大蛇給活吞,這時的瑞奇爾剛好就在附近……

不過他是餓癱在路邊的。不知道會不會變成蛇的食物?

說到這個瑞奇爾,其實他是精靈族的王儲,不過因為現任精靈王身體硬朗的很,根本不需擔心什麼繼承的問題。於是乎,在一個天上沒有雲的好日子,精靈王便把瑞奇爾趕出了精靈族,說是要他到處歷練。

想當然爾,瑞奇爾只能乖乖聽從他老爸的話,一個人到處遊歷去了。

就某方面來講似乎還挺可憐的?

就在這時,他身邊出現了一條巨蛇……眼見就要被吞下去。

卻沒想到一名女子突然出現在他身後,坐在蛇的要害上,使牠動彈不得。

那隻大蛇痛苦的吼了聲,甩動著身體想要把女子自他身上甩下去,但女子拿出了一把劍深深刺進牠的肉裡,也因此都只是徒勞無功。

女子並不想傷及牠的性命,因為她認為只要是生靈都有活下去的空間,所以她開口著。

「我放你走,可是你不能再傷害我族的百姓,還有躺在地上的男人我也要帶走,你不能傷害他。」她知道食物鏈的道理,但她無法坐視不管。

「嘶……嘶……」那條蛇看著女子,不相信她的話。

聽到了騷動聲,躺在地上的瑞奇爾虛弱地睜開了雙眼。朦朧中,他看到一個女子同一條巨蛇對峙著。那女子有著一頭紫色長髮,飄散在空中,一身輕鎧坐在巨蛇身上,看起來好不威風。但他的思考也只到這裡,隨即又馬上暈過去了。

女子發現了躺在地上的他有些微動靜,於是微笑著看著那條大蛇,「你相信我,我不會傷害你的,只要你願意放過我族的人民,什麼條件我都可以答應你。」

「嘶……女孩,我要你的鮮血。」

「哦?你要我的血做什麼呢?」女子好奇的問道。

「喝了你的血,便能成為有形之軀,你說呢?」

女子──歌雲彩看向牠,「好啊,用我的血如果能換那麼多人的命其實也不算什麼。」歌雲彩拿了把刀子,劃了一道傷口,就這樣讓蛇喝著。

過了一會,蛇喝足了,也離開了那裡。

而歌雲彩整個人無力的癱坐在地上,「……有點吃力啊。」

她將傷口稍微包紮了一下,休息過後便爬起身來,走向倒在一旁的瑞奇爾。

她看著瑞奇爾,而後微笑著,吹著口哨喚了一些人來。要人把他搬上馬車,而後自己騎著馬,兩人回到了賽維爾的首都──伊比斯。

她若猜想的沒錯,男子應該很快就會醒來。比如說──拿了一碗剛熬好的雞湯或剛煮好的麵條。

果然,一聞到香味,瑞奇爾就醒了過來。

他環顧四週,發現他正處於一個富麗堂皇的房間裡,讓他有點不知所措。

『……我在哪啊?』他在心裡想著,自床上起身。

「你在……天堂。」歌雲彩微笑的吐了吐舌,開玩笑的說著。

瑞奇爾大驚,轉過頭才發現了歌雲彩。只見他一臉呆愣的望著歌雲彩,半晌才緩緩的吐出話語:「那你就是天使囉?不然怎麼會知道我心裡在想什麼?」

「呃……我想我並不是天使,最多就是懂得一點點讀心術,當然,那不是任何時候都可以聽的到的,只有偶而。」歌雲彩看著他,而後微笑著,捧來一碗麵,「餓了對不對?」

「……所以我沒死囉?因為死掉應該是不會肚子餓的。」瑞奇爾不知是剛睡醒還是什麼的,腦筋轉的有點慢,接過麵之後發覺肚子餓到不行,便狼吞虎嚥的吃了起來。

「沒錯,你沒有死,還活的好好的!慢慢吃,我又不會跟你搶,小心噫到。」歌雲彩無奈的微微笑著,看著他吃的狼吞虎嚥,於是備了一杯水在那邊。

忙著吃麵的瑞奇爾沒空回答他,只見他快速的將麵掃空之後將水一飲而盡。吃飽喝足後他抹抹嘴,看向歌雲彩,露出了個禮貌的笑容:「讓小姐見笑了……冒昧的請問一下這是那兒呢?」

「這裡是……」歌雲彩的眼珠子靈活的轉了轉,微微笑著,「你想聽哪一種版本呢?還有一般人都會先問對方的姓名吧?」

「呃……的確是我疏忽了。」瑞奇爾汗道:「那麼不知小姐貴姓呢?至於版本……請說一般人可以理解的吧。」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