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修過XD”

 

一天夜晚,赫連東北方的霄雪山上,突然傳出了一陣巨雷聲響,隨即八道光芒從天而降分佈在整個大陸的四處。

進入其中,霄雪山是有名的迷霧之山,在那枉死的人不在少數。只因山上多濃霧,陸地有崎嶇不平,因此在那邊死亡的人極多。

也稱幽靈山。

這事也傳到皇宮裡,當時的赫連皇朝第三代國主,開始派人調查,輾轉發現那八道光芒是八塊天石,立即讓人將它們收集起來。當時,其他國也對此感到相當有興趣,因此赫連便聯合其他國家,派出技藝最高超的一群工匠,將八塊天石製成八把劍。

這八把劍,上面都有極為神奇的力量,當時依照各國付出的程度分配到不同數量的神劍,也藉此開創了另一個新時代。

在那之後的百年,各國的劍紛紛被盜,分散各地。隨後,它們的下落不明,成為了傳說。

而現在,八劍現身的消息再次傳出......

聽聞此消息,祈龍國的國君兼邪教的教主打算出外去尋找此八把劍,於是將教內的職務,交給了他的好友邪教的副教主柳謹淵,安排好所有的事務後,便在數日後支身外出。

雖然柳謹淵以他一人不安全為由想讓他多帶幾個人前往,但卻被祈龍爾簫挽拒了。

而赫連皇朝的現任國主--赫連傲天也對這消息感到興趣,因此派遣他的心腹掌管暗部的靖賢王司徒鏡雲以及他的表兄戚王府世子戚紀亞去尋找八劍的下落。

兩人一同前往了傳出消息的小鎮,打算先在那裡一探虛實。

祈龍爾簫剛進入這個小鎮就感覺到一股不明的敵意,因此好奇的四處張望著,他想或許是因為消息的傳出,讓許多人都聚集在一起了。

他沒有進入客棧,只是在附近可能的地方繞一繞,一邊繞一邊向人打聽著,似乎傳聞說前天晚上有人看到一把刻著麒麟的劍。

在那裡有許多外地人,很多都是聽到那傳聞而來的。內心想著的,都是想藉由找到神劍來賺一把或是成為更強的高手,甚至還有人想得到神劍然後推翻自己的國家成為新的君主。

也因此,處處散發著一種不好的氣息,讓爾簫也感覺不是很舒服。

「看來不管是不是有問都不會有人據實回答的,想要得到就只能靠自己了。」爾簫苦笑著嘆了一口氣,而且他方才似乎發現了赫連的人前來。

「沒錯,所以閣下就不用白費力氣詢問了。」此時他的旁邊站著一臉微笑的男子,身上幾乎全部都是白色的,連髮帶都是用白色的,讓爾簫覺得很刺眼。

爾簫看著他眼前的白衣男子,「閣下也是來尋劍的麼?」

「不,我是無聊來看熱鬧的。」白衣男子微笑著很親切,就因為太親切了反而刺眼。

與此同時,司徒鏡雲與戚紀亞步入了客棧之中,打算在此居住一晚,慢慢地打探消息。他們決定先詢問赫連在此地的探子以及官府,藉以獲取一些訊息。

爾簫苦笑了一下,汗顏著想著居然有這麼無聊的人。

「我叫祈郁秋,你呢?」白衣男子微笑的問著。

「祈龍爾簫。」爾簫點頭示意著,「公子請便,我就離開這裡了。」他剛剛似乎發現了赫連的人。

「嗯,再會。」白衣男子--祈郁秋笑著和爾簫道別,同時在心裡想道:『祈龍爾簫......原來是祈龍國與邪教的統領啊。沒想到,不管是赫連皇朝還是祈龍國都對那八把劍有興趣呢。』

祈龍爾簫步入客棧之內,隨處找了一個地方坐下,要了一壺茶,便打算偷偷注意赫連的人的談話。

就在這個時候,祈郁秋──龍閣山莊的少主,便走到一處陰涼的地方坐下,畢竟這個小鎮什麼都沒有,就一堆樹。

不過爾簫的主意並沒有成功,因為一進入客棧,司徒鏡雲與戚紀亞就先入了房間,他們在房裡商談著關於八劍的事,為了避免消失流出,造成赫連的損失。

「方才客棧門口似乎有祈龍與龍閣山莊的大人物,看來我們要小心了。」戚紀亞面帶笑容,舉止優雅地為自己以及司徒鏡雲倒了杯茶。

司徒鏡雲點頭附和,道:「是啊,真沒想到祈龍爾簫會親自過來,這下子恐怕行動會增加一些困難了。」

就在他們談論的時候,他們談論的那個人正用凝耳術,傾聽整個客棧的聲音,而後在搜索到赫連的人的談話時,微微笑著,「看來他們已經上了二樓。」

於是為了打草驚蛇,他在樓下叫了一壺茶和幾樣糕點,就坐在下面吃著。並未上樓。

戚紀亞瞇起雙眼,笑道:「好像實力不錯,那我們就先睡個午覺,晚點再去找人吧。」

「睡午覺啊?可是只有一張床呢。」隨即,司徒鏡雲理解戚紀亞的意思,眨了眨眼,道:「也好,就先睡一下吧,不過真是難為情呢。」

「有什麼好難為情呢?反正早就坦承相見過了!」戚紀亞露出了個高深莫測的笑容。

「去去!」

『原來要睡午覺,看來是打算把我矇混過去吧?』祈龍爾簫苦笑著,繼續聽著,不怕會聽到更加禁忌的內容。

「不過上床前要先洗澡!不然太髒了!」

「很麻煩耶,你這潔癖嚴重的人!睡個午覺還要先洗澡?那我在椅子上窩一下就好。」

「好呀,那我要洗一下,讓小二去打水來!」說罷,戚紀亞就走到房門邊,去喊店小二來了。

『看來一時半刻之間,不會有什麼收穫了。』祈龍爾簫並未放棄注意赫連的動向,畢竟在某種程度來說,赫連的威脅要大過龍閣山莊的祈郁秋,所以除了找劍以外,為了怕會有什麼突如其來的變卦,所以他還是認為該注意赫連。

就在這個時候,祈郁秋走到一顆大樹下休息,還沒坐下來他就發現,地上有一個不明的坑。

同一時間,戚紀亞與司徒鏡雲已經分別在洗澡與午休了,並沒有給祈龍爾簫一絲探聽消息的機會。在知道他人偷聽的情況下,他們是不可能給予任何機會的。

祈龍爾簫在喝完茶吃過點心之後,便上了樓,準備也來個午睡。

就在這時,一道女性的聲音傳遍整個城鎮,「噢呵呵呵呵......跟你們說喲,你們要找的劍在城鎮正中央的某棵樹下。」

「真可疑。」

「沒錯。」

司徒鏡雲與戚紀亞分別說著,一個人換了個姿勢繼續睡,另一個人則繼續梳洗著,絲毫不為所動。這當然是因為他們認為是陷阱,等著其他人去嘗試呢。

祈龍爾簫低頭沉思了一會,打了個哈欠,打算繼續睡午覺,於是便走到附近的廂房裡,不為所動。

反倒是祈郁秋,本來就對劍沒什麼興趣,所以他只是很好奇的探察著自己所在地方的那個坑,絲毫沒有發現,那裡就是這個城鎮的正中央。

沒過多久之後,一群人就往他的方向湧了過來。

把祈郁秋給嚇了一跳,只好躍到上面去,看這些人到底在爭什麼。

『隔山觀虎鬥好像也不錯呢,外面果然比龍閣山莊有趣多了。』

一些思慮較不慎密或是想嘗試看看的人聚集起來,紛紛進到那個坑,想一探究竟。

看著下面的人打的難分難捨,祈郁秋微笑著,心裡卻在暗嘆,『唉......有趣是有趣,可是總覺得一堆人好像傻瓜,被人一挑撥就全中計了,也不知道敵人的身份和目的。』

就在這時,有數枚飛針往那群人的方向射過去。

祈郁秋看到了,但他並不打算救那群沒大腦的人。

有些人閃了過去,也有些人反應不及地被飛針射中,現場變為一片混亂,驚嚇聲不斷。

就在這個時候,遠處的地方射來了幾枚飛鏢,把飛針打掉了,可是卻完全看不出到底是從哪裡射的。

祈龍爾簫放下手中的數枚未射出的飛鏢,一邊看著一邊嘆氣,「唉......把這麼寧靜的小鎮農成了浴血戰場的話未免太殘酷了。」

下一刻,一道白光閃過,剩餘的所有飛針全部落下,沒再有人受傷。一名白衣青年手持佩劍,正在幫眾人看傷勢。

只見那些人在瞬間已經瞳孔放大,呈死態了,因為女子在上面下了劇毒。

就在這時,祈龍爾簫也從客棧的方向,踏著樹木飛奔下來。

畢竟自己也是個大夫,所以他覺得自己有義務救治這裡的人。

白衣青年幫那些人點了幾處大穴,喚著沒受傷的人去叫大夫過來。而他自己則由懷中掏出小刀與布巾,將傷口較淺的那些人的傷口處肉割了下來,避免毒繼續漫延。

爾簫不知道哪裡來的一個藥箱,一一的為眾人擦藥解毒,也將針紮過的地方,用小刀割下來,不過因為沒有過火和酒精,所以痛感是加倍的,一時之間附近全部都是哀嚎聲。

就在這個時候,女子的飛針朝著爾簫飛了過去。

爾簫正忙於將傷患的肉割下來,根本沒有餘力可以阻擋。

白衣青年見狀立即一擺衣袖,用內力將飛針給彈至一旁地面,讓爾簫與其他人絲毫未受損傷。隨後,青年立即又加入了幫忙的行列。

在上面的祈郁秋終於看不下去了,微笑的臉變成了殺氣騰騰的微笑,而後看向四周,欲找出兇手。

兇手也感覺到他的殺氣,媚笑了笑,發出悅耳的笑聲,並道:「本姑娘還想繼續逍遙,英俊的小哥兒們,這次就先放過你們好了,後會有期!」

『可惡,還沒查清楚對方的身份就讓人給落跑了嗎?』祈郁秋心裡想著,不敢追上去,畢竟對方的來歷不清楚也就算了,被那個毒針紮到的話可是會要人命的。

女子離開之後,四周總算恢復了平靜,祈龍爾簫將傷患抬到了樹下,與後來趕來的大夫繼續幫忙醫治,順便跟小二哥要來了烈酒,為傷口消毒。

雖然還是有幾個人不幸喪命,不過爾簫等人已經盡力將傷害減到最輕了,並且幫忙報了官,請官府的人來接手處理這件事。

這事讓民眾人心惶惶,害怕自己會成為下一個受害者,也讓一些尋劍者打消了念頭。當然,還是有不少人硬撐著,想得到神劍。

一時之間,這個小鎮人少了許多,大部份的人還是想要命的,也因此退出了這場神劍爭奪戰。只有少部份的人留了下來。

祈龍爾簫在忙完之後,用手擦了擦汗,轉頭看著那個從頭到尾都在幫忙的白衣男子,「請問少俠貴姓。」

「區區小名不值一提。」白衣青年微笑道,稍稍整理一下自己的儀容,而後便準備離開這裡,似乎並不打算告知身份。

祈龍爾簫苦笑著嘆了一口氣,轉身看著祈郁秋,「少俠既然在場,為什麼不幫忙呢?」

「會去救笨蛋的人才是笨蛋,而且如果我加入戰場,或許下一刻死掉的就是我了。」祈郁秋微笑的說著。

「......是這樣麼。」祈龍爾簫眼中閃過了一絲悲痛,但並未說什麼。

「對了,我剛剛在那邊確實發現了一個坑,如果他們不爭個你死我活的話,應該有機會可以拿到神劍的。」祈郁秋微笑著,「這個世間啊,如果不爭個你死我活的話,似乎就不容易達到目的呢。」卻忽略了合作的重要性,如果懂得合作就可以避免傷亡了吧。

同一時間,戚紀亞與司徒鏡雲正由客棧上面的房間往下看去,兩人將從頭到尾所有的一切全看在眼裡。

「那個女子的手法曾見過,不過一時半刻我有點想不起來......」

「等會兒我讓人去調查看看好了。方才那名白衣公子也很面熟,十之八九正是劍聖莊的二少莊主--柳靖洛。」

聽司徒鏡雲這般說,戚紀亞點點頭,道:「嗯,真沒想到會在這裡見到他。」

祈龍爾簫看著那個坑,用劍挖了挖,確實挖到了一個坑。

可是坑下面真的有神劍嗎?或許只是幌子,真的有這麼容易發現就好了。

不過還是有一探的價值吧?不管是真的還是假的。

就在這時,祈郁秋微笑的問著,「你要下去探探看嗎?」

「嗯,既然來了就下去看看吧?雖然或許有不確定的危險因素在,但確定了總比連看都沒看就往下一個地方走要好。」祈龍爾簫微笑的說著,「對了......你也要下去看看嗎?」

「我呀......我在上面幫你把風好了,你很在乎赫連的人吧?」祈郁秋微笑的問著。

「嗯......那就勞煩了。」雖然他不知道祈郁秋可不可靠,雖然也可能會被陷害,但他寧願選擇相信人,人性本善,雖然祈郁秋剛剛沒出手幫忙讓他很在意,但是每個人都是不同的,也有不同的處事態度,所以他認為不用太計較。

也因此,爾簫保持了一絲警戒後,跳入坑中,前往一探。

當爾簫進入的時候,祈郁秋看著客棧的方向,他知道那邊有一個他該在意的人。

那個人或許是他的敵人也可能是他的朋友......他之所以會來這個地方完全不是為了要劍,而是為了要躲避,爹硬要他娶的新娘。

而此時,戚紀亞與司徒鏡雲也關上了窗戶,準備出外去跟自家在此地的探子打探一下消息。趁著祈龍爾簫不在,這是個很好的時機。

祈郁秋發現了他們已經外出,看著他們離去的方向暗暗記住。

就在這時,祈龍爾簫發現了那把神劍四周有數不清的陷阱,為免觸動機關,所以他輕功一躍就往那個方向躍過去抓起了疑似神劍,沒有停頓又躍了回來,不到一刻鐘就出來了。

祈龍爾簫出來之後,「我拿到劍了,不過太容易了我懷疑是假的。」

「我發現你在乎的人往西邊的方向去了。」祈郁秋微笑著說著。

「是麼......謝謝,不過西邊,應該是碧鈺山莊的方向吧?」祈龍爾簫想著,「聽說是與赫連私交很好的人。」

「或許是吧。」祈郁秋笑了笑,並沒有多說什麼,畢竟他沒看見他們究竟是找上何人。

「那麼現在就來試一下神劍好了。」祈龍爾簫拿著劍便往附近的破廟而去。

祈郁秋點了點頭,站在一旁看著爾簫使用神劍。爾簫將劍拿好,接著將自己的真氣注入劍中。

不料當祈龍爾簫將真氣注入時卻發現自己的力氣一分分的減少,頓時開始頭暈起來,還有點想要嘔吐,頓時種種不適湧上來,不過一會便暈倒了。

見狀,祈郁秋在他跌到地上前出手扶住了他,然後一邊看他的情況一邊欲將他手中的劍扔到一旁。

只見祈龍爾簫片刻就毫無血色,雖然外表沒有什麼傷害,卻呼吸漸漸微弱了起來。

見狀,祈郁秋連忙將他抱起來,而後上街找大夫。雖然他的死活跟自己無關,不過多少還是有些在意,因此祈郁秋打算救他。

就在這時,祈郁秋看到了先前的那位白衣少俠,那位少俠也看到了他。

祈郁秋覺得素不相識所以僅從他身邊走過去,急忙往最近的醫館走去,就在這時,暗處似乎有一個人發現了他們倆。
白衣青年自然也發現了那個人,他直直地望向對方,看那人打算怎麼樣。

祈郁秋雖然也發現了,可是他無暇管那個人,所以用著輕功快速的離開。

暗處的人往他的方向看了一眼,而後苦笑了一下。

『櫻只是來看看拋棄自己的對象,可是他卻連櫻都不看一眼。』

隨後,白衣青年也離開了。他感覺對方沒有殺意,所以自己沒必要出手,便不以為意。

當祈郁秋找到醫館時,祈龍爾簫已經只剩一口氣了,於是祈郁秋飛快的進入了醫館,「快幫我看看他怎麼了。」

大夫看了看之後,「他是怎麼變成這樣的?」

「是這把劍。」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