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啊,而且我每天都有喝牛奶。風哥呢?你看起來該吃點東西補補身體,不然感覺好像強風一颳,你就會被風吹走了......」

「呃......那是因為我胃不好吸收不良,所以營養沒辦法供給給全身。」風嘆了一口氣,「如果沒吃飽,我方才煮了兩碗燕窩,要不要吃呢?」

「那就要吃點調理身體的。」伊萊斯這麼說著,想著烈特爾活了那麼久可能知道一點,決定等會兒去問他看看。「不用,我吃很飽了,謝謝風哥。」

風點了點頭,看著窗外應該已經過了午膳時間,「那麼我們去找他們吧,我有些事想跟烈說。」

伊萊斯應了一聲,而後兩人便一同去找烈特爾等人了。

兩個人一邊走一邊聊著,沒走多久就來到了御花園之中。

雷宇克羅正喝著第十碗雞湯,肚子已經很鼓,快要撐死的樣子哩。

「實在太會吃了!真該頒個大豬獎給你!有夠會吃的!」烈特爾不禁感嘆道,一邊還幫雷宇拍拍手。

「啊啊......終於吃飽了。」雷宇克羅趴在桌子上,一動也不動了。

『唔......我光看就快吐了,好厲害。』風汗顏的看著那一大疊碗。

「雷豬哥......」伊萊斯喃喃地說著,跟風一樣汗顏,想著雷宇是怎麼吃的居然這般厲害?

雷宇克羅看著風和伊萊斯,軟趴趴的打了個哈欠,此時的他看到風沒事,終於擺脫了原先的擔憂,微笑的說著,「風,看來你已經沒事了。」

「嗯,我沒怎樣的,謝謝雷雷。」風無奈的說著,想著下次要離席應該找一個比較不會讓人擔心的理由。

「沒事就好,如果有不舒服記得要告訴我們,才好找醫生幫你看一下。」烈特爾也對風笑說著,順手拉了個椅子讓他坐。

「嗯,謝謝。」風看著烈特爾,「那個,烈......我可以單獨跟你說幾句話嗎?」

「可以啊?」烈特爾有些不解地眨了眨眼,不知道風想說什麼。

風很緊張的低垂著頭,而後左右看了一下,往比較沒人去的假山後面走去。

見狀,烈特爾也起了身,將位子讓給伊萊斯,隨後跟著風往假山的方向走去。

當兩人走到假山後面時,風看著烈特爾跟了過來,「那個......我想先問你,你對雷宇的感覺,真的只是玩玩而已嗎?」

「啊?你在說什麼?」烈特爾反問道,他不明白風問這話的意思,但是感覺得出風似乎知道些什麼。

「那個,我想在表明自己的心意前確認一下烈對雷雷的感情,我知道很突然,可以請你告訴我嗎?」風認真的說著,因為自己鼓足了相當大的勇氣才敢這麼說的,他也知道質問一個認識不久的人這種話很唐突,可是他無論如何都想知道。

「我想你們在一旁所感受到的,就是我和雷宇之間的情感了。」烈特爾的意思便是他們之間是打打鬧鬧的情誼,而不是那種戀愛的情感。至於為何不明說,那是因為他覺得沒有那個必要,他並不怕別人誤解什麼的。

風聞言嘆了一口氣,走到他面前輕輕的將手放在他的頭上壓下來,而後唇覆了上去,而後紅著臉,離開了烈特爾的唇,「我喜歡你。」說完,風就因為這樣的舉動太過刺激而暈了過去。

看他突然暈過去,烈特爾連忙汗顏地抱住他,沒讓他倒在地上。嘆了口氣,烈特爾摸了摸風的頭,隨後將他打橫抱起,直接用魔移動到風的房間去了。

當他抱著風的時候還可以感覺到他的心臟還在飛快的跳動著,要說那四個字,想必已經用盡了他最大的勇氣。畢竟他從來不是那種主動的人,更別說是主動去吻人了......

他將風抱到床上,並且幫他蓋好被子。看著風的睡臉,烈特爾苦笑了一下,隨後彎下身,在風的額頭上輕吻了一記。接著,他在他耳邊輕聲道:「我也喜歡你啊。」只是,先前他不覺得風對自己是那種情感,認為他不過是將自己當成朋友一般而已。

不過暈倒的人是不會聽到的,風似乎連做夢都很緊張,手緊抓著棉被。

就在這個時候,雷宇克羅和伊萊斯剛好走到附近來,看到風的房間似乎有人影在晃動,於是便好奇的敲門看看。

將風的頭髮用手順了一下,烈特爾起身,隨即轉身去開門。一看來人是雷宇克羅與伊萊斯,便問道:「怎麼了嗎?」

「沒什麼?不過你跟風到底是什麼啦,之後就沒回來了。」雷宇疑惑的問著,隨後微笑著,「喔喔,你終於對他表白了是吧?」

「剛好相反,而且他告白完就暈倒了。」烈特爾略顯無奈地說著,又在雷宇耳邊輕道:「另外,他還看到了昨晚的事。」

「對他來說那件事太刺激啦,而且風一看就知道很容易緊張的人嘛。」雷宇克羅微笑的說著,而後點了點頭,覺得被看到也沒什麼。

「對啊,可能緊張到停止呼吸一下,所以才會暈倒吧。」烈特爾不禁露出苦笑,接著又道:「反正事情就是這樣啦!」

「這樣呀......對了,阿萊剛剛跟我說風的胃腸不太好導致吃東西無法吸收,他想問你有沒有調理的辦法。」對於那件事他是覺得沒什麼,反正就是玩與被玩的對象而已。

「喔?我們家的小萊好乖喔!」烈特爾笑說著,接著答道:「當然是有囉,有一些食材吃了會對胃比較好,等等我們去找爾簫娘娘要一下好了。」

聞言,伊萊斯點了點頭。

「那就這樣啦,你就好好的照顧『老婆』我要到街上去『晃一下』,順便看看有沒有賺錢的辦法,雖然現在是不用賺了,可是總不能一直就住在這吧?當事情解決完後也是要離開的。」雷宇說著看著烈特爾。

「對呀,而且你之後還要回去養老婆孩子嘛!不回去怎麼行呢?」烈特爾笑說著,對他揮了揮手。

「嗯,我也要跟雷宇哥一起去外面晃晃,賺一點旅費。」伊萊斯這般說著。

「對了,既然有這塊金玉,那代表著每個世界都會有一塊玉吧?我就順便調查看看好了。」雷宇克羅說完便揮了揮手,往大門走去了。

而伊萊斯也跟烈特爾打了招呼,隨後就快步跟上雷宇,離開前還記得要關上房門的這件事。

當伊萊斯追上雷宇時,只見雷宇正在跟晝林比和爾簫說明要出宮的事,而晝林比也表示他要跟去看看,畢竟賺錢多一份力量總是好的。

而此時一直未追上來的潔堤娜也追了上來,此時的她已經不是一隻人魚的身體,而是一個完整的『人』身,一出現就把眾人嚇了一跳。

因為,她一出現就是把雷宇克羅坐扁在地上,還一臉無辜的樣子,一時半刻居然還沒發現自己坐在雷宇背上,正疑惑地東張西望著呢。

雷宇克羅整隻趴在地上,頭上變成『@』狀,就在雷宇克羅無奈的要她趕快起來後,她才歉然的走下去,而後跟眾人打著招呼,以及跟雷宇克羅道著歉。

隨後,他們五人外加一隻小小烈便一同往街上去了。當然,潔緹娜是還搞不清楚狀況,只是想著既然他們要上街,她就先跟著他們好了,這樣也才不會迷路什麼的。

爾簫告訴他們,城中最賺錢的就是那棟高大的『憶品』酒樓,樓裡不但有賭場、青樓、客棧和餐館,食物更是一流,他有時候會偷溜到那裡去用餐。

雷宇克羅點了點頭,「前幾天我在那邊當過跑堂的,確實不錯,而且薪資還蠻高的。」

「是說娘娘跟我們一起出來不要緊嗎?」伊萊斯苦笑地問著爾簫,有點擔心。

「應該不要緊吧?而且傲天最近忙著調查水藍玉的下落,沒有空管我。」爾簫的大狐狸尾似乎甩了甩,微笑的說著,「我還是第一次把封幻也給甩掉了。」

「封幻是那個看起來很厲害的少年吧?」伊萊斯問著,看到了爾簫的狐尾,心中疑惑著為何他不是妖精卻有狐狸尾的事。

「是啊,聽說是派來監視......不,保護我的安全的。」爾簫苦笑著嘆了一口氣。

「這樣啊,那那個少年還真是辛苦。」雷宇微笑說著,因為他可以從今天爾簫混在他們之中跑出來推算出他有多會亂跑了。

「對呀,要跟著這麼會亂跑的主子好可憐喔我好同情他的說!」小小烈窩在伊萊斯懷裡,一邊這麼說著,小小地損了爾簫一下。畢竟都是當跟班的,他多多少少都能體會到封幻的心情。

聞言,爾簫又苦笑了一下,就在這個時候,封幻突然出現在爾簫面前,似乎有點不太高興,「娘娘,您又亂跑了。」

「那個......對不起,不過你還是一樣這麼厲害。」爾簫汗顏著,想著傲天派到他身邊來的人果然都不同凡響啊。

「其實我也會有察覺不到的時候,下次請您出宮前務必跟我報備一下。」封幻苦笑著,接著看向其他人,「給各位添麻煩了,真的很抱歉。」

 

    全站熱搜

    cherry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