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恩不否定這句話適合女性,但他同時也沒有否認這句話不適合簫,因為在他的眼中,簫根本就是一個誘受。

他知道簫心裡的痛楚,因為沒有什麼比失去親人更痛了。要是現在失去小白......甚至是沃克斯和老伯以及......簫的話,他不知道自己會變成什麼樣子。

所以為了他們,為了簫,他一定要竭盡所能的保護他們。

「對了,晚餐準備好了。」簫溫和的微笑著,之前被心裡突殘想起的事以及利恩的話搞到都忘了,再繼續這樣摟抱下去,搞不好飯菜都要冷掉了。

「嗯,我知道了。」利恩點了點頭,就隨著簫到餐廳去了。

用過餐後,簫便先去洗澡了。他並不打算乖乖的靜靜的等敵人送上門來。雖然現在討論作戰會議比較實在,可是他若靜靜的待著,反而不太自在,所以他打算先去洗澡,讓自己可以冷靜思考。

似乎是瞭解簫心中的不安,利恩微微的嘆了一口氣,走到陽臺之上,看著星斗發呆。

他知道他對簫有一股異樣的情感;而沃克斯對自己也有一種異樣的情感;問題是簫呢......他對小白是不是......?

就在利恩沉思的時候,小白突然走到他後面來,「主人,今晚那個人一定會行動,要我先到外面去巡邏嗎?」

利恩轉過頭看著小白,「你似乎很在意簫的安全,而且第一個跳出來維護簫的也是你,小白你不會喜歡上簫了吧?」他問這句話的時候雖然是微笑,但心裡的某一個角落卻非常希望事情並非是他想的那樣。

小白微微一愣,微笑著點了點頭,「嗯,我喜歡簫啊。」

「......喔,這樣啊。」利恩的表情雖然還是在微笑,可是心裡卻有些失落,但不管小白喜不喜歡簫,他都會希望小白幸福,所以把自己喜歡的簫讓給小白,他也覺得無所謂。

「不過我也喜歡主人和沃克斯啊。」小白微笑著,說著一件會讓利恩想要摔倒的事。原來小白自始至終,都搞不清楚愛情是什麼。這讓利恩覺的小白不是太遲鈍,根本就是沒神經。

「唉......你要巡邏就去吧。」利恩突然覺得好無力。

「噢,那我走囉。」主人今天好像怪怪的。

原先還在懷疑簫簫的,可是好像經過幾個時辰,就突然抱住了簫簫,在他和沃克斯在餐廳忙著擺碗筷的時候,他和簫簫也不知道是不是在一起,嗯......難道主人想娶簫簫做老婆?可是......簫簫是公狐;主人也是公的,這樣不能生下母狐啊。

一邊在上空盤旋,小白的思考根本就是......怪異。

不知道盤旋了多久,那個人似乎抓準了簫簫洗好澡,比較沒防備剛從浴室出來的那一刻,抓準時間攻擊著。

簫簫確實因為這樣而被嚇了一跳,不過還是閃了過去。而且隨著那人的攻擊,房子出現了些微的搖晃,也招來正在房間思考事情的利恩;以及在書房整理資料的沃克斯;同時還有在外面晃了許久,有些無聊的小白。

這下子黑衣男子不但被二人一龍一狐給團團的圍住,再無逃生的可能。就算他已經練成了長生不老的術法也沒用,不過他們似乎忽略了被操控的狐狸還在外面,就在以為已經成功的把那男子給抓住之時,外面被操控的狐狸突然撲向簫簫,往他的背後就是一抓,在對面的利恩見狀,連忙用最快的速度往簫的方向跑去,用劍一擋,隨即簫施了個定身魔法。

一人一狐總算是被逮住,簫微笑著問著那個人,「為什麼要傷害村裡的人?」

「因為你們狐族的都該死!」男子咬牙切齒的說著。

「喔?難道......你與當年的詛咒事件有關?」簫簫的微笑不再,散發出來的是身為狐族唯一繼承人的霸氣。

「的確,你就是那唯一的倖存者,我來此地的目的就是要殺了你。」男子還是咬牙切齒著,眼中還有很強的恨必。

「為什麼要這麼做?」簫不懂,所以即使生氣,他也沒有立刻殺了這個人的打算,況且他並不認為殺了這個人類法師,狐狸族的族人就會活過來,所以他至少要搞清楚事情的來攏去脈。

「因為你們狐狸王害死了我最愛的人,為了愛所以我成了惡魔,在她死後我唯一的希望就是報復狐狸族!讓他們整族都滅亡!」黑衣男子憤恨的說著,即使不敵,即使無力,他也要殺了眼前這個人。

不過他的眉宇之間,好像很像他所愛的那名女子。

「為什麼說父親害死了你最愛的人?你愛的人又是誰,又與狐狸族有什麼關係?」簫的語氣已經算是難得的嚴厲了。

「他叫瑩潔與我本來是一對愛侶,可是卻被路過的狐狸王給抓走,當時的狐狸王若是不經過我們人類所居住的村子,我和他又怎麼會變成那樣?可是他又那麼的死心眼,明明有很多機會可以與我離開,卻顧著貞潔已失所以不願意跟我離開,他說他已經懷了身孕就是狐狸王的人了,要我好好保重。」

聽到這樣的話,連簫都不知道該不該殺掉眼前這個可愛又可恨的癡情人了。不過瑩潔這個名字他好像很耳熟?

他佩服他們的情誼卻憎恨他殺了他們全族的人,狐狸王固然有錯,可是殺了那麼多人就是不應該。

不論是何種理由。

靜靜的看了眼前的男子一眼,他蹲了下來,思考了一會說道:「我想,如果我是那名女子的話,我一定不會願意你為了她而冒此風險,更何況還是如此招人怨恨的事,她說的沒錯,若是我也會希望你能好好的活著,再找一個你愛的人,好好的愛她、保護她。」

男子靜靜的看著他,驚訝的看著他,「你與瑩潔當年說的話很相似......難道你是他的兒子?」難怪他的詛咒法術對他沒有用。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