爾簫見狀,往傲天的方向『關注』了一下,微笑中,帶著不能亂打他人主意的意味在。

看爾簫在看自己,而身旁的連天也以可怕的眼神在看,傲天微嘆口氣,略顯哀怨地開始玩起手指來了。

雷宇見兩人都以有點可怕的眼神看著坐在主位的人,心裡更加的疑惑。有種不好的預感出現在腦子裡。突然有點想跑......的衝動。

『我說雷雷呀,人家好像對你有意思。』烈特爾看好戲般地對雷宇使用心靈溝通,臉上微微帶著壞笑。『可惜呀,他身邊那兩位好像不太准他追你?』

『別鬧我了,你沒聽風說人家是有夫之夫嗎?而且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雷宇嘆了一口氣,怎麼最近他的桃花似乎特別旺啊!

『喔喔?你喜歡誰啊?你該不會其實老早就已經有老公孩子,甚至兒孫滿堂了吧?』烈特爾頗有興趣地問著。

『咳......離兒孫滿堂還早的很呢。』雷宇克羅汗顏著,不承認也不否認,反正他『在家』的確有老婆和兒子了。

『喔喔?那就是有老婆孩子了!沒想到你悶不吭聲,卻已經有個幸福美滿的家庭啦!真讓人羨慕啊!想我活了一萬年卻還是孤家寡人一個,只有可愛的乾兒子、乾女兒、乾弟弟、乾妹妹們......』越說越哀怨。

『怎麼,你該不會是喜歡上我了吧?』雷宇微笑著看著他,走到他身邊拍著他的背。

『我有說嗎?』烈特爾微笑地反問,並不以為意。

『你是沒說,可是並不代表沒想過。』雷宇克羅微笑著坐了下來,而後看著廳上的兩人,『我們居然自顧自的聊起來了。』

『你怎麼想就怎麼是囉!』烈特爾聳了聳肩,並沒有回答雷宇克羅的問題。他一邊跟著坐下,也一邊聽著傲天等人和其他人的談話。

雷宇克羅微微笑著,看著他,『吶,晚上要不要來我房裡喝一杯?』

『也好。』不喝白不喝,不吃白不吃。雖說他自己目前依舊是單身,不過對方已有家室,錯過了這次,或許再也沒機會。

『那我便選個比較偏僻的房間住下吧。』雷宇看著前面的人話已經快說完,爾簫讓人帶他們自己去參觀房間,選擇他們喜歡的。

也因此,雷宇便選了間較為僻靜的房,刻意不與風等人所選之房間相連。

因為要在這裡住一陣子,所以也不能太隨便,所以他選的房間是靠近河畔,寧靜又悠閒的地方。滿意了之後,他問著爾簫書房和廚房在哪,而後便去了。

而其他人則在與傲天、爾簫等人道過謝後,回自己房間去整理行囊。傲天他們另外還派了幾名侍女來幫忙他們,處理一些生活上的雜事。

雷宇確定了書房的方位後才走向廚房,他在烈特爾到他的房裡之前,弄了一桌酒菜,要人幫他備了一些烈酒。不知道烈特爾喝酒不會醉的他,打算與他拼酒,以此做為誰上誰下的邀請。

可惜的是,他註定得在下難以上......

當他準備好的時候,烈特爾已經來到了他的房裡。而他也端著酒菜走了進來。

為了避免他人隨意闖入,烈特爾也在房間四周設下結界,讓這間房完完全全成為兩個人的空間。

「吶,我可沒有煮泡麵喔。」將一籠蒸餃和幾樣小菜放在桌子上,雷宇幫兩人添了一些酒。

「無所謂啦,我也不是只吃泡麵啊!」烈特爾笑說著,道了聲謝,而後問道:「這該不會全是你煮的吧?」

「對呀?」雷宇克羅看著他,「要吃當然要自己煮才會健康。」當然是在他不懶的情況下。

「噢,看不出來你還蠻會煮的!真是人不可貌相啊!」烈特爾笑說著。

「那是因為我平常太懶。」雷宇克羅喝了一杯酒,而後嘆了一口氣。

「豬豬一隻嘛。」笑了笑,烈特爾也跟著拿起酒杯,緩緩地喝著。

「哼哼......」嘟著嘴,雷宇挾了一個蒸餃往嘴裡送,動作還算優雅,可是吃像卻大剌剌的。

隨後,烈特爾也開始吃著燒賣,一邊道:「還蠻好吃的,不錯嘛!」

「你喜歡就好。」

兩人便這樣一邊吃一邊講話,等到雷宇克羅有七、八分醉的時候,不禁感嘆著,「你......居然連點醉意都沒有......嗝......」因為腦袋已經不太清楚,所以自制力相對的也低了不少,他開始覺的熱,脫起了衣服。

「你不知道嗎?喝再多的酒我都不會醉,會讓我醉的是其他東西。」烈特爾笑了笑,一手撐著頭,一邊欣賞著雷宇脫衣服。

「你沒說......嗝......我又不是神仙,哪會知啊。」雷宇脫完了外衣之後便坐了下來,拼命扯著裏衣,他從不穿中衣的,因為這樣比較涼。因為已經有點醉了,所以臉有點紅,看起來很可口。

見狀,烈特爾又笑了一下,輕捏了捏雷宇的臉,接著也開始褪下自己的外衫。

「幹嘛捏我的臉啊......」雷宇嘟著嘴,有點不爽的開始吻起他的脖子,手亦伸進他的衣內,開始輕輕捏著他的胸前圓點。

「好捏啊!小豬豬忍不住啦?」烈特爾又捏了一下雷宇的臉,而後幫他把裏衣褪去,讓他上半身光裸裸地在自己面前。

「先下手為強你沒聽過啊......」雷宇又嘟著嘴說著,而後見自己被脫光光也不覺得什麼,把烈特爾的前胸兩個圓點玩的又尖有挺之後,又將手往下移去。

不過烈特爾一把年紀了絕不是什麼省油的燈,自制力強得可怕......只見他面不改色,輕輕吻上了雷宇嘟著的嘴,滑溜的舌頭也伸了進去,與雷宇的舌交纏著。

「唔......」雷宇忍不住的呻吟了一聲也讓烈特爾的舌更容易的滑入。

此時的兩人已經雙雙的倒向床上,烈特爾將雷宇的衣物脫下,而後開始撫摸著他的鎖骨、胸,舌也吻著另一邊的乳尖。

就在這個時候,風拿著一盤食物過來,想拿來給雷宇吃,問問看他的意見。誰知剛到門口就聽到了奇怪的聲音,這讓風的頭上冒出了許多的問號,湊耳一聽才知道是什麼聲音,頓時滿臉通紅,透過紙門看到裡面正在交歡的兩人......他拿著盤子,飛也似的羞奔去了。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心裡好像不太舒服?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