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京宇有些無奈的充當大夫,為他那個三流的『能力』祈禱,希望那個三流的『能力』可以醫好娘親的病,可是當他要靠近時,卻發現娘親的眼神充滿血絲還趁眾人不注意時狠狠的瞪著他,雖然不知道娘親為什麼用看仇人的眼光看著他,可是這根本不是中邪嘛,而是被魔附體了。

「......那個,爹還有小翠和小滿你們......在接近娘親的時候,娘親會用仇恨的眼光看著你們嗎?」雷京宇疑惑的問著,但心裡有很多的不安,他記得桃仙說過『若是不管的話,你的親朋好友將會成為你的敵人』,當時他不以為然,當祂在說書,說一個可怕的鬼故事,但是他現在後悔了,早知道事情會這麼大條,他應該早點過來看看的。

「小滿也不清楚,不過夫人......夫人......一直差不多都是那樣,但好像沒那麼兇,卻......卻唯獨沒有攻擊老爺。」小滿縮在角落瑟瑟發抖,一邊說著。

「喔......看來是爹氣太盛,所以娘親傷不了爹,而且也不敢。」

龍為皇帝,虎為將領,父親貴為平延王,更是朝中屬一屬二的將領,所以母親身上的『魔氣』無法接近身為虎的父親這也是很正常的事。

雷京宇看著自家爹一眼,「爹呀,看來要解決的話只有我們兩個合作了。」

「你想怎麼做?」平延王──雷佑均看著自家兒子。

「等一下爹只要讓娘親不要亂動就夠了,至於他身上的那個魔,就交給我處理吧。」雷京宇微笑著,從懷中掏出一顆球型的東西來。

「......你娘應該不會受傷吧?」

「唔......精神上可能會有一些損傷,可是肉體上倒是不會有什麼外傷,反倒是我們要小心就是了。」

「嗯,這樣就好,你也小心一點。」

「我知道啦。」雷京宇微笑著點了點頭,還是一派輕鬆的樣子。

殊不知當這件事過後,他們家將會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機,以及他的存在必要也將受到自己的質疑。

雷京宇要小翠和小滿兩人都退下後,才關上房門看著父親示意他可以行動了,於是父親走到母親身後,但這個時候,娘親卻不分青紅皂白的往自己的方向吐出了一抹黑氣。

雷京宇急忙的閃了過去,「爹,娘親對我的敵意好像特別深啊......」

「......」雷佑均沒有說話,只是在心裡嘆了一口氣,而後從後面抱住了雷京宇的母親──方素云,當雷佑均溫暖的體溫觸動上方素云時方素云似乎顫了一下,同時感覺到自己身上的魔力減弱了不小。

雷京宇見父親已經『擒』住母親,手上的小球突然變成一個球狀的大小,那顆球上還用金刻有一隻藍色的龍,雷京宇叫他為藍龍鉛,這個球狀東西雖然沒什麼實質的攻擊作用,但要攻擊人的精神卻相當容易,而且雖然依他的三腳貓能力來說算是相當微弱的力量,但是只要能夠發動的了,藍龍鉛就可以化解那樣的魔,讓娘親恢復原狀。

就在使用藍龍鉛的時候,雷京宇的天格似乎在不知不覺之間打開了。

只見藍龍鉛發出了金光,遍及整個平延王府,外面的婢女和小僕都呆呆的望著這一刻的奇異現象。

此時,在皇宮之中的聖龍殿上,皇帝也察覺到了將軍府方向的那道光。頓時不安著,喚來一品護衛,「那是平延王府吧?」

「沒錯,皇上。」

「嗯......你知道那道光是怎麼回事麼?」沉思了一下,皇帝又接連問出。

「屬下不知。」內室淡淡的回應著。

「派人去看看,只要看看就好了,不過如果發現平延王有什麼謀反的舉動,就格殺勿論。」他不容許有任何威脅他地位或比他高強的存在。

「是,屬下遵旨。」內侍離開後,在樓閣的另一處,遇到了今夜之中,另一個發現異象的人。

「是王叔要你去平延王府吧?我也可以去嗎?」皇帝的表親──蒼鱗郡王微笑著問著,但那個笑容不管怎麼看都抱著看好戲的態度。

「屬下無法做主。」

「喔......那我去問皇帝表哥好了。」

「嗯。」

於是蒼鱗郡王便走進聖龍殿中,過了一會又找了屋來。

對著冷冰冰的內侍說著眨了眨眼,笑著說著,「搞定了。」

「......走吧。」

於是一品帶刀侍衛就帶了三百名的兵馬與蒼鱗小王爺去了平延王府。

而聖龍殿上的王者,今天似乎不會有好眠了。且心中逐漸的展開了一抹殺意。

就在這個同時,雷京宇已經將金光射向娘親的方向,在金光射向方素云的同時,雷京宇似乎透過金光看到了什麼,那是一個橢圓狀的東西被黑色球體覆蓋的,似乎是人類的心,他是吃過豬心雞心的可是還是第一次看到人類的心,不禁在那邊探索了起來,在那裡......

他看到了父親娶了兩位王妃,一個似乎是父親的正妻,也就是方素云。

另一個則是父親在青樓認識的姑娘,也就是雷京宇的親生母親。

原來如此,難怪父親一臉無奈的表情,原來娘親會這麼痛恨自己不是沒有道理的,這就是心魔時常在心裡滋擾的關係吧?而且還有那個負心漢......

雖然他應該為自己的母親抱不平,但是他很清楚,方素云才是父親的正妻,可是父親卻對他不忠,又娶了一個青樓女子,生下了他......這樣任何女子都無法容忍這樣的事情吧?

雷京宇苦笑著,將心魔除掉了,但他懷疑真的有能夠真正解除心魔的一天嗎?或許要讓娘親的『心』真正得到解放,唯有他離開這個家了。

而且在這個家,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存在有多少意義。

想著想著,他看著那道金光,開始重建著母親的軀體。

在確認可以已經修復的差不多之後,他的意識才逐漸回復。

而娘親也因為疲憊而睡著了。

但此時的雷京宇還在出神,連雷佑均已經將方素云扶到床上就請也沒發現。

因為雷京宇出神到雷佑均將方素云扶到床上去就寢也不知道。所以當方素云躺下已經安眠後,雷佑均反而擔心起自己的兒子來,不會一個魔剛去掉,另一個就馬上出事吧?雷佑均在心裡面擔憂的想著。

「京宇?」

「怎麼?」被自家老爹一喚,雷京宇才從沉思中醒了過來。

「你......」

雷佑均話未說完,就看到小翠沒敲門就急忙的跑了進來,雷佑均長年以來的經驗告訴他,可能將要有不好的事要發生了,「發生什麼事了?」

「那、那個,皇上御前一品護衛,帶著蒼鱗小王爺來了,另外......外面似乎還有重兵把守。」

「喔......?現在人呢?」

「在大廳候著呢。」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