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室內的空氣流動著沉悶的感覺,兩人依舊沒有說話。雷京宇低垂著頭,看著爹手上那灌藥。心情相當的複雜,一旦離開了家,像那樣為自己擦藥的人,還會有嗎?

倘若他不離開家,這個家會幸福嗎?他自私的以為離開就會沒事,可是......娘親她會怎麼想,當她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不在了,是會鬆一口氣,還是着急萬分?即使不是自己的親娘,但好歹也是相處了近二十年,誰會沒有感情?

再說養育之恩大如天,他可以在這裡待到十五、六歲,還沒有被毒死或趕出去已經謝天謝地了,他應該要感謝父親,他所娶的兩個妻子都深愛著他,不想令他為難;他可以這樣解釋嗎?解釋這種因為她對他懷著恨意的心,其實是因為父親的關係?所以在父親有生之年,他應該還可以在這裡安然無恙的度過。

但......不了,他不想要大家過的那麼辛苦。

那麼的假惺惺的和樂他不要,他雷京宇要的是真誠的笑容,而不是虛偽敷衍式的笑。也因此氣氛繼續沉悶著,甚至到了一個極致。

就在這個時候,小滿突然跑進來,「少爺和老爺你們回來了......老天,真是太感謝你了,小滿我發誓一輩子吃素,以報達您的宏恩。」

小滿看著雷京宇和雷祐均,似乎沒看到雷京宇還光裸著上身,就跪在地上謝起菩薩來了,似乎完全忘了,雷京宇和雷祐均能這樣沒事,她也有一小部份的功勞呢。

當然這些話,也讓氣氛緩和了些,雷京宇微笑著小聲的說著,「唉......要我離開小滿,我還真有點捨不得呢。」像這個時候,也只有小滿會正大光明的耍寶了。

「咦?什麼?」小滿聽的不是很清楚,圓圓的頭靠近雷京宇,想要他在說一次。

雷京宇嘆了一口氣,微笑著看著他,「鬼ㄚ頭,沒什麼事......」

這個明顯敷衍的語氣,小滿當然聽的出來,不過雷京宇不想說,她也不會一直逼問。反正雷京宇平安出來就好了。

「對了,你來這裡不會是為了要來謝神的吧?」

「我是來看老爺和公子的,還有......小翠要我告訴你們,他已經要廚房今天晚上準備麵線,要給老爺和公子去去霉運,所以晚上在大廳用餐時,要多吃一點,才會有細細綿綿的菩薩保祐。」

雷京宇看著小滿一邊說,還很誇張的比著一個細細長長的麵條劃的長長的,看起來有夠滑稽。不過細細綿綿的菩薩那是什麼?

雷京宇思考著這個詞到底是什麼用意,他想小滿大概是想說,連綿不絕的好運吧?這傢伙真是濫用成語,這樣菩薩會哭的......

「好啦,我知道了,改天有空一定要你背背成語,看你濫用成語我就頭痛。」雷京宇嘆了一口氣,無奈的搖頭。

他似乎忘記了將要離家的事。

「......能不能不要,小滿一看到書就會想要睡覺耶。」小滿嘟著嘴,不滿抗議著。

「那怎麼成,叫你背你就背!」雷京宇將頭轉到另一邊,不理會她的抗議。

「嗚嗚......老爺,公子虐待我。」小滿這時也發現了雷祐均一直都沒講話,因此心細如他,發現了似乎發生了什麼事,於是誇張的跑過去,拉著雷祐均的衣服像是自己親人一般,隨意撒嬌著。

雷祐均看著他們,原本沉悶的臉色似乎好了些許,「他不會認真的,因為你絕對有辦法整到他沒辦法認真。」看著眼前的兩人,他真的覺得,這個府裡就像一個家人一樣,沒有什麼身份的卑賤問題,大家都是真心想處著。

他沒辦法理解這樣的家庭會讓他兒子想要離開,不過若雷京宇要離開,起碼要再等三年待他十八歲時才可以離開。

但他也知道雷京宇現在是還在考慮,但他一旦下定決心,一定會執行。到時任誰也阻止不了他。

所以他必需想辦法,讓雷京宇這三年無法離開王都。

雷京宇不知道父親的想法,他只是在一旁跟小滿打鬧著。而小滿則是發覺似乎發生了什麼事,他看著雷京宇,小聲的問著:「老爺怎麼了?看起來好沉默喔,雖然他說的話很有道理,可是感覺還是有點奇怪......」

雷父雖然較死腦筋、冥頑不靈,有時還非常堅持自己的想法。可是卻不是沉默的人,小滿看他這樣,會覺得怪怪的是正常的。

「唉呀......爹他只是在考慮一些事情,不要緊的,過了就會沒事了。」雷京宇想著小滿也太敏感了吧?連他和他爹的事都可以看出端倪,不過基於這是他和他爹的私事,所以他並不打算告訴小滿。因此他將頭轉向其他地方,顧左右而言他並不直接回答。

看他們父子都有些怪怪的,小滿直覺一定出什麼事了,雖然不知道探察決人的動向算不算好事,不過基於關心和一瞇瞇的好奇,她還是決定這幾天多注意老爺和少爺的動向。

就在這時,小翠走了近來,似乎完全無視雷京宇上身的光裸,沒什麼表情的說著,「老爺,少爺,麵線已經準備好了,請到偏廳膳食都放在那裡。」

「喔喔!好,我知道了,謝啦。」雷京宇看著父親,「父親,先用完膳再想吧。」

雷祐均點了點頭,於是在雷京宇將衣服穿戴整齊之後,兩人便一前一後兩人一起去偏廳驅煞氣了。

雷府的偏廳佈置的相當典雅大方,一進入就看到了一幅簡單的山水畫,掛在了正中央壁前左右兩側各擺了客人使用的桌椅。山水畫的正前方則是擺著主人所使用的桌椅,同款式的黑色檜木花雕桌椅看起來簡單而大方,在偏廳進來的右測,則是放了一盆花雕瓶,在中間的屏風隔開來的,是一只圓桌和四章圓型的木雕椅,此時上方已經擺上了兩碗諸腳麵線。

雷祐均和雷京宇坐定之後,便各自拿起麵線吃著。

雷祐均將麵吃完之後,就問著小滿:「素云他醒了麼?」

「夫人到現在都還沒醒啊......小滿每天早晨都有上香,希望夫人趕快醒過來,可是夫人好像就是沉睡在夢中一般,有任何動靜都沒醒。」

「......這樣啊,該不會是驅邪時反而軀出毛病了。」雷祐均看起來有些疲累的嘆了一口氣,看在雷京宇眼中相當的不捨。

「放心啦,娘親吉人自有天相,不會有事的。」有事的話他就去問桃仙,反正既然已經決定要離開,就要想把法把家裡的事安排好才能離去,否則他也不安心。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