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陵在心裡面想著:『既然這麼餓的話你們可以先吃啊,何必等我們。』子陵生活在現代,再加上長期間一個人居住,似乎忘了有些地方是必需等親人們鬥到齊之後,才能一起用餐的。

雖然這裡並非宮廷,用餐其實可以很隨意,但這裡的大部份的人都來自宮蜓,長久下來也相當習慣了,所以要等到所有的人都到齊了才能用餐。

「對不起,小蓮,讓你們久等了。」沁低垂著頭,似乎有些內疚,而嵐凌則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對不起,走吧......吃飯去了。」

子陵點了點頭,看向曜沁往前走去,他也急忙的跟了上去。

接著眾人一起用餐,藤封瀾對於嵐凌和子陵在森林中做什麼相當的好奇,在沁的簡單的說明之後,藤封瀾更是帶著惡意的微笑,「不如下午的訓練由我來吧?」

子陵知道這裡的人幾乎都是惡魔,所以當藤封瀾這麼說時,他第一個反應就是──如果自己會飛行術或變身術的話,一定要立刻從這裡逃開;或者變成蝙蝠立刻逃走。

子陵微微笑著,決定先給藤封瀾帶一頂高帽子,「不用了,藤封瀾先生晚上還有許多的女子等著你去搭救,你應該多留下力氣給他們才是,否則那些可憐的小姐們可是會難過和哭泣的。跟我這樣的凡夫俗子在一起,既沒有柔軟的驅體更沒有一絲看起來楚楚可憐需要呵護的樣子,更糟糕的是還又硬又髒,可能會礙了你的眼或髒了你的手,更何況我對藤封瀾先生並沒有愛,也不是麻吉,所以你的心意我心領了,還是不用了吧?」

藤封瀾微微笑著,雖然不是聽不懂子陵的話,不過確實是如此,與其花時間去整子陵,應該花更多力氣在其他女子身上最為恰當,更何況整人也不用他直接整。

但雨緋雖然聽不懂麻吉是什麼,可是卻聽的懂『愛』這個字的意思,以為子陵對藤封瀾有意思,於是生氣的往前啄去。

「愛?誰會更你有愛啊,主人是我的。」雨緋飛了過去,啄起子陵的頭來。

「啊啊啊......好痛喔,可惡的鳥,不要以為你是母鳥我就不敢欺負你喔。」子陵一邊說一邊閃著,還閃到桌子底下跑了出去,在小小的船艙裡四處閃躲著。不過人的腳拿比的過鳥的翅膀,情況當然不會太好。

藤封瀾微微笑著,看著雨緋,他就說不用親自去整嘛。

不過對於子陵明顯是開玩笑的話,卻讓藤封瀾瞇起了眼,略帶不悅的瞪著四處逃竄的子陵,似乎在警告他,如果真的敢動雨緋一根寒毛,他就完了。

不過其他人看到這樣子都覺得很好笑,特別是方才子陵說的那一些話,由其是是把男人和女人之別當做比喻以逃脫被藤封瀾『教導』的那句最為好笑。

雖然子陵只是出現在這裡短短一日,但似乎比起他們初識時更加融入這個團體,這也是沁原先預想不到的,更何況沁知道藤封瀾已經不像初時對子陵那麼的排斥了,這也是一件好事,不是嗎?

不自覺得,沁看著雨緋一直啄著子陵的頭,子陵的頭都快成了東方國家的如來佛了,她才無奈的制止著,「小緋可以了。」

雨緋看到子陵已經眼冒金星,窩在牆角一動也不懂了,牠才知道好像做的太過份了,低低的面對著牆吐了吐舌,又開心的飛回主人的身邊去了。

沁擔憂的走過去看著他的情況,雖然到處都是瘀青和腫了數個包,但似乎沒有大礙,她用了水系的治療魔法,幫子陵治療了一下,子陵沒過多久又生龍活虎了。只是以後再也不敢亂講『愛』這個字了。

萊因洛斯看著妹妹的舉動,微笑的臉上閃過一絲複雜的神色,他知道沁似乎有些太過在意眼前的男子了。方才稍早之前,她甚至還主動提出晚上要在『誘餌』身邊保護他的提議,藤封瀾與他阻止不成,最後才變成眾人一起保護的計畫。

但這些子陵都是不知道的,不知道他知道之後會是怎樣的表情。

一旁的櫻看著洛,低聲的說著:「小沁似乎對子陵有意思。」

洛點了點頭,「唉......真不知道這樣是好是壞。」畢竟子陵是從哪裡來的他們誰都不知道,對於這樣一個謎樣的人物,他想要贊成也很難啊。

用過餐之後,沁拿出了兩套衣服,「這些衣服都改好了,今晚你們兩個就在外面四處的走走,看看會不會遇到那些人。」

子陵和藤封瀾點了點頭,神情認真而嚴肅。

「要不要讓他們先試穿一下?」尤莉瑪蓮看著沁問著。

沁點了點頭,「那你們就到船艙去換一下衣服吧。」

「咦......現在就要穿嗎?」他原本還想晚上穿時反正天色也暗了,也看不出穿起來的樣子,至少不怎麼丟臉,可是現在還是大白天啊啊啊啊───

「能不能不要。」藤封瀾也有些窘。

「主人去換嘛,雨緋想看。」雨緋拍了拍翅膀說著,這時在藤封瀾的眼裡,雨緋根本就是一隻待烤的鳳凰。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