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有封信想交給您看。」確認那人的長相與風說的無異後,小小烈恭敬地說著,他將懷中的信交給封幻,並小心地看著他。

封幻接過了信之後,讓小小烈坐在他的肩膀上,將信恭敬的呈給了赫連傲天,「皇上,信在此。」

接過信,傲天將它拆了開來,認真地看著。沉默了一會兒,他開口道:「這事朕還要考慮一下,一個時辰後再回答。」要讓他們都住進來並不難,可麻煩的是那個跟著他們的人......他得跟爾簫還有包括封幻的幾個心腹討論討論。

小小烈點了點頭,看向封幻。而封幻則是將他帶到前廳的椅子上坐著,「小朋友,你先在這裡等一下,我叫姊姊送點心來給你吃。」封幻說完後便要人去端東西過來,順便要人去找皇后娘娘和樓殊過來。

『小朋友呀?他看起來很厲害,可怎麼沒發現我不是人呢?』小小烈在心中這般想著,乖乖地坐在椅子上等待著。

過了一會,有一名宮女端了許多點心進來,還有一壺上好的茶。

接著,爾簫和樓殊兩人先後走了進來。今天爾簫穿了一件簡單的青色長衫,並埋有批著棉懊,兩個人走了進來之後,便走進了裡面的書房。

片刻,又有一名衣著整齊,頭戴官帽、手拿公文之類東西的男子,略顯匆忙地快步走了進來。小小烈與他四目相接了瞬間,然後有點害怕......因為那名男子表情好嚴肅,嚇到他了!

幾個人進了房裡之後,傲天便把方才的信給他們看。

爾簫看過之後,看向傲天,「傲天你的意思呢?」

「正在考慮。讓他們進來是沒有問題,但問題就在那個跟著他們的傢伙身上,畢竟他會不會跟來作怪我們不清楚。」傲天表情嚴肅地說著。

「這點不用擔心,我已經在皇宮裏裏外外設下了結界,除非特定的人否則無法進入的。」樓殊看著傲天胸有成竹的說著。

「爾簫你的看法呢?結界足以擋住那個人麼?」不是傲天不信任樓殊的能力,而是此事事關重大,不得不謹慎一點。

「要擋住那個人雖然不容易,但對方有所顧忌,當然不成問題,就算他不知好歹闖了進來,到時便由我和樓殊、封幻去擋著他就行了。」爾簫微微笑著,「不過......若是真的擋不住,那麼其實對方真的要闖進來,也是避無可避的。」

深深地嘆了口氣,傲天道:「倘若能知道那人的弱點就好了。現在雖然還沒什麼事,但遲早會造成災害的!」他是個皇帝啊!過往什麼爭戰難不倒他,但此刻卻感到相當無力,連自己身邊的人都難以保護的無力......

封幻聞言,看著傲天,「皇上,依臣來看,力量強的人在某個特定時期,一定會有衰退的時候,只要想辦法找出他力量衰退的時刻,要將他抓起來是有可能的,只是或許也要付出相當的代價。」

傲天點了點頭,不禁又嘆了口氣。該如何知道那人力量衰退的時候呢?那人是不可能會隨便透露出來的吧?這讓他感到很煩躁。

「總之,既然結果一樣,那就先讓那些人進來好了。如此一來,至少聚集了較多能力者。」傲天終於做了決定。

「不過我想先聽聽連的意見。」爾簫看著一旁剛走進來的連天,將剛剛的話重述了一遍。

「就聚集能力者這個觀點微臣贊同,那個人若放任不管,微臣認為很快便會出亂子。因此,微臣的想法是,除了那群人之外,還必須請求巫國的協助。」連天嚴肅地說著。

爾簫點了點頭,看著傲天,讓他自己回信。

傲天回的信很簡單,大意就是可以,但是前提是他們必須幫忙他們捉人。

爾簫將他拿出去交給了小小烈,並讓封幻送小小烈回去。

回去後,小小烈向封幻道謝,而後將進轉交給烈特爾等人。

風看完信後,將信交由其他人。

因知道烈特爾似乎不太喜歡他,所以封幻沒有進去,只是站在樹林間等著他們。他估計等他們準備好大概也要到傍晚過了,或許還會更久,所以他躍到樹上,開始發起呆了。

稍晚時候,眾人收拾好東西,也轉告了嵐凌,而後便帶著他們的家當跟著封幻一同往皇宮前進。

封幻帶著他們回來時,爾簫已經準備好了皇宮的客房。他命人準備了一座靜雅的內殿讓他們居住,在那裡他們可以保有絕對的自由出入。

因為這事較為特殊,所以傲天、連天等人也都特別空下了時間,過來探探情況,順便也看看他們都是些什麼樣的人。

風他們一進入之時,便發現廳中的兩人已經在那邊等著了,雷宇依禮做了一揖,「你們好,謝謝你們施予援手。」

其他人也紛紛對兩人作揖,而傲天和連天也一眼看出這群人中,有幾位並不是一般的身份。

「不必多禮,到時也得勞煩你們幫助。」

「我們會盡力幫忙的,但是......只怕能力有限。」風苦笑著嘆了一口氣。

「不管怎麼說,多一份力總是好的。」傲天淡淡地說著,視線放到雷宇身上,總覺得有某種莫名地親切感?

雷宇察覺到他的視線,往他的方向看去,眼帶疑惑。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