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埃波帝尼斯北方的一個小國家。這裡是一個極度寒冷的地帶,四季之中只有接近夏季以及夏季初秋時沒有下雪,也就是說,一年有一半的日子都是在雪中度過。

也因此,這裡以出產輕盈的雪貂衣為主要出產。而利恩,就是在這個北方國家中,舉足輕重的富豪兼雪貂衣出廠商。

最近在他的貨出廠到外國的時候在半途中被一群地痞流氓給截了。這讓他發誓將以十倍的利潤從賊寇中討回來。也因此,被地下拍賣會邀請,參加此次活動的任務,就變成到了白身上。

「真的只要去看看就可以了嗎?」

小白在利恩的書房裡,問著利恩。而利恩則是點了點頭,微笑著,「沒錯,那個老頭子邀請我,還不是因為我手上有數不盡的錢財,想要趁機在我身上撈一筆,我怎麼可能讓他趁心如意,不過如果有貴重的東西......或是價值連城的寶物,不惜花重金不需要覺得心痛,這樣你懂了嗎?小白。」

「啊,我知道了。」小白點了點頭,他知道主人安排他前往,一方面是不想得罪這位在地下組織中極有權利的人物;一方面也是因為對這場拍賣會抱持著或多或少的興趣,所以才會藉由他的眼去看看。

「對了,納最近不在,你一個人前往小心不要被騙了。」利恩有些不放心的看著他的小白龍,畢竟是龍蛇混雜的地方呀。

「啊、哦!放心,主人交代的事我一定會盡力完成。」小白似乎完全搞錯了方向,把『小心不要被騙了』,當成,自己可能會遇到許多壞人阻礙自己購物。

「不需要那麼拼命,就當做去購物,開開心心的玩就好。」有些無奈的,利恩嘆了一口氣,拍了拍小白的肩,「那麼我等一下就要出門了,你晚一點準備妥當也可以前往。」

白點了點頭,微笑著。便離開了書房。

而利恩準備著與人談判著資料和證據。這樣才能從搶劫犯的手中奪回該有的貨物和利潤,對於錢,他相當的重視。而且絕對不願意吃虧。

會這樣認為是因為他認為錢很重要,而且可以做很多事。
也可以買很多東西,有錢別人一定看的起。
想起曾經灰暗的過去,利恩不禁嘆了一口氣。

沒過多久小白便準備好了,也在通知利恩之後便離開前往拍賣場。這種類型的拍賣場一律都是在午夜才會開始。

那時是警力最低的時候,同樣也是最黑暗的時候。

當小白出門之後,利恩也準備的差不多了。他相信小白一定會買最有價值的東西回來,絕對不會吃虧。

如果不是有價值的東西,錢給小白花一花也可以,反正小白就像他的親人一樣,不需要在乎那麼多。

想著想著看著也準備的都差不多了,他喚來管家老歐準備出門了。

當老歐進來之後,他的兒子也跟著走了進來,老歐的兒子是一個看起來相當嚴肅的人,他一進來就對利恩做了一揖,「主人要出門了嗎?」

「嗯......我跟老歐不在的期間就麻煩你照料屋子和小白了。」他怎麼有種把老婆託咐給重要的友人的感覺,「不過千萬不要照顧到那方面去了......」

「什麼?」老歐的兒子──沃克斯疑惑的看著利恩。

「咳咳......」一旁的老歐尷尬的咳了兩聲,他的兒子年幼聽不懂,不代表他這個老頭子也聽不懂,所以才會無奈的咳著,提醒他們這個話題不能在繼續下去了。

聽到父親的咳嗽聲,沃克斯趕忙上去拍著老歐的背,幫他順順氣。完全不知道他老爸為什麼要咳嗽還以為是氣不順導致。

沃克斯似乎完全忘了該詢問利恩那句話的意思,就如同一張白紙一樣一樣乾淨無暇。

用著有些意味不明的微笑看著沃克斯一眼後,利恩像老歐說著,「可以準備出發了,要在外面兩三天,都準備好了嗎?」

「是。」老歐恭敬的說著。

「那麼就走吧,沃克斯,門窗關好後就可以休息了。」利恩簡單的交代了一句,就提著一箱行李走出門了。

沃克斯送他們到門外之後,依言將門窗關好,就走回房間去休息了。就在這個時候,他突然想起剛到利恩主人家那一天。

那天,外面下著大雪,他們一家人都是貧民區最沒有地位的人,那天剛好遇到了主人,主人看著一個一個中年男子帶著一個婦人,男子的手中抱著一個小孩,急忙的跑在路上,那名小孩似乎是病了。

小孩家很窮,沒有錢可以就醫。

婦人抱著他跟中年男子,進入了一家醫館,希望可以救回他的小命。當時的他受著嚴重的風寒,到醫館前,正好遇到要回家的利恩先生還有小白。

因為沒錢,所以醫生不願意診視,當時的利恩主人似乎注意到了,他拿了一些錢給小白,要他拿去給醫生,而後要醫生務必診視。

醫生診視之後,說小孩差點就得了肺炎。

經過了急診之後,小孩的命總算是保住了,可是他們家更是陷入了困境。因為他的就醫花掉了他們家所有的財產,還欠了利恩一筆錢,看他一家陷入困境,利恩主動伸出援手,雇用他們當長工還債,還包吃包住,

利恩待他們一家有如親人一般信任。

願意把家讓他一個人照顧,讓他有種備受重視的感覺,這讓他很開心,開心到不禁在床上滾了起來。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