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見到她的時候,她就似乎揹負著相當大的痛苦。
可是她卻堅強的獨自承受,不願意與人分享她的痛苦。
或許愛情並不能解決她所失去的,可是我願用愛包圍著她,與她一起攜手度過。

冷風颼颼的從我的身旁拂過,帶起了強烈的冷意,十度的低溫讓我全身發抖。就在我等了許久的時候,我看到她從便利商店中走了出來,一看就知道她在便利商店打工賺錢。她看到了我面無表情的走向我,「你在這裡做什麼?君祤沫。」

聞言,我微微笑著,「我在這等你工作結束。」

「......先生,我不需要你特地在外面等我。」看到她蹙起了好看的柳眉,我溫和的微笑著,「我......哈啾!!」話還沒說完,我就很失禮的打了個噴涕,頓時好想找個地洞鑽進去。

「......唉。」看到她將脖子上的圍巾給拆了下來,將圍巾綁在我的脖子上,我連忙搖了搖頭,「這樣你會冷。」

「難道你就不會冷?要不是某個傻瓜傻傻的在這邊等我,我又何必將取暖的物品交給你。」

我知道她在生氣也很擔心我,可是我也知道,現在的女孩子工作到這麼晚,還有獨自一個人回家是多麼危險的事,就算她練過跆拳道,我也不放心。

想了想,雖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我覺得這是最快能讓她消氣的方法,因為一但被抱住,她就會忘記生氣的事了......雖然我也會很害羞,可是是男人就該主動一些,所以我將她抱在懷裡。在四周都是霓虹燈的襯托之下,四周的氣氛是再好不過了。

「......君祤沫,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喔。」

「嗯?」

「你一定是在想我一個柔弱的女子一個人回家很危險對不對,不過你也不要忘了,這個時代男人一個人也是很危險的,所以你以後還是少做這種事比較好,至少我自認為長的還算安全,再說我空手道和跆拳道也不是白練的。」

「......小蕾,你真的很愛殺風景。」我有點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怪她太聰明也沒用,而且她就是如此愛殺風景,所以才會交往了這麼久都還沒結果。

聞言,她嘟著嘴,「反正我就是不解風情,你如果嫌我,可以去找別的女人啊。」

我微笑著看著她鬧彆扭的樣子,覺得小蕾真的好可愛,「不可能的,我這一生一世都會喜歡你。」

瞬間,我看到她滿臉通紅,低垂著頭不語,手指跟手指互玩,沒預警的就往她家的方向跑去。

呃,等我啊。

一路跟著她回家,因為她持續害羞中,我在說什麼她都不應我,害我只好垂著狗耳朵和狗尾巴默默的跟在後面。

直到快到她家前面,她才轉過身來看著我,「我家快到了,不然被我哥看到就不好了,所以你可以先回去了,以後要做傻事前多穿一點衣服。」

「我在外面看你進屋子,才能放心。」

「......隨便你吧。」

就在她要往前走的時候,我聽到一個聲音從後面傳來,「你們在這裡做什麼?不是叫你不要死纏著我妹妹不放嗎?」

很冷很冷很冷的聲音,也是很冷的冷氣團從後面飄過來,讓我冷的直發抖。

「哥、哥哥?」

「不是叫你不要跟他來往嗎?」

「我只是回家的路上剛好碰到他。」

「不,因為我喜歡小蕾,所以我要追她。」我紅著脖子直至臉,幾乎整個身體都紅了,這樣據理力爭我還是第一次,不管對方多麼反對我都要追,而且更讓我不解的是,為什麼小蕾的哥哥會如此的反對。

「......為了你好,你還是不要接近我妹妹比較好。」

「為什麼!?」我不服。

「你大概不知道吧?我們一家人都是做黑道的,與你這種清白的人是永遠不會相配的!更何況就算你能接受,你的父母也不能接受吧?」

冷冷的話,刺痛了我的心。

這時的我總算知道為什麼她總是看起來不太開心,整個人似乎揹負著相當大的痛苦。

誰會因為身長在這樣的環境而高興,我看著小蕾對她哥哥說道:「我不在乎,就算我父母在乎,我也會讓他們理解我有多愛小蕾。」

「......如果你辦的到,那我不會繼續阻撓你們。」

「嗯!我一定會辦到,就算辦不到我就帶著小蕾私奔!」

我見小蕾和小蕾她哥兩人都沒有反應,可能是被我搞的有些無言吧?或是佩服我的氣勢,我微笑著看向小蕾,「等我,我回去後就告訴父親我要娶你當新娘!」

「咦?」

我見她好像整個人都愣住了,而且又開始玩起手指頭來了,嘆了一口氣,我走上前去抓起她的手,「我很認真。」

「嗯,我知道你很認真,可是如果搞的太僵,以後要跟伯父伯母相處就會很難了,所以希望你能謹慎仔細的處理。」她微笑著看著我,這似乎是她今天第一次對我微笑,這讓我備受鼓勵,也向她保證著,「我會仔細處理。」

「嗯......就算不行也不要太勉強。」

──就算今天無緣在一起我的心也是你的了,所以能不能一直在一起對我來說無所謂,只要我知道你是愛我的就夠了──

「我不會放棄的。」

──如果無緣與你共結理,我愛你的心永遠不會變,如果你願意,我們就到另一個地方共創一個未來──

「嗯。」

「那麼我先走囉。」我看著她微笑的說著,「明天我還是會去等你。」

「記得穿多一點。」

我點了點頭,轉身往回去的路走去。

一到家,我就立刻找父親,說明自己的心意。

「嗯?你要結婚?會不會太早。」

「我已經二十三歲了,不算早了,而且我相信爸和媽會很喜歡她的。」我微微笑著看著父親和母親。

「她是哪家的小姐啊?父親是在做什麼的?母親呢?」

「她叫潯憶蕾,是一個很可愛的人,父母的職業我不是很清楚。」

我撒了有生以來第一個謊,雖然有點無奈,不過目前為止,這是我想的到的最適合的理由。

「你連對方父母的職業都不知道,那我沒辦法讓你們結婚。」我終於聽到第一個反對,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因為有不得已的苦衷,所以很抱歉我沒辦法向你們說明他父母的職業。」

「喔?對方該不會是在做特種行業的吧?」

「特、特種行業!?」我知道我想歪了,所以滿臉通紅。

「難道不是?那就是做黑道的......」

「呃......」我該說父親的直覺太準還是太聰明?

「看來是猜對了。」我看到父親得意的笑,不禁打了個冷顫,「如果你堅持要娶的話,那我就跟你斷絕父子關係!」

「父親......」

就在父親將要走進書房的時候,我的大姐剛好從樓上走了下來,她微笑著看著父親,「爸爸,你沒看過那名女孩就要這樣否定她了嗎?」

「嗯,小心有人笑你老古板喔。」我的二姐站在閣樓樓梯上,看著下面說著,「不要說的那麼直接嘛,小心弟弟就此一去不回喔。」

「那你們覺得要給那名女子一次機會了。」一向疼愛女兒的父親似乎有點動容了,他看向我,我則是用感激的表情看著大姐和二姐。

「對呀。」

「我的意見跟大姐一樣啦。」

「那好吧,你就明天帶她來家裡吃頓飯好了。」

「嗯,謝謝爸爸、大姐、二姐。」我微笑著看著他們,沒想到一向只會欺負我的二姐也會站在我這邊,這讓我實在太高興了。

「別高興的太早,如果不讓我喜歡,要進門也難。」丟下這句話後,父親就回到書房去了。

二姐在樓上看著我比了個Y的手勢,順便向我眨了眨眼。

大姐則是對著我微笑著,就如同她本人溫柔的感覺那般。

隔天,我帶著小蕾到家裡,介紹給父母和姊姊們認識,雖然父親還是不太滿意。不過母親和姐姐似乎都很喜歡小蕾,所以我們的未來應該是沒什麼問題了。

回家的路上,我微笑的看著小蕾,小蕾也是微笑著看著我,我們手牽著手,第一次覺得原來這麼簡單。

因為父親最怕的就是女人軍團,所以就算反對他也反對不過家裡作主的三個女人。

「你姐姐們都好可愛,也好有趣。」

「是啊......二姐雖然有時候會欺負我,不過沒想到他會站在我這邊,至於大姐就更不用說了,因為最挺我的就是大姐了。」

「他們剛剛給我看了你小時候的相片喔......」

「喔。」

「還說了很多你的糗事。」

「啊?」

「二姐說了你小時候常常喜歡抓魚,可是有一天卻差點被魚抓去。」

「那是因為石頭太滑了。」

「對了,她還給了我這個......」小蕾微笑的從包包中拿出了一張照片,那是小時候我與隔壁班的『女生』拍照的照片,因為當時對方似乎對我有意思,所以在畢業時希望能與我合照,沒想到那張照片會到姐姐的手裡,這讓我覺得有點尷尬。

「那個是......」

「你的初戀?」

「不、不是。」我死命的搖著頭,就怕小蕾會誤會。

「喔?是也無所謂,反正你現在喜歡的是我,而我也相信我不會輸給那名女孩,而且事隔了那麼久,她大概也結婚生子了。」

就在這時,好巧不巧,照片中的『女孩』的長大版剛好從我們身邊走過去。

雖然有點雌雄難辨,可是對方確實不是女孩子......難道對方是......

我的天,還好小蕾沒發現,那不然一定會把我笑死。

送小蕾回到家後,我正式向小蕾的哥哥提起這件事,小蕾的哥哥終於點頭,願意讓我追求小蕾。

「我同意你們交往,不過兩年後才能結婚。」

「為什麼?」

「小蕾今年才二十歲還未大學畢業,所以你再等兩年,讓她大學讀完再結婚。」

「嗯。」我點了點頭,的確這樣比較好。

這下子總算都沒有問題了,兩年,也足夠我們更深入瞭解彼此了。所以兩年後小蕾一定是我的新娘,而且是最美的新娘。

我愛你,不管是什麼時候、無論任何身份我都會愛你。

隔天,在便利商店前與巷子間我們站在不起眼的地方彼此擁吻著,倒數著時間,今年又是美好的一年。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