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滿也也很想成為仗義勇為的俠女,可是少爺說什麼都不肯教他習武。

不知道小滿的心思,雷京宇看小滿這麼好玩,忍不住想逗逗他,於是走到小滿後面,在他後面哇!了一大聲,還嚷著鐵面叛官從外面走進來了!嚇的小滿跳了起來,「死少爺,不要以為這樣就嚇的到我喔!」

「是是是,人小鬼大!」雷京宇一邊穿上中衣和外衣一邊無奈的說著。

「小滿已經不小了啦,已經快加笄之年了!」小滿見雷京宇在換衣服,轉開了身體,不敢面對他,即使少爺還有穿著內衣睡,不過這樣子盯著人家,他要怎麼嫁出去呀。

「嗯......等你加筓後就是姑娘家了,如果再這樣圓下去也不是辦法呢......嘿嘿嘿......」雷京宇不懷好意的看著他。

「少爺,你要幹嘛?」

小滿一邊問著一邊慢慢的往門外退去,現在他感覺到雷京宇可怕的地方了。

「嗯......我要你減肥啊。」雷京宇眨了眨眼微笑的說著。

「減、減肥!我平常也沒什麼吃啊......只是就這麼圓了。」再少吃下去他會死啊,他一天也不過才吃兩餐,要再少吃一餐的話他會死啦,上天,你對小滿有這麼不滿嗎?

就在小滿自怨自憐的時候,雷京宇正式下達了指令。

「那你就再給我少吃一餐。」雷京宇現在的笑容有如魔鬼一般,讓小滿覺得他比鐵面判官還可怕。

「我、我才不要!我要去官府告你虐婢喔......」

「乖,我沒有要把你虐斃啦......只是要你不要那麼圓而已。」

「死少爺臭少爺,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是打算要把我平常吃的食俸吐一半給你。」小滿嘟著嘴走在前方,嘴裡喃喃自語著,就在這時他看到小翠從對面跑了過來。

還跑的上氣不接下氣的。

「怎麼啦?」小滿疑惑的問著小脆。

「剛剛有個人來府裡,問了兩句就把老爺抓走了!」小翠半蹲著,心跳的很快,他從沒那麼緊張過。

「喔,是鐵面判官吧?他怎麼說。」雷京宇臉上的微笑已經不見了,只剩下正經的表情。

「他一來就問昨晚府裡是不是有亮光?」

「接著呢?」

「老爺說他不知道。」

「接著呢?」

「接著他就問老爺是府裡最年長的人怎麼可能不知道。」說到這裡小翠已經快哭了。

「我明白了,他根本就是把最不利於爹的問話當成了他辦案的工具了。」雷京宇皺著眉頭嘆氣,「還有嗎?」

「他說要老頭回來就要少爺你去換。」小翠低垂著頭說著。

「喔......要一命換一命啊。」雷京宇微笑的點了點頭,但看在小滿和小翠的眼裡卻一點都不像在笑,反倒好像是在冷笑。

「少、少爺......」小滿和小翠還是第一次看到雷京宇似笑非笑的樣子,都有點嚇到了,感覺好像冰窟還要低下的溫度啊。

看到他們嚇成那樣,雷京宇緩和了身上的氣勢,真心的微笑著看著他們,「我明白了......不過他不是鐵面判官嗎?怎麼會這樣子辦案?」

小翠聞言,歪著頭想了想。

「搞不好那個鐵面判官是假的,或者是外面的人把他的大公無私美化了!」

「貍貓換太子,喔......搞不好是饅頭換肉包。」小滿低著頭不知道在嘀咕什麼。

「什麼?」小翠歪著頭不解著。

「雞蛋碰石頭,所以雞蛋該碎掉了。」雷京宇點了點頭,「如果雞蛋真的是假的,那石頭一定在某處,但卻無法現身來處理這件事。」

小翠滿頭問號,似乎完全聽不懂。

似乎看小翠不懂的樣子,雷京宇摸了摸他的頭,「總之我先去府衙看看,如果我晚上還沒回來......你們就去城中最大的酒樓,打聽一下有沒有一位火紅色頭髮的男人,請他來幫忙,我相信他一定會幫忙的。」

「......喔,是火紅髮的公子,該不會是那天身上有多種食物味道的公子吧?」小滿低著頭思考著,想著想著又抬頭對著雷京宇問著。

「對,你就去找他。」

「為什麼要去找他......別人不行嗎?」小翠不懂,小滿和公子之間似乎有著許多共同的話題,可是他聽的懂的卻很少,這讓小翠有點失落。

雷京宇聞言,眨了眨眼,「因為他是個很熱心的人,現在想必正在城中到處調查最近詭異事件的原因吧?」

「喔......小翠明白了。」

「嗯!那就麻煩你了。」

說罷,雷京宇就出門去了。

雷京宇料的沒錯,赤燁確實調查到了一些什麼。比如說瀰南王府的公子確實不是南苡夢害死的,是被他自己的私慾害死的。赤燁在他身上發現了夢魔和心魔同時找上了他,所以他在夢中沉睡,慢慢的被心魔腐蝕。

因為他似乎還沒死透,赤燁害怕他將來被魔族所用,於是只好忍痛將他的屍身毀去,免的造成不可收拾的後果。

這是魔族的挑釁(ㄒㄧㄣ)嗎?赤燁坐在茶棚內,發著呆。

赤龜坐在一旁,這幾天茶棚的生意特別差,所以他也沒什麼工作。

他想啊,雷京宇不來的話的家店大概很快就會關門大吉了。不過他之所以會在這裡設茶棚,不只是因為這樣比較好打探消息,另一方面也是因為這裡就是五靈集合的地點,所以他才會在這裡設茶棚。

赤龜看赤燁都不說話,低垂著頭,拿起杯子便將一口茶水緩慢的喝下,「你在想什麼?」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