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確是這樣沒錯。」浪衵狂妄的笑著,「機器畢竟沒有頭腦,要對付人類當然行的通,因為人類是如此的脆弱,隨便一擊就死了,可是對付有法術和護法的神和靈就不同了。」

「是呀,神的天罡正氣不容小覻呀,用那個絕對打不透那道防護牆。」埃卡奈有些頭痛的用手撫著頭。

「不過那些機器豹倒是可以把神界的南天門給打出一個洞來,到時那些神仙們一定會個個氣紅了臉,看那個樣子就覺的很有意思。」浪衵不禁開懷的大笑著,看那些故做清高的傢伙們氣紅了眼他就覺的高興無比。

「浪,你真壞,看別人痛苦你就很高興。」埃卡奈顯的有些無奈的說著,不過神情卻很愉悅。

「你不是也是一樣麼?」浪衵微笑著看著雖然語氣很無奈,卻笑的再開懷不過的魔后,手輕撫在她的臀上,手有一下沒一下的調情著。

「呃......這裡是武鬥場,在這裡做不太好吧,更何況時宇還在下面。」一邊說著一邊臉紅著,輕輕的推開浪衵,她知道這種欲拒還迎的態度會讓浪衵更加慾火焚身。

雖然被勾引著慾火焚身,可是誰都知道魔王大人最喜歡的就是不想看到人奸計得逞的樣子,所以推開了埃卡奈回到了地面上。

看著時宇一臉不甘的樣子,浪衵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說道,「這些東西派到人界去破壞已經相當足夠了,」

「不,屬下無能,必定研究出更具有破壞力的東西才行。」時宇不甘的看向浪衵,而後咬緊牙說道,看來因為被埃卡奈耍弄讓他覺得很不甘。

「......你高興就好。」浪衵微笑著,轉身回魔宮去了。

時宇不說話靜靜的看浪衵離開,他決定把下一個目標放在冥界。讓地獄的鬼神鬼拆去對付人界那些人和龍行使和暗行使。

在上空的埃卡奈覺得無趣,也跟著返回魔宮去了。

至於時宇則是回到他的黑暗魔窟,進行下一個實驗。

此時溫翼連的返京隊伍已經進入了城中,看著城中的人們雖然還是各自做著自己的事,不過卻在表情之間透露著一點不安,大部份的人類都不知道剛剛突然聚集的陰氣是怎麼回事,不過這樣已經足夠讓他們感到害怕了。

看著百姓們的樣子,溫翼連少有的將眉頭蹙起,心裡想著,『神月大陸的三國五洲,現在想必正一團混亂吧?』

帶著不怎麼好看的表情,溫翼連要車隊停下。

待馬車停下後,溫翼連對著身旁的侍衛說道,「你們慢慢走,我先回去了。」

「是,大人。」一旁的人恭敬的應著,隨即溫翼連便用著輕功,返回皇宮之中。

在屋頂上躍上躍下了一陣子,他就看到皇宮的大門已經在眼前了。踏上最後一棟房屋的頂端,溫翼連跳了下來,看著熟悉的宮廷侍衛盡職的站在門口,他淡笑的問著,「皇上在嗎?」

「皇上今天到刑部去了,聽說圖大人亂抓朝廷命官,所以皇上趕去瞭解狀況了。」

「嗯,我瞭解了,我這就去刑部找人,也好問問他急召我回來要做什麼。」溫翼連點了點頭,打算折回路,往在皇城附近的刑部而去。

走在路上,他看到有些人印堂發黑,已呈死相,他知道這跟他所解決的事件有關,有些人可能是被魔類附體,或者是有太多慾望所以被魔所控制了。

一邊思考著該如何解決,一邊往刑部走去,在走到門口的時候,門口的守衛不知為何似乎對他有著一定的懼意。

方才皇上到的時候已經讓他們嚇了一跳;現在連最麻煩的正牌鐵面判官都到了,這讓他們這些人更加不知所措。

『這些人到底瞞著他做了些什麼見不得光的事了?最好不要被我查到,否則一定要嚴辦。』溫翼連在心裡面想著,而後看著他們問著,「皇上在哪?」

「皇上正在地牢裡審訊犯人。」

「嗯。」

就在溫翼連將要踏入門檻前,一個人影突然將降落在他後面,溫翼連和守衛自然不可能沒發現,守衛連忙擋在溫翼連面前,問道:「來者何人?」

「草民赤燁,想對溫大人說幾句話,所以一路趕來。」赤燁溫和的看著溫翼連說著,他剛剛一查到溫翼連的氣,就馬上趕了過來小滿和小龜還在後面追著。

溫翼連看著赤燁的眼中的誠懇,如果是平常他一定會轉身就走,可是今天不知道為什麼,即使現在的情況很忙,他也必需告訴自己,要聽聽看他要說什麼。

「如果大人願意聽我說,我可以將近日內城裡的異狀全數解決。」為了怕溫翼連不肯聽他講,赤燁沒辦法只好將唯一的籌碼祭出來。

「你看的出外面的異狀?」溫翼連看著眼前名叫赤燁的男子,覺得他不簡單,居然看的出異狀,「那好吧,你進來刑部,我讓人帶你去書房談。」

「謝謝溫大人。」

就在這時,赤龜和小滿已經到了,剛好就在溫翼連轉身進府的前。赤燁將剛剛的談判告訴了兩人,赤龜微笑著點了點頭,「多虧你了,那不然雷京宇就慘了。」

「沒什麼,既然能相識就是有緣嘛,更何況我感覺的出來,我們的命運還繫在雷京宇身上。」

「對呀對呀,我家主人很厲害的喔,他還會發金光呢。」小滿小聲的在赤燁和赤龜的耳邊說著。

『發金光嗎......人類之中會發金光的很少呢。』赤燁在心裡面想著,覺得雷京宇絕對不是一般的人類。

赤龜的心裡有跟赤燁同樣的想法,看來雷京宇將不會只是一般的顧客,而且能讓他傾心相待的人類很少。更何況就算是與人類關係極好的赤燁,也不可能一見面就答應與對方飲酒。

兩人各懷心思,進入了刑部。這時溫翼連已經在書房等著他們了。

溫翼連坐在桌案前看著他們,「你們有什麼事說吧。」

「是這樣的,我們是為了將軍府的小公子來請命的。」

赤燁苦笑著將事情的發生經過,加上小滿的補充,盡數講給溫翼連聽。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