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眾人吃過早餐之後,就紛紛離開船,前往森林之中探察了。留下來的只有被保護的子陵和保護人的嵐凌。

嵐凌看著子陵從早上吃過飯後就一直坐在船頭,看著遠方,以為他是想知道那個方向是哪裡,於是走了過去說道,「那邊是娜諾斯公國的方向,對了,你是怎麼到這個世界來的?」

「我啊,是打開了一款遊戲按下執行之後掉下來的。」子陵微笑著看向嵐凌,「很難想像吧?這樣真實的世界,居然是遊戲的世界。」

「遊戲?那是什麼?」嵐凌不解的看著他。

「遊戲啊......我也不太會解釋,就像遊樂的場所吧。」子陵微笑著想著,「就一片薄薄的圓圓的東西,裡面有許多可以玩樂的東西。」

「哦......你說的是晶片嗎?」嵐凌微笑著,從口袋裡掏出了一種像是雷達卡片的東西,透過那個,甚至可以搖控這艘船。

子陵探頭過去看,「不,這跟那個沒什麼關連。」不過沒想到這個世界有這麼先進的科技,他要對這個世界改觀了。

嵐凌微笑著,將自己整個身子都倒向子陵的背,「喂,我們不要講這個了,來講一些比較私密的事吧?」

子陵微笑著將他推了開來,「我不想變成烤豬肉。」

「放心,我不會讓你變成烤豬的啦。」嵐凌很豪氣的往子陵的背上拍下去,微笑著。

「是喔......可是我怕我會變成烤豬肉不是因為你,是我想自己烤熟啊。」拜託,跟嵐凌亂來的話他要怎麼面對沁,還不如把自己烤了,供藤封瀾吃比較恰當。

「唉呀,你烤自己幹嘛呢?又沒人要吃,也沒人敢吃吧?這樣不如生吃來的新鮮啊。」嵐凌燦笑著靠近他,這讓子陵覺得背脊發冷連忙閃遠一點,但他根本沒有路可以閃,後面就是大海了,無奈之下,他只好看向嵐凌,微微笑著,「你想吃生烤子陵肉嗎?」

「嗯......我不想吃烤的。」嵐陵微微笑著,還不知道子陵問這句話有什麼含意。

「既然這樣的話......」子陵微笑著,站了起身,如果沒站穩他就一定會掉到海裡去,前面又有嵐陵擋著,他根本沒有路逃到別的地方去,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

他想站了起來之後,抱著嵐凌轉一個圈,順便警告她不要隨便玩弄男人。子陵用著與平常的微笑不同的嚴肅表情看著嵐凌。

看著子陵站起來臉上露出那樣的表情,嵐凌似乎知道她似乎玩的太過份了,同時也大概猜出了他想什麼了,連忙後退兩步。

「怎麼?你不是想要吃嗎?」子陵微笑著,卻是皮笑肉不笑,「怎麼突然後退了。」

嵐凌現在終於知道她踢到鐵板了,子陵絕不是那種乖乖任人玩弄的類型。而且看他現在的樣子分明就是生氣了,居然還能在微笑,真是太恐佈了。

這個世界上能讓她嵐凌害怕的事很少,可是看到子陵這樣子,卻讓她有些顫抖想要逃跑的無力感。

子陵似乎發現自己太過份了點,居然用這種態度面對一個女人,雖然他一點都不承認嵐凌是女人,不過女人就是女人,所以他還是玩的太過份了,微微的嘆了一口氣,「對不起,我玩的太過火了。」

嵐凌搖了搖頭,「不,過份的是我,換做是其他人應該也會生氣吧。」

「其他人會不會生氣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玩弄男人吃虧的還是女人。」子陵嚴肅的看著她說著,「而且如果遇到不負責任的男人,他大可拍拍屁股吃完就走人,可憐的還是女人。」

「嗯,我明白了。」

「什麼東西明白了?」藤封瀾抱著他的劍,站在他們後面問著,即他人也都站在後方,用疑惑的眼神看著他們。

他們方上船,就聽到嵐凌說的最後一句話,因此走在最前面的藤封瀾才會好奇的問著。

「沒什麼,我們在討論菜單。」子陵微微笑的看著他們,卻在心裡暗叫好險,幸好沒有被沁公主聽到。

如果讓她知道自己方才的想法,她不知道會怎樣,搞不好會覺得自己很A,或者是真的把自己拿去煮了。

不過既然不知道,那就還好,他很奇怪的希望自己在對方的印象中不會扮演著太差的角色,噢......他可不想當流浪狗啊,如果被嫌棄,那還不如去當流浪狗,逃避現實來的快。

就在他胡思亂想之際,嵐凌好奇的跑過去,問著他們,「有查到什麼嗎?」

沁苦笑著搖了搖頭,「我們分了好幾路探查到最深處,結果還是什麼都沒發現,倒是閃電還是一直閃著,哈維也不在那裡面。」

「這樣呀,真真是太奇怪了。」嵐凌歪著頭思索著,「或許會突然這樣不是人為的因素,而是因為......」嵐凌一邊說一邊看向子陵,「是子陵突然闖入這個世界所造成的。」

「咦,是這樣嗎?」子陵看著他們,如果是這樣,那自己的突然出現真是太罪過了......果然他還是比較適合流浪狗的生活,如果藤封瀾不高興把自己踹下船,那麼他就真的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他要不要趁現在去練習一下流浪狗的哀嚎聲,或許有人看到他可憐會施捨他一塊骨頭?

「很有可能,不過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就很耐人尋味了。」藤封瀾莫測高深的看著遠方那道閃電,想起那個魔王窟後面,似乎有一個祭壇,「那附近好像有一個祭壇吧?」

藤封瀾認為閃電是小事,一直追究也不是辦法,於是刻意轉移話題說著,他比較在意的女人問題。

「嗯,櫻聽說那個祭壇常常用來祭祀神明用的,可是最近好像常常抓年輕的女子去祭魔。」櫻一邊說一邊汗顏著,對那些被抓去祭祀的女子感到悲哀,她看向大家,「不知道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救救那些人。」

「有是有,只是有點冒險。」萊因洛斯低頭沉思了一會,看向子陵,「有了,不如讓子陵扮做女人去當誘餌,然後我們再伺機而入。」

「咦,為什麼要我?」子陵汗顏著,他現在還沒變流浪狗就要改行當白雪公主了?

「難道你要沁、櫻、嵐凌或尤莉瑪蓮去冒險?」萊因洛斯微笑的問著,這樣的笑容讓子陵覺得萊因洛斯根本就是惡魔。

「那倒不是......不過還有你和藤封瀾啊。」子陵微笑著看著他們兩個,「為什麼你們兩個不去,更何況你們也比較有自保能力。」

「我待在船上的話可以保護櫻和小沁他們,當然不能我去。」萊因洛斯轉開了頭,一想到要扮成女人他就感到厭惡。

「那藤封瀾也可以啊。」子陵微笑著看著藤封瀾,只見他正在低頭沉思著。

「我去也可以,可是一個人去太寂寞了,所以子陵陪我去吧。」

「......」又一個惡魔,子陵無言了。

「嘻,既然決定了,那就趕快來打扮一下吧?」嵐凌從她的衣櫥裡翻出了兩件看起來比較寬鬆的衣服,不過看起來像半透明的薄紗有穿跟沒穿還是差不多。

「這種衣服不能穿吧?一穿就暴露了。」子陵看著那身又紅又紫的薄紗,心裡想這裡的人根本全都是惡魔嘛。只有沁和櫻看起來比較像天使。

「那穿這件好了。」沁拿出一件黑色,看起來相當嚴密的衣服,那件看起來有點像孕婦裝,又寬又鬆,子陵應該穿的下去。

櫻在一旁看了搖了搖頭,「子陵和藤封瀾沒有大肚子啊。」接著她拿出了一件銀白色高領的衣服,一整套都是以素雅為主,看起來就像是高雅的小姐,應該很不錯。

「可是那件不管是藤封瀾還是子陵穿都太小件了。」沁苦笑的搖了搖頭,雖然那件很好,而且跟子陵的銀髮也可以搭,可是真的是太小件了。

看來看去沒有一件是可以用的,這讓藤封瀾感到很頭痛。就在這時,雨緋飛到藤封瀾的頭上,「主人,你們不是會用易容魔法嗎?」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