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拿著盤子進入自己的房間之內,此時的爾簫剛好從傲天的書房過來,想來看看幾位客人的狀況,於是兩人便這樣擦身而過。

爾簫苦笑著,「好像發生什麼事了?」

封幻不禁也露出苦笑,似乎已經看出大概發生了什麼事,「該怎麼說呢?娘娘就別管了吧?」

「唉,有些事也不是我想管就管的了的,畢竟這是人家的私事嘛。」爾簫無奈的說著,而後便看了看風的房間的方向,帶著封幻往另一個方向走去,離開了貴賓住的那座莊園。

抱著滿腹莫名的不適,風躺在床上抱著枕頭,發著呆。腦中所想的,都是經由剛剛聽到的聲音自行想像出來的畫面。

為什麼他會這麼在意呢?他到底是在意些什麼呢?

隱隱的,他似乎察覺到了自己的一絲心意,只是目前還並不是很確定。

抱著枕頭,風苦笑著,「烈特爾果然是喜歡雷宇的嗎......」這樣他該怎麼辦呢?他該表現的主動一點嗎?

或許,一直以來他就是太被動了,所以即使有喜歡的人,也都從自己的身邊擦身而過。

一次一次的錯過、一次一次的失去,這些他不是不在意,他也並不想這樣。對於這樣被動的自己,他總是無可奈何,明知道可能不說會後悔,他卻都沒說出內心的那些話......這次,他還想再那樣下去嗎?

他一邊想著那些問題,一邊看著天花板發著呆,不知不覺間睡著了。

就這樣過了一夜,早晨之時,赫連傲天命人張羅貴賓們的早繕,而後將招待歸賓們的重責大任交給爾簫後,便上朝去了。

此時的雷宇克羅睡的正香,身邊睡了一個大暖爐讓他一點都不覺得冷,反而越睡越舒服,一睡就到正午。

當他起床時,身邊早就沒有人了。在早膳後,眾人包括方起床的烈特爾,全讓爾簫帶著去參觀皇宮,眾人悠閒地聊天著,觀賞皇宮內各種擺設、花草樹木等等,過了一個悠閒的早晨。

而正午時分,他們也與爾簫一同享用精緻的午膳,不似雷宇是在夢中享用。

早晨起來風就一直心神不寧,不停的往烈特爾的方向看去,欲言又止,心想時機不對,也因此他只能靜靜的陪伴眾人開心的吃早膳再去逛花園、吃午膳......

後來,在雷宇克羅來問眾人還有沒有午膳時,他終於嘆了一口氣,以身體不適為由離席,想著接下來自己究竟該怎麼做。

烈特爾是他第一個想主動追求的人,可是他不知道對方是否會願意接受自己。更何況前方還有一個很強大的情敵在,對於能否從他那邊得到烈特爾的心,他一點把握也沒有。

因為他早早就回房了,所以在雷宇克羅用午膳的時候,烈特爾讓伊萊斯去看看風的身體狀況。畢竟昨晚忙碌了一夜,雷宇克羅的屁股可能還不是很好,所以他很有良心地先陪著雷宇吃飯。

雷宇克羅看著特地陪他吃飯的某人,趁著眾人的注意力沒在他們身上時,小聲的問著,「你昨天插那麼大力還不夠呀,難不成還想再插......?」

「我是因為憐憫你的屁屁才特地留下來的。」烈特爾用指尖彈了一下他的頭。

「喔......看不出來你還蠻體貼的嘛。」雷宇晃著看不見的狗尾微笑的說著。

「你知道就好。」

「對了,風呢?」雷宇克羅疑惑的問著。

「他說他身體不舒服,先回房了。剛你餓趴的時候,我就讓我可愛的弟弟小萊去看他了。」烈特爾這麼說著,順手用湯匙弄一碗湯給雷宇克羅。

雷宇克羅接過來而後看著烈特爾,又看看天上只見厚厚的雲盤繞在上空,感覺好像會下雪似的,「今天天氣好像比較涼呀?」

「因為你今天比較虛的關係吧。」昨天被吃了今天沒體力,所以身體也感覺更沒抵抗力會比較怕冷--烈特爾說的話正是代表著這個意思。

「......你豬呀,天氣這麼冷,如果是他早就受風寒了,我覺得你還是去看看他比較好。」雷宇克羅一邊喝著湯,一邊拿起一旁的熱茶喝著。

不過一旁的爾簫聽到這句話,疑惑的看著天上,「今天很暖和啊。」一向把冬天當成夏天的他,當然不覺得冷,頂多覺得有些春風飄來的感覺。

「哎呀,我怕某人屁屁著涼,所以只好晚點再去囉。」烈特爾在雷宇克羅耳朵旁邊壓低聲音地笑道,隨後轉頭望向爾簫道:「你也這麼認為啊?其實我也是呢,人老了就會自然而然的感覺不出溫度......啊,我並不是在說你啦!」

「......」雷宇克羅的臉紅了起來,而後低著頭猛喝著雞湯,再也不說什麼了。

爾簫微笑著,「我也不年輕了呢。」

「喔?幾千歲了?還是上萬歲了?」烈特爾開玩笑般地問道,單手撐著頭,打趣地望著爾簫。他可以看出這男人擁有吸引同性的能力,而且極強,不過對他來說是一點用也沒有。

「這個麼......一般的魔族現在都幾歲了呢。」爾簫想了想,或許連他都不知道自己幾歲了,只是微笑著晃著厚厚的狐尾。

就在這時,風坐在桌子上,倒著茶水喝著,「唉......烈現在應該是在陪雷宇吧?對了,我為什麼要像個女孩子一樣,對這種事如此在乎呢?感覺好像就是在吃醋似的......人家八字都還沒一撇呢。」

他才剛說完,房門便傳來敲門的聲音。

隨即,他也聽到伊萊斯的聲音。伊萊斯對他道:「風哥哥,你沒事吧?身體還好嗎?要不要找醫生來幫你看一看?」聲音略顯緊張,可以聽出伊萊斯對他的擔憂。

也因此,風從桌子上跌下來,他剛剛那麼不雅的坐在桌子上嘆氣,還好沒有被人看到,「那個,小萊你先進來吧,我沒怎樣。」

聽到他從桌上跌落下去的聲響,伊萊斯又擔憂地問:「真的沒事?我好像聽到你跌倒的聲音?」說話的同時,他也推開了房門,走進風的房間。

此時的風還跪趴在地上,看起來有點狼狽的爬了起來,汗笑著,「我真的沒怎樣。」只是腳有些擦傷吧。

看他如此,伊萊斯連忙上前去將他拉起,讓他坐在床上,並且幫他治療他的腳傷。

「風哥可不要太勉強了。」

「我真的沒事的,小萊不用擔心。」風溫柔的笑著,摸了摸他的頭只是隨後便沉下頭嘆嘆著氣無奈的說著,因為他知道若是自己不解釋清楚,只會讓小萊更加擔憂,「只是今天有點心神不寧,做事難免怪異了些,剛剛我是從桌子上跌下來所以才會受傷。」

「那風哥是在想什麼?可以告訴我嗎?也許我可以幫上你的忙?」伊萊斯擔憂地問著,順手拿來被子為風蓋上,怕他著涼了。

「嗯......有些事不太好啟齒。」風對於自己的心情和對雷宇的醋意感到無奈和苦笑隨即聽即伊萊斯問起,嘆了一口氣,對於伊萊斯的好意感到窩心,不禁露出了一抹微笑,「不過小萊,當你有喜歡的人的時候,就可以瞭解到我現在的心情了。」

「所以說風哥喜歡上人了?是誰?嵐姐?烈哥?雷宇哥?」伊萊斯好奇地問著,接著摸了摸下巴沉思道:「如果是嵐姐或雷宇哥的話是可能沒希望了......」

風聞言臉紅的垂下頭,似乎沒發現伊萊斯後面那句話的含意,「嗯......是烈。」

「烈哥啊......那風哥就有希望。」伊萊斯這般說著,點了點頭。

風搖了搖頭,「烈喜歡的是雷雷,我不會有希望的。」

聞言,伊萊斯訝異地反問:「啊?可是雷哥已經有老婆、孩子了耶?」

風點了點頭,可是並沒有告訴伊萊斯昨晚他看到的,只是摸了摸他的頭,「等小萊長大一點就會知道了。」

「啊?烈哥應該是『喜歡玩』雷哥吧?而且我已經很大了耶......」伊萊斯汗顏地說著。

「小萊才十五歲吧,十五歲還未成年喔。」風笑著看著伊萊斯,「我知道烈喜歡玩雷宇,不過,事情已經超乎了玩的地步了,算了......這種事,應該當面跟他問清楚才對。」風說著說著,似乎下了什麼決心。

伊萊斯不明白風在說什麼,只是每每都被別人當成小孩,讓他覺得有點討厭。

見他心裡似乎不舒服,風溫柔的拿起一根糖葫蘆遞給他,「乖,吃糖吧,那種事告訴你我會被烈殺了。」要不然也會被臭罵一頓的。

看風那麼溫柔地拿「糖葫蘆」給他,伊萊斯垂下肩膀,重重地嘆了口氣,放棄般地想著反正他就是個小孩嘛!

「如果你喜歡我這裡還有很多零嘴喔。」風微笑著看著他吃著,而後想著,「烈特爾跟雷宇在一起嗎?」

聽他這麼問,伊萊斯點了點頭,回道:「嗯,還有爾簫娘娘和晝哥他們也還在一起吃東西。」

「那你有吃飽嗎?」風看著跟自己差不多瘦的伊萊斯,「現在在發育,要吃飽一點才會長高。」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