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滾了多藕之後,他在床上睡著了。

而這時的小白已經進入了拍賣會的會場之中,他剛剛進入會場之時就發現氣氛不太對,人潮似乎比以前的還要多,看來今天要拍賣的應該不是一般的物品,而是像奴隸之類的東西。

所以才會擠入一大群的人潮,那些達官顯要最喜歡的就是在家裡養一兩個奴隸,好過著他們荒淫的一面,反正在阿別人也管不著。好一點的或許還會把奴隸當人看,壞的話嘛......小白無法再想像下去了,他苦笑著嘆了一口氣。

之後隨著物品一樣樣的賣出,幾乎所有的東西都引不起小白的購買慾,因為那些花花瓶瓶以及古代的書畫都引不起他的興趣,甚至到後來的那些古代龍的畫物他都沒興趣,因為他自己就是龍,何必買一幅古代龍的畫物回去收藏,買那個回去主人一定會跟他說,「小白呀,你買這個回來,不如變成龍型我幫你畫一張畫不就好了,那不然叫小沃幫你畫也可以啊,何必這麼浪費。」

看來這次的拍賣會內容挺無聊的,小白打了一個哈欠,正想打算離去的時候,卻看到一個穿著白色狐狸皮的男子身後似乎還有狐狸尾巴,他應該沒看錯吧?被推了出來,看來這個就是今天的高潮戲了。

因為男子全身上下充滿了極致的誘惑力,許多人搶著要,但小白見那名男子的眼神空洞仿佛已經失去了活下去的動力。若是這樣的話被那些殘虐的達官顯要買回去一定會很慘,於是第一次出現了想救那名男子的慾望。

看著價格越飆越高,於是小白出了一個眾人都想不到的高價,將男子給帶了回家。

回到家時已經相當晚了,他簡單的做了安排,並且檢查男子身上是否有著傷口。可是男子似乎非常害怕他。

一直喊著不要過來的他,看起來是那麼的無助。

就因為男子實在太吵了,把正在睡好覺的沃克斯給吵醒了。

沃克斯敲了敲隔壁房間的門。

「請進,不好意思把你吵醒了,我正在......」

誰知道那名男子看到沃克斯敵意更深了。一直用著警戒的眼神看著他,手中的爪露了出來。

「那是什麼?」沃克斯不解的問著,當然沃克斯自己也嚇了一跳,是自己的臉太過臭嗎?沒辦法呀,那是天生的......他也不想要老是一臉老氣橫秋的嚴肅模樣啊。

「......一隻充滿兇性的狐狸,好像是被抓了被帶到拍賣場去賣。」小白苦笑著嘆了一口氣。

「噢......狐狸的人型嗎?應該很多人搶著要吧?」沃克斯試著裝出一絲微笑,不過不笑還好,一笑那隻充滿兇性的狐狸,反而窩到牆角去瑟瑟發抖了。

見狀,小白有點頭痛的上前,拍了拍狐狸的背,「不用怕,他不會傷害你的。」

狐狸看了看那個人又看了看他的新主人,腦子裡想著,來到了一個新地方,不知道這個主人什麼時候又會把他賣給下一個主人。

見狐狸似乎比較沒那麼多敵意,小白才開口問,「你有名字嗎?」

「簫。」簫簡單的應了一句,以前的主人是這樣叫他的。

「原來會說話啊。」小白露出了大哥哥的表情,突然想到自己必需先跟簫講一件很重要的是,「你是我買回來的,可是我不是你的主人,你真正的主人外出了,可能要過兩三天才會回來,到時等他回來了你要好好的伺候他喔。」

「......主人這麼快就不要我了嗎?」簫又眼神空洞了起來,他的存在果然是不受歡迎的,至從被補捉後他換了兩三個主人,每一個主人似乎都很疼愛他,可是在沒過多久之後又以更高的價位把他賣了。

「原則上我並非你的主人啊。」小白苦笑著嘆了一口氣,他是聽過小雞在剛出生時會把第一個看到的人當成媽媽,不過現在的他是龍,並非小雞媽媽呀。

「嗚......」簫的狐狸爪露出來開始想要抓人了,可是他沒辦法抓自己的主人,於是他開始自殘起來了。

見簫把自己的手抓的都是傷痕,沃克斯皺了皺眉,上前去抱住他,「不要抓了,你抓了也改變不了自己的主人並不是小白呀。」

「沒錯,而且在這裡沒有主人和寵物,只有朋友和家人,所以你不再是寵物,你是我們的家人,我們不會拋棄你,所以請你也不要傷害自己好嗎?」小白溫和的看著簫說著,用了恢復魔法,幫簫的傷口恢復原狀。

聞言,簫整個人都呆了,「朋友......家人......那是什麼?」

「就是很重要的人啊。」沃克斯微笑著,「是獨一無二的存在喔。」

「那是戀人吧?」小白不禁吐槽著。

「啊,是這樣嗎?」沃克斯呆呆的回望著小白。

「我也不知道耶。」仔細想想他好像沒有吐槽的權利,因為他也不是很懂。

「呃......」聞言,沃克斯整個人都往簫倒去,倒地不起了,如果現在有白旗,他應該會舉起來,向小白投降吧。

聽到這裡,就算前一刻還是張牙舞爪的簫也不禁露出了淡淡的微笑,看著眼前的『家人』,雖然他還不是很懂,也不是一下子就能解除那種失去主人的不和和痛苦,所以他應該還是會患得患失吧,但這次身邊的人給他一種溫暖的感覺,讓他想試著去相信。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