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宇克羅看著風,小聲的要烈和伊萊斯回房去睡,由他來照顧風就可以了。

兩人對望了一眼,想著也許雷宇對風有興趣,那應該會好好照顧他吧?於是,他們紛紛點頭,而後便走到隔壁房間去了。

雷宇也不管他們怎麼想,他只是覺得……與其跟烈特爾爭吵不休,讓伊萊斯難做人,還不如他主動讓步,留下來照顧風。

於是,這晚就在雷宇照顧風的情況下結束了。第二天......風一大早起來已經完全恢復了精神。看著雷宇照顧了他一整晚,他爬了起來,拿起薄毯蓋在他身上。而後看時間很早,他爬下了床……走到廚房去。

然後他開始找尋能夠吃的東西。同一時間,他也發現一隻小小烈黏在他身上,好似一隻小嬰兒。

他將小小烈放在桌子上,跟旅店老闆借廚房的材料。而後開始做起大家的早餐來。其間,他還拿一塊牛排,讓小小烈試吃著。

小小烈用兩隻小手拿著小牛排,笑得很開心地吃著,一邊也跟風謝謝並蹭了蹭他。

風摸了摸他的頭,而後將剛煮好的玉米濃湯端到樓上,看雷宇還在睡,他要下去端牛排和餐包,而後看著小小烈,「好吃嗎?」

「好好吃喔!」小小烈笑道,抱著牛排飄到風的肩膀上去坐著。

「這樣啊……」風任他坐著,而後拿了一小塊麵包餵他,這裡面他塗了奶油和起司,應該還蠻好吃的。而後看著小小烈,「小小烈特爾真的好可愛。」

「對呀,我也覺得我好可愛喔!」小小烈吃掉麵包,開心地捧著臉,自戀著......

風聞言,拿起一旁的鏡子給他,讓他盡情的自戀,而後看著時間,想著怎麼都沒人要起來,這樣牛排會冷掉。

過了一會兒,其餘的三人先後起來了,看到風特地起來幫他們做早餐,先是關心地問起他身體的情況。

「已經都沒事了,謝謝。」風向他們道謝,「已經涼掉了,我先去熱一下。」說罷,便站了起來,欲打算拿著食物去熱。

「我們來就好了。」

伊萊斯接過食物,烈特爾也拿了剩下的,一邊以眼神示意風坐下休息,畢竟他的身體才剛康復。

風點了點頭,而後看向烈特爾,向他道謝。為了他,他還弄了一隻小小分身照顧他。

烈特爾搖搖頭,表示不完全是那樣,真正原因是因為伊萊斯發現風生病的事,進而拜託自己的。雖說,就算伊萊斯不拜託,他也是會做的。

也因此,風向伊萊斯道謝,「謝謝你,伊萊斯。」

「不用客氣,真正做的人還是烈特爾哥哥。」伊萊斯苦笑說著。

雷宇克羅看著他們謝來謝去,覺得無趣極了,捧著自己那一份上來,已經開始吃了起來。

而後,其他人這才也先後吃了起來。

「我剛剛在樓下打聽了一下,那個金髮的……噢,不是我,被他們的國王抓了,原因似乎是他昨晚『落跑』沒有參與他們的陰謀,今天中午要執行火刑。」雷宇克羅一邊挾著麵,一邊用還算優雅的動作切著牛排。

「要去救人嗎?」伊萊斯詢問著,畢竟那人是無辜的,而正義感極強的他,不希望無辜的人受到傷害。只是,這樣的個性有時也會把他自己逼入絕境。

風點了點頭,「當然要救,與其一輩子被人掌控,若是我也願意能得到自由。」

「嗯。」伊萊斯同意著,就算只有他一個人,他也會跑去救人。

雷宇克羅看了看烈特爾,「烈,你覺得呢?」

「小萊他們要去的話我就會跟去。」烈特爾一邊說著一邊吃著手邊的牛排,順便在喝些紅酒。

雷宇克羅看著他們,「那我在旅店睡覺,你們回來再叫我。」他很累,沒力氣參與。

「嗯,你需要護衛嗎?是不是被傳染感冒了?」烈特爾問著,如果需要的話也很簡單,照顧風的那隻小小烈拿給雷宇就好了。

「不用,我只是想睡覺……」

「是嗎?那你自己小心。」

「我知道,慢走慢走,路上小心。」

「嗯,注意不要被變態盯上。」烈特爾說著,跟著風和伊萊斯準備離開。

「哼,變態?變態敢來就打趴他……」說完雷宇克羅就睡著了,還睡的毫無防備。

而其他人則是剛走到外面,不過有幫他把門帶上。

幾個人走到執行火刑的地點,這時晝林比已經被綁在十字架上面,眼正視著前方,毫無畏懼。

見狀,烈特爾等三人開始商討該如何救人,是否用聲東擊西的方法?

風點了點頭,「我速度比較快,由我去引誘,烈和小萊找時機下手。」不過他怎麼覺得……下手這兩個字,好像是要去殺人?是他的錯覺嗎?

「嗯,那就這麼決定。」烈特爾點點頭,繼續讓小小烈跟著風以防萬一。

他們一直等待要執行火刑的前一刻才動手,風在遠處,放了一道爆裂聲強大,但是卻毫無攻擊性的魔法,再放起了一陣濃濃的煙霧,吸引王國兵的注意力。接著,他又故意用幻術,在城鎮四周散發各種像是火燒城的假象,而後跑出來,「失火了!快去救火!」做賊的喊抓賊,風不禁對自己的行為感到汗顏,畢竟他是非常正直的人。

同一時間,趁著情況混亂,蒙面著的伊萊斯放出弓箭射斷了綁著晝林比的繩子,並且一一將士兵們的武器射到地上;而同樣蒙面的烈特爾則在混亂之中躍到了晝林比身旁,拉著還有點反應不過來的晝林比準備離開。

就在這時,空中一名女性用箭射向烈特爾和伊萊斯。雖然她方才在半空中,很清楚的看到風在放魔法。但礙於距離,所以她沒有攻擊他。

見狀,伊萊斯也用箭分別射下了擊向烈特爾與他自己的箭,接著以附著力量的箭對準女子的弓箭射去,直接將她的弓射成兩斷。

女子──埃卡奈微微笑著,她用自己的媚惑之術,讓伊萊斯看不準她在的位置,而後又製造了好幾個半裸體的自己,而本尊,則是跑到另一處的半空中咬著手指,思考著接下來的動作。至於那把弓壞了就壞了,她不在乎。

不過伊萊斯並沒有被幻影所迷惑,他的雙眼遺傳自祖父的破魔之瞳,能夠看穿非人類之生物,所以他看得到埃卡奈的位置。看她如此大意,伊萊斯射出帶有封咒魔法的一箭,將她的行動制住,讓她暫時動彈不得。

同一時間,烈特爾帶著晝林比用移動到了雷宇那邊,還順便把晝林比塞到雷宇的被窩中,要他乖乖待著,並要雷宇好好照顧他。隨後,他又使用移動魔法去找伊萊斯和風了。

埃卡奈呵呵笑著,「困住我?還很早呢,對了……要不要跟大姊姊玩啊,今天本小姐心情好……就算你一夜兩枚金弊就好了,怎樣呢?」埃卡奈笑的極為邪魅,隨手一揮,那些符紙已經成了灰燼。而他人也靠到了伊萊斯身上,在他胸前畫著圈圈。

另一方面,風則是拖著一堆人跑著跑著,跑到了一座空地之上,他用了瞬移,瞬間回到伊萊斯身邊,而後拉開了伊萊斯和埃卡奈,「不可以欺負伊萊斯。」

雷宇看著他一會,而後打了個哈欠,「你乖乖的窩著,我要繼續睡了……午安。」

伊萊斯的眼神沒有一絲動搖,認真中的他對於一般的迷惑與幻覺是不會有什麼感覺的。

「人已經救到了,我們走吧!」伊萊斯對風這般說道,而後對著埃卡奈射出一箭。

趁著埃卡奈後退閃躲之時,他立刻又雙手合十,讀著咒文,帶著風一起移動回旅店房間。

埃卡奈微微笑著,「對你沒效,可不代表對其他人也沒效喔……小弟弟……」

風和伊萊斯回來的時候,就看到雷宇抱著晝林比沉沉睡著,晝林比的衣服還是衣衫不整的狀態。

環顧四周,伊萊斯沒看到烈特爾,便拍醒雷宇,對他問道:「雷宇哥,烈特爾哥呢?他送人回來後又去找我們了嗎?」

「嗯……」雷宇克羅模糊不清的應著,抱著被子翻了個身,又繼續睡。

見狀,伊萊斯點點頭,道:「那應該很快就會回來了。」說罷,他拿了一旁的茶壺,幫風、晝林比與自己各倒了一杯茶。

風向伊萊斯道著謝;而晝林比則是面無表情的看著伊萊斯一眼,捧起茶喝著。

而當烈特爾回來的時候,就看到幾個人正在吃下午茶,當然有準備他的份。

看眾人平安無事,烈特爾鬆了口氣,而後道:「這頓吃完我們就得走了,鎮上的軍隊已經開始找那個人了,不過找到這裡還有一段時間。」他口中的那個人指得就是晝林比。

風看著他,而後又看著晝林比,「我們接下來要去哪,這裡是海港……附近已經沒有什麼城市了。」除非渡海,但他並不是很喜歡坐船。

「走山路去別的地方。」烈特爾這般說著,接著又解釋道:「坐船不好,查票時那個人可能會有被發現的危險,所以我們走山路。」

21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