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連傲天派來的人,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找不到他們。而他……就算現在跟風告白,也會……

 

可是在雷逸齊開口前,游錫風卻看著他,「為什麼他要默默的保護我?」

 

「因為他對你有意思……或者是該說他對你的身體有意思……」雖然雷逸齊不確定是哪一種喜歡,但後者的可能性一定比較強。

 

「嗯,雖然大概清楚,可是……果然是這樣嗎?」游錫風看著雷逸齊說著,而後低下沉思,這段時間,雷逸齊並沒有出聲喚他,讓他靜靜的思考著,畢竟該怎麼做,還是該有游錫風自己來決定,他的任務,就是在他的身邊守護,只是……

 

在他未說出心裡的想法的時候,游錫風看著他,眼神堅定,「這樣躲著也不是辦法,更何況我也有些膩了……」

 

「你要去見他麼?」雷逸齊看著他問著。

 

「嗯。」他知道去了會有什麼下場,可是他非常厭惡這種生活,躲躲藏藏的,十足像個犯人,如果可以讓對方理解自己的想法,那他為什麼不去跟他談談呢?

 

至少,在下一次的逃跑之前,自己也會比較沒有遺憾。

 

「我陪你去。」

 

「這樣好麼?」游錫風有些吃驚的看著他。

 

「因為我是你的朋友,我的朋友下足了決心要去面對一個對他來說極為可怕的人,我怎麼能置身事外呢?」

 

「……謝謝。」游錫風有些感動的看著他。

 

「對了,在談過之後你願意……」雷逸齊有些遲疑的看著他,不知道該不該將話說完?

 

「嗯?」

 

「……不,等你們談完了,我再告訴你接下來的好了。」

 

「這樣呀……」游錫風看著難得吞吞吐吐的友人,一臉疑惑,不過終究還是沒有再問下去。

 

當天晚上,過了深夜之後,兩人穿著夜行衣闖入了皇宮,夜晚的皇宮守衛相當的森嚴。雖然他們都是對皇宮相當熟悉的人,可是為了闖入赫連傲天的寢宮,還是花了一盞茶的時間。

 

但……當游錫風和雷逸齊闖入赫連傲天的寢宮之前,卻聽到寢宮裡,這個時間會傳出來的……

 

『真是慾求不滿的傢伙呀。』雷逸齊汗顏著,用密語傳音的方式問游錫風,「該怎麼辦?」

 

「呃……這,我也不知道。」游錫風慣有的驚慌失措和無奈感明顯的出現在臉上,這讓雷逸齊感到有些無奈。

 

「唉……算了,如果你真的要進去,就等到那傢伙辦完事吧。」至於那個聲音……雷逸齊拿出了兩個耳塞,塞進了游錫風的耳裡,拉到他到死角去等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赫連傲天終於辦完了事,可是在這之前游錫風卻沒有留下來等他……

 

而是搖了搖頭,「早晨還要早朝要上,等早朝完,我再跟他談吧。」畢竟這實在不是什麼……特別重要的事。會在晚上前來是因為晚上在外面遊盪監視的人比較少。

 

聞言,雷逸齊點了點頭,便跟著游錫風離開了。

 

游錫風回府之後,做了簡單的梳洗便更衣上床了。

而雷逸齊在回府的時候,打包了簡單的行裡,以及寫了一張書信。這是為了明天游錫風與赫連傲天談過後的結果而做的準備。

 

早朝過後,赫連傲天召見了游錫風與雷逸齊兩人,這倒是讓兩人覺得很奇怪。他們還沒有主動求見,赫連傲天就召見了他們,這是太有默契,還是好事不來……『特別好』的事卻離不了他們的身邊?

 

兩個人進入了書房,做了一揖後。

 

「聽說昨夜有小貓和小狗闖入了朕的寢宮之外……」

 

兩人聞言尷尬的對望一眼,風臉微紅的低著頭,「臣不是有意要偷窺……本來是有事想向皇上稟報……」

 

雷逸齊沒有對赫連傲天說的話表示什麼,而是逕自的倒了杯水喝著。

 

「喔?玩了那麼久的躲貓貓,終於膩了麼?」

 

「不瞞皇上,臣確實有些膩了,而且……臣夜半冒昧拜訪,就是為了要向皇上求得一絲自由。」

 

赫連傲天微微笑著,站起了身,「你現在的表情好多了……」

 

聞言,游錫風看著他,苦笑著嘆了一口氣,「臣只是不得不面對一些事時,表現的比較堅毅罷了,畢竟不這樣子的話,怎麼與對方談判呢?」

 

「看來是被逼急了。」赫連傲天此時不知道該說是高興還是無奈,畢竟是自己把對方逼成這樣……

 

「皇上是想要臣的身子,還是臣的心呢?如果是臣的身子……臣是不可能給的;至於臣的心……」

 

──臣的心,更是萬不可給皇上的──

 

之後,游錫風便沒有再說些什麼,只是靜靜的等待赫連傲天,而赫連傲天除了苦笑之外……

 

也只是落寞,但是,並不是沒要要對方不可的決心的同時,他的心並沒有想像中那麼難受,有的只是挫敗感。

 

之後,雷逸齊和游錫風兩人雙雙請辭。

 

兩個人以友人的身份,搬到了遠處。

 

至於會不會發展成那樣子的關係,也只能憑各位自行想像了。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